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同人文 > 正文

夜妃,清风拂面下一句对联

时间:2018-05-15 08:01:58 标签: 夜妃,拂面,清风
少女见吓到晓风,浅浅一笑:「八爷才是药行的老板,我只是他的客人,晓风的要求使阿青傻了眼,她苦笑道:「八爷不是跟你说过,让你别打扰老板吗

~第六回~夜妃~ 夜幕低垂晓风棋牌。

独孤晓风坐在崖边,抬头看着天空的月影。

那一晚,挂在望月台上的就是这种月色。

一个月了‥‥‥ 他由圣都逃了出来,沿路和苍狼骑士『银龙』皇甫陵激战多次,几经辛苦逃到边境都市留斯拉找父亲的养母巴仁娜。

后来苍狼骑士『鹰眼』赫达志和『瘟神』东方刹都分别追了上来。

千辛万苦下逃出了留斯拉,然后到了南部的科莫多尔,然后由那里潜入了第三国度。

他笑了笑,在边境地区那场激战使他毕生难忘。

邪门的『雷龙』宇文轰,那是相当难缠的对手。

他在山区打打逃逃,还有几次要强行引来第三国度的边防军,借他们的掩护牵制才甩掉那家伙。

第三国度是邪门的总舵,不宜久留,甩了宇文轰后,他便来到夜国。

这时候,崖下传来狼嚎。

小时候,曾经听父亲讲过,很久以前,他们被称为狼盗。

大漠人佩服狼,特别是马贼们。

它们神出鬼没、进退灵活,且战略出色,马贼以狼自居,故称「狼盗」。

后来,苍狼骑士团成立,狼成为正义的象征,「狼盗」的称呼亦渐渐没落,渐渐无人记得‥‥‥ 数十头狼同时在山道上奔驰。

有点奇怪‥‥‥ 晓风的眼神望向山路尽头的溪谷。

天啊! 一整支商队被狼群围在谷内。

谷内是一辆豪华的四人马车和三辆装满货物的牛车。

近十名工人和车夫,举住手中的火把,围圈挡在车前,指住狼群。

晓风纵身一跃,踩住山间乱石,几个翻身,便来到溪谷正上方的乱石间。

仔细一看,豪华马车边站着一个白衣青年,脸如冠玉,瞳如朗星,神色自若,单看这份气势,恐怕便是商队的主人。

「八爷,情况如何?」 银铃般的声音。

晓风性别男

马车的侧门打开,一个白衣少女走了下来。

晓风登时眼前一亮。

少女一头淡棕色长发,梳成一条马尾,垂在身后,一双水灵大眼可以看出她的温柔可爱。

高瘦的完美体型,在薄薄的白袍内更显动人,腰间长剑剑柄绑上红色法符。

和那女苍狼骑士元晴霜比,眼前少女少了一份冰冷,多了一点英气。

「阿青姑娘。

」 八爷笑道:「这不太乐观。

」 阿青抬头四处打量,四周都是眼内充满撕裂杀意的饿狼。

「火把只能使牠们戒惧,但终有一刻牠们会因饥饿而抛下惧意。

」 突然一头灰狼按捺不住,欺身扑上,在他前方晓风网贷的车夫一声惊叫,举起火把向饿狼掷去,饿狼敏捷地闪过火把,然后一声猛吼向失去火把的车夫扑去。

「糟了!」 阿青连忙赶上,左手捉住车夫,将他拉到自己身后,右手利剑一递,饿狼登时身首异处。

几头狼马上赶上来,把死去同伴的尸体抢着吞下。

它们的眼神似乎有点不一。

「血的气味,令饿得发昏的狼群更失去理智。

」 八爷苦笑:「小心点。

」 话未说完,几头狼已冲向阿青。

阿青一声娇叱,利剑连环,几头狼同时身首异处。

但更多狼凶性被激发,一头又一头冲上去,扑往阿青。

阿青剑光如电,飞舞剑气下不断透出狼血,但狼群的数量却似无穷无尽,怎杀都杀不完。

突然一声惊呼,阿青在身影从剑光中冲出,右手持剑,双眉皱起,右腿却鲜血淋漓。

狼群岂容她逃走,连忙跟了上来。

晓风见情势危急,纵身跃下,斩空刀一捲,几头狼马上便被斩开数截。

晓风艺校

狼群不住扑上,晓风虎目一瞪,手中斩空刀凌空乱舞‥‥‥ 地上满满是狼的尸体,晓风环顾四周,终于支持不住,将斩空刀插在地上,然后大声喘气。

阿青笑着走上来,向晓风盈盈一福:「公子舍命相救,阿青感激不尽,请问公子高姓大名,好让阿青回家后为公子祈福。

」 「举手之劳。

」 晓风答道:「在下独孤晓风。

」 他站起来,正欲离去。

「独孤公子接下来到哪里去?」 晓风转过身来,说话的是八爷。

他站在马车边,马车的外帘微微拉开,显然车上还有一人,而八爷也只是听从那人的命令。

「没什么打算,浪荡天下吧。

」 八爷笑道:「可有兴趣在我们这里留下?」 「我们是京城凤城的药商,特意离京是为了把名贵药材送到大客户手中。

」 八爷温文地笑道:「只是商队中会武的人只有阿青姑娘一个,有什么事老板怕她应付不来,独孤公子一表人才,武艺非凡,倘若无处可去,不如就跟了我们,生活基本也可以无忧,这样我们阿青也好多个照应,至于酬劳‥‥‥」 「八爷!」 阿青板起脸孔,嘟起小嘴:「你就经常拿我当小孩。

