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同人文 > 正文

外篇肩膀上的天使,叔叔

时间:2018-05-15 08:35:30 标签: 天使,叔叔,肩膀

外篇、〈肩膀上的天使〉 我非常讨厌感冒。

所以我很羨慕小睿,他总是活蹦乱跳,秋天没穿外套也没关系,顶多挂一天鼻涕,但我光是忘记系围巾,隔天就开始发起了烧。

「感冒也太不会挑时间了吧。

」终于能上学的时候,小睿把他的围巾缠到了我的围巾外头。

因为很温暖,我还是戴着了,虽然我讨厌黑色。

「今天和大家约好最后一次去抓锹形虫喔!冬天要到了,之后就找不到昆虫了。

」 「你们去吧。

」我把脸缩在灰色和黑色的围巾里,「反正你们从来没抓到过锹形虫,只有金龟子。

」 「说什么啊,哥哥是笨蛋!今天就要抓很大只的锹形虫回去给你看!」 平常一起上下学,我和小睿是共用一把钥匙,但今天他要在外面待得比较晚,我把钥匙交给了他。

妈妈晚上固定会去找她朋友打牌,我们到家的时候,屋里只有罩起来的、已经冷掉的饭菜,但通常在爸爸结束应酬回到家以前她就会回来。

妈妈平常在家穿着朴素的长裙,但只要出去打牌,她都会换上特别漂亮的小裙子,她说那样手气特别好。

昨天晚上我特地和妈妈报备过今天会和小睿分开走的事情,妈妈答应我,今天她会晚半个小时出门,先等我回家再离开。

今天也好好地吃了感冒药,可是放学回家的时候还是有快要发烧的感觉。

「真的没问题吗?还是我陪你回家?」小睿推了我一下,把围巾罩到我身上。

「才几站而已,今年最后一只锹形虫在等你不是吗?」我回推小睿一下,自己搭上了回家的公车。

我们家是旧式的五层楼公寓,没有电梯。

因为我家就在三楼而已,平常不觉得辛苦,但今天就连爬上二楼都有点吃力。

终于来到家门口,我喘了口气,按下门铃。

我在原地等了一会,试着多按几次。

怕妈妈在睡午觉,我把最后几次按得又快又吵,但铁门始终没有被打开的迹象。

……妈妈? 忘记了吗? 我的头很晕,而且开始觉得冷,可能因为去了学校,感冒好像比之前更严重了。

我把书包垫到地板上,靠在家门口,把自己缩成一团。

想想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妈妈常会忘记答应我们的事,以前说好的班亲会、和去年的圣诞表演,最后她都没有来。

她说她去打牌了,她说她忘记了。

对那时的我来说,打牌听起来好像很重要,比我和小睿重要。

我把头靠在膝盖上,整张脸埋进了围巾里。

我希望小睿快点抓到锹形虫。

我希望小睿快点回来。

昏昏沉沉间,我不确定自己有没有睡着;后来,只听到有道脚步声走上楼梯,那个人弯下腰摇了摇我的肩膀。

「小睿?」声音听起来有点疑惑,而且似乎不太高兴。

「陈叔叔……?」我把脸从围巾里抬起来,发现是住在我们五楼的邻居。

陈叔叔对我们一直很亲切,常会买零食给我们吃,也常常邀请我们去他家玩,暑假的时候我们去过一次,但后来陈叔叔不太高兴,因为小睿一直吵着想喝冰水,陈叔叔回答冰箱里没有冰水之后,小睿只是说了「想要开冰箱把矿泉水冰进去」就被骂了。

