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同人文 > 正文

下雪的早晨,老伯

时间:2018-05-15 08:01:38 标签: 下雪,老伯
]老伯正经地说,老伯说:[对

下雪的早晨46 [我不喜欢那样!]夏夕子说。

46 [我帮妳问问!]易儿说:[妳要准备一个套子,还有买春的钱!] [要多少钱!] [500!] [带回这里做?]夏夕子说。

[不如到我家去,不用付旅社的钱,3个小时要500以上!]易儿说。

又说:[但妳要跟妳的脏爸爸断!] 夏夕子想了一想说:[好!] 又说:[看起来爸爸不会跟妈妈离婚的?] 易儿说:[怎么可能?你们是乱伦!社会所不容!妳爸爸会被妳毁掉!] 夏夕子拿出一张照片来。

[这是我爸!] [哇!像个明星!]易儿惊叫。

[又高又帅的!]又说。

[所以我才舍不得!]夏夕子说。

[妳会毁了他和自己!我铁定妳心里有魔!前世的冤情!]易儿说。

[为什么?] [气冤气很重!]易儿说。

[老伯怎么没看出来!]夏夕子说。

[他是不好意思说!连我都看出来了!]易儿说。

[我想跟他上!]夏夕子凶狠的瞪着她。

[不行!她是我男人!]易儿说。

[救救我嘛!]夏夕子说。

又傻笑起来!变软了!像一条蛇。

易儿本来意属李茶。

哪知夏夕子要的是老伯,可以这样吗? [妳可以在旁监视,像我妈妈一样!]夏夕子说:[我只是想通一通!我不会爱上老伯的!万一爱上了一切也听妳安排!像个小妾!乖乖地!] [我问看看!] 易儿是菩萨心肠。

老伯

19岁的女生像一个熟女,不是被附身是什么?被一只蛇妖附身!易儿这样想着。

[还是我帮妳通一通就好?]易儿说。

[不要!我要男人!]夏夕子说。

[好吧!] 夏夕子就上楼去念书了。

恬莉在忙着画插图。

在她的房间里,突然一阵胸痛,也不知道为什么? 老伯出去庭院散步。

天的,太阳没有力气?鸟声也稀稀落落的! [今天要不要去看溪水?]老伯问。

[恬莉好像要赶稿?]易儿说。

[那就待在这里!]老伯说。

[前世的冤业会不会在今生缠住自己?]易儿突然问。

[八识种子起现行就会!]老伯说。

[怎么办?] [不和合,就会变成花报,不会结果!]老伯说。

[您看夏夕子是不是被冤业之魔所缠?] [对喔?她笑的时候像蛇,像那一只白蛇!]老伯说:[就是蓝星流浪到台湾来的女祭师!白蛇真!] [喔?] [我打手机去给杨院问问!] 杨院的回答是白蛇贞失踪了!自从广高走了以后。