」 她笑了笑:「不过如果你能留下的话,阿青会很高兴。

」 「这个‥‥‥」 晓风沉吟道:「我不会长期留在你们商队当中,但我暂时无处可去,可以先跟你们做一道。

酬诗词意象晓风劳什么的不用谈了,只要给我三餐饱饭就好了。

」 「三餐饱饭能换来晓风这样的护卫倒也值得,我们商队决不会连这样也没有的。

」 八爷笑道:「只有一个条件,老板不爱人打扰。

」 他指指马车:「无论如何也别去打扰老板就行。

」 … 「快走‥‥‥」 独孤燕云倒了下来。

「爹!」 突然一声冷笑,拓跋炎从后杀到,在独孤燕云背心就是一刀。

鲜血湧出,独孤燕云的双眼也闭上了。

「还想逃!」 另一边杀来的是东方刹,右手一抓向他头上抓去,晓风来不及招架。

我不能死! 右爪已来到他头上。

呀! … 晓风一声惊呼,从床上弹起。

晓风诗词

是梦吗? 他从床上爬了起来,打开房门,来到庭园的水池洗脸。

看水中的倒影,弯月已变成半月‥‥‥ 由那日在山中跟了药行已十日了。

他们走完山道后便一直南下,沿经几个市郊小镇,才来到夜国南方的城市。

阳亭城。

几经艰辛才来到这里,八爷便在阳亭租下豪华的庭园供药行中人休息。

八爷。

这人真不简单,一副富家公子的模样,办事却出奇地精明干练,领导能力很好,药行中人都听他的话。

他性格乐观,又善于振奋人心,山路虽然艰辛,药行众人却心甘情愿地追随他。

他和药行中人交谈过,对药行的运作亦有一定了解。

八爷是药行的大掌柜,最令他好奇的是那车中那老板。

八爷对他似乎唯命是从,但药行中却没人知道他的身份。

他唯一知道的是老板嗜琴,而且琴技登峰造极的高明。

赶路之际,老板经常车中抚琴,琴音的柔和动人中竟有舒解疲劳之效;激昂的琴音则使人士气振奋,药行中人能捱过艰难的山路,除了八爷的勉励外,亦都感激老板的天籁仙音。

还有那少女阿青,药行中人都不认识她,但八爷只说是他的朋友,老板的护卫。

突然一双冰冷的手掩住他双眼。

「猜猜我是谁?」 晓风随手一拨,把她的手推开。

「青丫头,别玩了。

」 他没好气说:「只听声音就认出妳了。

」 「嗤!」 阿青哼了一声:「不好玩的。

」 然后勾住晓风的右臂,坐在池边:「半夜鬼鬼祟祟地在游荡,脸色看起来又不太好。

莫非是发恶梦梦醒?」 晓风不发一言,干脆来个默认。

阿青把头靠到晓风右肩上,柔描写晓风声问:「有心事?」 晓风欲言又止,最后只答道:「这不关妳的事。

晓风寒雨

」 心内的伤痕,无谓再一次曝露在人前。

「不想说不要紧。

」 阿青紧紧拉住他的手。

突然,另一边庭园传来一阵幽怨琴音,曲声显得抚琴者愁丝很深。

苍凉孤寂,晓风的思绪深陷回忆之中,抚琴者彷彿言明了大漠孤儿孤苦无依的心境,悲壮的马贼故事。

身旁的阿青亦不觉听出了神。

良久,晓风才回过神来,他拉拉听呆了的阿青的衣袖。

「老板还未睡吗?」 琴音从另一边小庭园传来,那是老板和阿青的住处。

「她吗?」 阿青笑道:「看起来就是了。

」 「能让我见一下他吗?」 晓风的要求使阿青傻了眼,她苦笑道:「八爷不是跟你说过,让你别打扰老板吗?」 「青,外边的是谁?」 庭园内传来一道比阿青更柔和的女声。

晓风不禁听呆了,阿青看着晓风的呆样子,强忍着笑,在他鼻上戳了一记,便答:「是风小子。

」 她怕「老板」不记得,补充道:「就是那日被狼围困时,八爷捡回来的护卫小子。

」 「请他进来。

」 阿青一愣,随即收起笑容,走到小庭园的门边,把门轻轻拉开道:「老板请独孤公子进内相见。

」 晓风走到门边,阿青在他耳边轻道:「你是老板第一个请见的男子,连八爷都没有见过老板,小心点。

」 「我晓得了。

」 … 庭园内,第一眼看到的是一个少女。

虽然只是背影,但一身淡紫色的丝绸长袍,一头垂在身后的长发,轻倚坐树下石椅的高雅动作,还有那架在膝上的檀木古琴,却已能衬托出少女的清雅。

她拿起素白的脸纱,戴在头上,才缓缓站起,转身看独孤晓风。

虽然看不清她的容貌,晓风却感觉到,此女比他见过的所有女孩都要美。

苍狼骑士元晴霜、妹妹可儿,还有只相识数天却已一见如故的知己阿青。

她们三个都是各有特色的美女,但感觉比起眼前的少女都相形见绌。

晓风性别男

只是眼前的少女比可儿还要矮,年纪看起来比可儿还要小。

少女见晓风呆望住她,忍不住娇叱:「我请你进来,是为了让你这样看我吗?」 晓风一惊,连忙赔罪:「无意冒犯,只是未曾想过药行的老板竟是年纪这么小的女孩,真不简单。

」 少女见吓到晓风,浅浅一笑:「八爷才是药行的老板,我只是他的客人。

」。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