我们知道擅自开别人家冰箱很不礼貌,但那次陈叔叔真的生了很大的气,我不太懂为什么,小睿只是提议而已,根本还没把冰箱打开。

从那次之后,楼梯间碰见时陈叔叔还是对我们很好,但不再邀请我们了。

「小璿?」陈叔叔喊了我的名字,亲切地摸了摸我的头。

「你用了小睿的围巾啊?」 「因为很冷。

」我说。

「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不进去?」他关心地看着我。

「你看起来很不舒服。

」 我打起精神,把小睿去抓锹形虫的事情、和妈妈忘记等我回家的事情解释给陈叔叔听。

陈叔叔听完后又摸了摸我的头发,问:「这样吧,你先到叔叔那里待着,叔叔给你们家门口留张纸条,有人回来的时候就打电话、或直接上来按门铃,怎么样?」 「真的可以吗?」我问。

「会不会太麻烦叔叔?」 「怎么会呢。

」陈叔叔笑了一下。

「小璿这么乖,一点都不麻烦。

」 我对后来的事情记忆模糊。

你有打破过玻璃瓶子吗? 每一块碎片上都倒映着一部份的景象,其实是同样的景象,却有不同角度,很多个,这时候去推那堆碎片的话,上头的世界会以奇怪的方式流动。

在陈叔叔的厨房里,他帮我倒了一杯温水,还给了我一颗药。

陈叔叔说那是感冒药。

吃了那颗药以后,玻璃瓶子在我眼前碎裂开来。

我记得我有挣扎。

我有。

我有挥动手和脚的印象。

不断拚命挥动。

不断拚命挥动。

玻璃餐桌垫非常冰冷。

陈叔叔厨房里装的明明不是吊灯,却在晃。

叔叔

我记得我有张开嘴。

我不记得我有没有发出声音了。

我记得陈叔叔把小睿的围巾塞进我的嘴里。

我最讨厌黑色了。

我记得我被推到了桌子边缘,头和头发仰在半空中。

世界从碎片变成颠倒的碎片。

我看见颠倒的冰箱。

我是因为这样觉得想吐吗?我好想吐。

从吃了药以后。

到被推到半空。

到看见颠倒的世界。

颠倒的冰箱。

陈叔叔打开冰箱,冰箱里有张倾倒的脸。

惨白的。

我不认识她。

她的年纪看起来像我的同学。

然后颠倒的冰箱门关上了。

然    后    颠    倒    的    冰    箱    门    关    上    了 砰 我不记得有人打了电话,或者按了门铃。

陈叔叔抱起我。

陈叔叔走下楼梯。

五楼。

四楼。

三楼。

叮──咚── 铁门开了。

妈妈等在门后,似乎非常紧张。

「你没有做得太过份吧?」 「没事,我下了重本哦。

小璿一点印象都不会有。

」 「『下了重本』是什么意思?」妈妈的语气变尖了,像每次她和爸爸吵架时一样。

「你给小璿吃了你那些乱七八糟的什么?!」 「黎太太,现在才突然想到要当个好妈妈不嫌太晚?」 「少囉嗦!要不是你说──」妈妈的声音突然停住,「照片呢?底片一起给我,否则我跟你没完没了!」 「我放在小璿书包里了,妳自己拿。