吃过午餐,易儿守着老伯。

恬莉还是回去工作。

老伯打着小说。

非人的世界 夏夕子做了一个梦。

老伯

她梦见城破了,她被一个军官奸后,军官带她逃跑,离开城,骑着马,逃到没有战争的地方去。

从此相依为命。

后来特务找到他,杀了他。

她为他收尸埋葬。

自己也自杀了! 现在她一直听到一个呼唤,向山林走去,黑暗的林子,树上挂满了青竹丝, 再走进去,又是大大小小的蛇!蛇好像在欢迎他们。

她和身后的一只蛇精! 然后就跳起舞来!如癡如醉! 夏夕子把衣服脱光,露出三角肩,瘦骨嶙峋的胸部,肥美的户还有大屁股。

父亲出现,他们又吻又,父亲舍不得她。

她一执叫不可以,却抱得越深!纠缠在一起。

父亲英俊高大。

一直弄痛她。

一点也不温柔?是一个肮脏的神!统治着她的肉体以及灵魂。

她又爱又恨,生气的吼叫。

于是所有的蛇攻击父亲,父亲惨死在地! 她也上吊自杀了! 前世的爱,系住她的心。

她的心冷如蛇。

却一直渴望父亲的爱怜! 灵魂徘徊在山野。

直到有一天有人来讲法华经,人人皆有佛性,皆堪成佛,佛在灵鹫山讲经一直都在。

讲不生不灭,不一不异,不去不来,不断不常。

老伯

她的心才安定下来。

坐下来听经。

希望能往生善处! 找到生命的意义! 生存的大业! 易儿带他去睡午觉。

吃过晚饭才回去。

夏夕子又来请法。

[那不增不减是什么意思?] 老伯说:[不就是物质不灭定律!] [物质不灭?]夏夕子问。

[比方面子是不增不减的!]老伯说。

[才不是?没有面子是活不下去的!]夏夕子说。

[可是只要妳能超越不就得了?]老伯说。

[因为面子是不存在的,只是一个执着的意念!]又说。

[喔?]夏夕子说:[的确不存在因为抓不到!] [如果妳骂我,我不在意,则没有面子挂不住的问题?]老伯说。

[皮是不是?] 老伯说:[人在无限的世界里,个人是渺小的!所以不噌不减,没什么好计较的?] [不计较?]夏夕子问。

[也不分别?]老伯说。

[您才分别,您一直想我的酥乳,与恬莉一比较,不知如何?对不对!]夏夕子又发出狼的凶光来,透着一股冷。

[虽分别而不看不起她!]老伯正经地说。

又说:[分别而心中无有高下!] [为什么?]夏夕子问。

[我交一个女友,爱上了?但我不知道她乳房长怎样?还没看到?既然爱上她也就认了!是不是这样?]老伯说。

老伯

[坏人!]夏夕子笑骂着:[的确如此!] 又说:[先爱上心,再爱上肉体!] 老伯说:[本来就不增不减!那是人的本能,大自然神密的力量!] 夏夕子问:[我们被父母生出来,但是基本上,每一个人是平等的!皆是不增不减,不净不垢的!所意要尊重人权,则不应有父母与子女的分别?] 老伯说:[对!] 夏夕子竟说:[父母不能压着子女,干自己想干的事!对不对!] 老伯以为她是在指他与易儿干的事? [对!]老伯说:[人伦要守!] [因为每一个人皆是独立的个体!]又说。

[不能侵犯!]老伯想:好像不是在指易儿? [佛教是这样说的?]夏夕子问。

[对!是法平等无有高下!]老伯说。

[喔?那太好了!好像阳光照进我黑暗的心房!]夏夕子感激的叫起来。

就靠过来问:[要不要看?] [什么?] [小声点!]她拉下外套,里面没有穿,就露出小包子来。

小小的东西,却灵美无比!他对那小包惊为天人。

愣在那里,而她已经上楼去了。

一张奇怪的脸,一双狼的眼睛,一颗沉的心。

老去的心!这个女生有问题, 这个女生是有问题。

但老伯不想涉入其心。

因为不能做这一件事,危险,这个女生是危险的。

他静下来打着小说。

神的力量与品格 神一方面开导人走向一个又一个文明,一方面表现他的脏来! 他们虽然在奥林匹克的山上,却常常下山去勾引民女民男。

他们有超能力,能呼风唤雨! 却作一些坏事,彼此勾斗! 却因为勾斗,有的神突然灰灭! 神激动地大叫:想不到神也可以死去! 一次两次三次。

一尊两尊三尊。

神终于相信自己也可以享有死去的权利!因为他们活太久了!有一点厌倦! [在斗法中,也会死去?] 因此更发动大规模的火拚。

结果神泰半毁灭,剩下的神没有颜面再活在山上而撤离了,不在回来? 而人的品德很快就建立起来,哪怕年轻时是一个痞子?虽然不能长生不老?虽然每天必须努力工作以求温饱!但是人有人的尊严,产生人权来!比起神性,智慧善良多了! 遇到肮脏的神的时候,不应萎缩,要拿出人的尊严来!。

老伯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