」 妈妈一把抢过我的书包,从里面拿出了个纸袋确认内容。

我不知道的纸袋。

出现在我书包里的纸袋。

「啧啧,我说黎太太,下回妳如果还要『打牌』,记得把嘴巴擦干净点。

」 「闭嘴、闭嘴!」妈妈压低声音喝斥,「要不是你这个跟踪狂──」 「到底让不让我把小璿抱进去?等等有人经过我看妳怎么解释。

」 「你……!」妈妈的声音听起来还是很生气,但她打开了门。

经过她身边的时候,我努力睁开眼睛。

眼皮很重。

但我很努力。

长裙的裙摆。

不是小裙子。

「──小璿醒着?小璿为什么醒着?!」妈妈的声音又一次拔尖。

「不可能!」有只手在我脸上拍了又拍,然后他们一起松了口气。

「囝仔憨眠啦,妳第一天当妈?」 …… 我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

…… 我忘记妈妈有没有回答。

…… 我没有听到妈妈的回答。

…… 我有好多的问题想问她。

…… 为什么,妈妈? 我按门铃的时候,妳明明在家,为什么不开门? 那一天醒过来的时候,世界已经不是玻璃碎片的模样。

好像很晚了。

小睿睡在我旁边,口水流到了枕头上。

家里的灯全都熄了。

我好渴。

我好想吐。

我走下床想去厨房喝水。

我觉得很痛。

我走得很慢。

我觉得很脏。

叔叔

我坐在厨房喝水,看见客厅台灯亮着。

我坐在那里看了一会,发现是昆虫箱。

小睿的昆虫箱。

小睿的昆虫箱里没有锹形虫。

看吧,我说了,只抓得到金龟子而已。

我看着金龟子在树枝和叶子上爬。

爬到某一个空隙的时候,金龟子掉了下去。

牠的背部撞到昆虫箱底部,摔得翻了过去。

六脚朝天,不断拚命地挥动。

不断拚命地挥动。

我曾经很羨慕小睿。

小睿说,他的左边肩膀上有个声音,老是告诉他该怎么做。

他不喜欢那个声音,但我一直很想听听看,可是我从来没有听见过。

生日时我偷偷地许了愿,我也希望我的肩膀上有个声音,告诉我该怎么做。

──愿望实现了。

我突然听见右边肩膀上有个声音。

我按照它说的,打开昆虫箱的盖子。

我按照它说的,用一根针戳穿金龟子,把牠钉在那里。

我按照它说的,一根、一根、一根拔掉金龟子的脚。

触须。

眼睛。

翅膀。

和它说的一样,每拔掉一点点,我就觉得轻松了一点点。

我打开窗户,把金龟子和针一起丢出了窗外。

那是最轻松的时候了。

我想把我也丢出窗外。

但那个声音阻止了我。

和小睿说的一样,那个声音告诉了我该怎么做。

-〈肩膀上的天使〉    全文完   - 缓和气氛的后记: 1   在校稿时冒出的不正经感想:哥哥的文笔?好像比较好??? 2   他们小时候还是照相机需要底片的时代 【双胞胎常被叫错的小教室】 黎睿,音同「瑞」 黎璿,音同「悬」 ---------------------------------------- 外篇〈肩膀上的天使〉 我非常讨厌感冒。

所以我很羡慕小睿,他总是活蹦乱跳,秋天没穿外套也没关系,顶多挂一天鼻涕,但我光是忘记系围巾,隔天就开始发起了烧。

「感冒也太不会挑时间了吧。

」终于能上学的时候,小睿把他的围巾缠到了我的围巾外头。

因为很温暖,我还是戴着了,虽然我讨厌黑色。

「今天和大家约好最后一次去抓锹形虫喔!冬天要到了,之后就找不到昆虫了。

」 「你们去吧。

」我把脸缩在灰色和黑色的围巾里,「反正你们从来没抓到过锹形虫,只有金龟子。

」 「说什么啊,哥哥是笨蛋!今天就要抓很大只的锹形虫回去给你看!」 平常一起上下学,我和小睿是共享一把钥匙,但今天他要在外面待得比较晚,我把钥匙交给了他。

妈妈晚上固定会去找她朋友打牌,我们到家的时候,屋里只有罩起来的、已经冷掉的饭菜,但通常在爸爸结束应酬回到家以前她就会回来。

妈妈平常在家穿着朴素的长裙,但只要出去打牌,她都会换上特别漂亮的小裙子,她说那样手气特别好。

昨天晚上我特地和妈妈报备过今天会和小睿分开走的事情,妈妈答应我,今天她会晚半个小时出门,先等我回家再离开。

今天也好好地吃了感冒药,可是放学回家的时候还是有快要发烧的感觉。

「真的没问题吗?还是我陪你回家?」小睿推了我一下,把围巾罩到我身上。

「才几站而已,今年最后一只锹形虫在等你不是吗?」我回推小睿一下,自己搭上了回家的公交车。

我们家是旧式的五层楼公寓,没有电梯。

因为我家就在三楼而已,平常不觉得辛苦,但今天就连爬上二楼都有点吃力。

终于来到家门口,我喘了口气,按下门铃。

我在原地等了一会,试着多按几次。

怕妈妈在睡午觉,我把最后几次按得又快又吵,但铁门始终没有被打开的迹象。

……妈妈? 忘记了吗? 我的头很晕,而且开始觉得冷,可能因为去了学校,感冒好像比之前更严重了。

我把书包垫到地板上,靠在家门口,把自己缩成一团。

想想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妈妈常会忘记答应我们的事,以前说好的班亲会、和去年的圣诞表演,最后她都没有来。

她说她去打牌了,她说她忘记了。

对那时的我来说,打牌听起来好像很重要,比我和小睿重要。

我把头靠在膝盖上,整张脸埋进了围巾里。

我希望小睿快点抓到锹形虫。

我希望小睿快点回来。

叔叔

昏昏沉沉间,我不确定自己有没有睡着;后来,只听到有道脚步声走上楼梯,那个人弯下腰摇了摇我的肩膀。

「小睿?」声音听起来有点疑惑,而且似乎不太高兴。

「陈叔叔……?」我把脸从围巾里抬起来,发现是住在我们五楼的邻居。

陈叔叔对我们一直很亲切,常会买零食给我们吃,也常常邀请我们去他家玩,暑假的时候我们去过一次,但后来陈叔叔不太高兴,因为小睿一直吵着想喝冰水,陈叔叔回答冰箱里没有冰水之后,小睿只是说了「想要开冰箱把矿泉水冰进去」就被骂了。

我们知道擅自开别人家冰箱很不礼貌,但那次陈叔叔真的生了很大的气,我不太懂为什么,小睿只是提议而已,根本还没把冰箱打开。

从那次之后,楼梯间碰见时陈叔叔还是对我们很好,但不再邀请我们了。

「小璿?」陈叔叔喊了我的名字,亲切地摸了摸我的头。

「你用了小睿的围巾啊?」 「因为很冷。

」我说。

「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不进去?」他关心地看着我。

「你看起来很不舒服。

」 我打起精神,把小睿去抓锹形虫的事情、和妈妈忘记等我回家的事情解释给陈叔叔听。

陈叔叔听完后又摸了摸我的头发,问:「这样吧,你先到叔叔那里待着,叔叔给你们家门口留张纸条,有人回来的时候就打电话、或直接上来按门铃,怎么样?」 「真的可以吗?」我问。

「会不会太麻烦叔叔?」 「怎么会呢。

」陈叔叔笑了一下。

「小璿这么乖,一点都不麻烦。

」 我对后来的事情记忆模糊。

你有打破过玻璃瓶子吗? 每一块碎片上都倒映着一部份的景象,其实是同样的景象,却有不同角度,很多个,这时候去推那堆碎片的话,上头的世界会以奇怪的方式流动。

在陈叔叔的厨房里,他帮我倒了一杯温水,还给了我一颗药。

陈叔叔说那是感冒药。

吃了那颗药以后,玻璃瓶子在我眼前碎裂开来。

我记得我有挣扎。

我有。

我有挥动手和脚的印象。

不断拚命挥动。

不断拚命挥动。

玻璃餐桌垫非常冰冷。

陈叔叔厨房里装的明明不是吊灯,却在晃。

我记得我有张开嘴。

我不记得我有没有发出声音了。

我记得陈叔叔把小睿的围巾塞进我的嘴里。

我最讨厌黑色了。

我记得我被推到了桌子边缘,头和头发仰在半空中。

世界从碎片变成颠倒的碎片。

我看见颠倒的冰箱。

我是因为这样觉得想吐吗?我好想吐。

从吃了药以后。

到被推到半空。

到看见颠倒的世界。

颠倒的冰箱。

陈叔叔打开冰箱,冰箱里有张倾倒的脸。

惨白的。

我不认识她。

她的年纪看起来像我的同学。

然后颠倒的冰箱门关上了。

然    后    颠    倒    的    冰    箱    门    关    上    了 砰 我不记得有人打了电话,或者按了门铃。

陈叔叔抱起我。

陈叔叔走下楼梯。

五楼。

四楼。

三楼。

叮──咚── 铁门开了。

妈妈等在门后,似乎非常紧张。

「你没有做得太过份吧?」 「没事,我下了重本哦。

小璿一点印象都不会有。

」 「『下了重本』是什么意思?」妈妈的语气变尖了,像每次她和爸爸吵架时一样。

叔叔

「你给小璿吃了你那些乱七八糟的什么?!」 「黎太太,现在才突然想到要当个好妈妈不嫌太晚?」 「少啰嗦!要不是你说──」妈妈的声音突然停住,「照片呢?底片一起给我,否则我跟你没完没了!」 「我放在小璿书包里了,妳自己拿。

」 妈妈一把抢过我的书包,从里面拿出了个纸袋确认内容。

我不知道的纸袋。

出现在我书包里的纸袋。

「啧啧,我说黎太太,下回妳如果还要『打牌』,记得把嘴巴擦干净点。

」 「闭嘴、闭嘴!」妈妈压低声音喝斥,「要不是你这个跟踪狂──」 「到底让不让我把小璿抱进去?等等有人经过我看妳怎么解释。

」 「你……!」妈妈的声音听起来还是很生气,但她打开了门。

经过她身边的时候,我努力睁开眼睛。

眼皮很重。

但我很努力。

长裙的裙摆。

不是小裙子。

「──小璿醒着?小璿为什么醒着?!」妈妈的声音又一次拔尖。

「不可能!」有只手在我脸上拍了又拍,然后他们一起松了口气。

「囝仔憨眠啦,妳第一天当妈?」 …… 我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

…… 我忘记妈妈有没有回答。

…… 我没有听到妈妈的回答。

…… 我有好多的问题想问她。

…… 为什么,妈妈? 我按门铃的时候,妳明明在家,为什么不开门? 那一天醒过来的时候,世界已经不是玻璃碎片的模样。

好像很晚了。

小睿睡在我旁边,口水流到了枕头上。

家里的灯全都熄了。

我好渴。

我好想吐。

我走下床想去厨房喝水。

我觉得很痛。

我走得很慢。

我觉得很脏。

我坐在厨房喝水,看见客厅台灯亮着。

我坐在那里看了一会,发现是昆虫箱。

小睿的昆虫箱。

小睿的昆虫箱里没有锹形虫。

看吧,我说了,只抓得到金龟子而已。

我看着金龟子在树枝和叶子上爬。

爬到某一个空隙的时候,金龟子掉了下去。

牠的背部撞到昆虫箱底部,摔得翻了过去。

六脚朝天,不断拚命地挥动。

不断拚命地挥动。

我曾经很羡慕小睿。

小睿说,他的左边肩膀上有个声音,老是告诉他该怎么做。

他不喜欢那个声音,但我一直很想听听看,可是我从来没有听见过。

生日时我偷偷地许了愿,我也希望我的肩膀上有个声音,告诉我该怎么做。

──愿望实现了。

我突然听见右边肩膀上有个声音。

我按照它说的,打开昆虫箱的盖子。

我按照它说的,用一根针戳穿金龟子,把牠钉在那里。

我按照它说的,一根、一根、一根拔掉金龟子的脚。

触须。

眼睛。

翅膀。

和它说的一样,每拔掉一点点,我就觉得轻松了一点点。

我打开窗户,把金龟子和针一起丢出了窗外。

那是最轻松的时候了。

我想把我也丢出窗外。

但那个声音阻止了我。

和小睿说的一样,那个声音告诉了我该怎么做。

叔叔

- 〈肩膀上的天使〉    全文完   - 缓和气氛的后记: 1   在校稿时冒出的不正经感想:哥哥的文笔?好像比较好??? 2   他们小时候还是照相机需要底片的时代 【双胞胎常被叫错的小教室】 黎睿,音同「瑞」 黎璿,音同「悬」。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