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同人文 > 正文

史莱姆怎么做不用硼砂

时间:2018-05-15 08:37:14 标签: 史莱姆,硼砂,不用

第八章 第八章       仓库 『你硼砂水怎么做还不懂吗?你在害怕你自己啊。

』 嘻笑的声音从远方传来,但却清楚地像是在耳边呢喃着。

咲有些见怪不怪的抬起头,第一次看向了她房间的天花板。

天花板可以说是史莱姆唯一没破坏到的地方,上面贴满了各种小星星与星球,布置得像是粉色版的天空或是宇宙,精心的布置让人不得不叹为观止。

但现在得咲,根本没那心情注意这满天星空到底象征了什么。

「你是什么意思?」毫无情感的对着空气问话,完全不觉得抬头对着空气讲话是一件多么滑稽的一件事。

『我说过了,来找我,我就告诉你一切。

』 过了好一阵子,女孩似乎不打算说话的样子,咲才慢慢低下了头,垂下的眸子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咲才动了起来。

不过不是往前走,而是俐落地转身走向了大门,面无表情的脸庞没有任何的犹豫,与刚刚纠结的模样迥然不同,直直地踏出了房门,连回头也没有。

离开了房间,咲开始打量突然亮起来的走廊,在黑暗中什么颜色也看不清,就算有火光的照,墙壁上的颜色也会被火光盖去原本的色彩,弄得不清混浊,根本看不出原本的颜色。

而现在整个走廊一亮,所有的东西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也可以弄清自己要去的地方到底在哪。

不过奇怪的是,房间里被弄得乱七八糟,她还以为房间外面被史莱姆走过的地方也会留下一大摊黑灰色液体,但是外面木质的走廊却干干净净什么也没有,要不是房间肆虐成那样,她还以为是她眼花业障重。

揉了揉眼角旁的太阳,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头现在满痛的。

她决定了,在碰到什么不科学的她一定要装作没看到,在这里只要多想一定很可怕。

没错,所以现在装死就对了。

这么想的咲抬起头开始看向周遭的东西,更正确来说...... 她只是想回味她以前的家而已史莱姆制作方法无硼砂。

对她而言,医院就是家,每天都在那里生活着,虽然偶尔状况好一点可以申请出院,可是总是过不到几天又立刻回来挂急诊,接下来又要面对不知道第几次的紧急手术,然后继续面对一层不变的白色空间与相同的医生。

时间一拉长,她对家的印象也慢慢变淡,而且她觉得她快失去一个人该拥有的喜怒哀乐。

除了面对父母时该有的情绪,其他的时候她几乎快不了解什么是七情六慾,常常在社交网页、新闻媒体上的报导与情绪PO文,她都不懂那些人为什么会哭泣开心生气。

就像一则媒体报导一个少女遭到,上面拍到了少女痛哭与家长愤怒的画面,而在下面的评论在那边骂加害者无良,但是她却不懂,如果是家人她还了解为什么会愤怒,但是下面那些评论的人呢?这个少女与家长与他们又有什么关系?他们在愤怒甚么? 她不懂,也不想懂。

史莱姆制作方法

她就连自己的事也变得麻木。

出现住院,对她而言只是家常便饭,就算病情转好,她也没有任何的感觉,因为到最后一定又会回到医院里,那么又有什么值得好高兴的? 这样的她又该怎么去了解那些人的情绪? 摇了摇头,不想也不愿再想下去的咲迈出了脚步,她决定先去父母房间对面的仓库先看看,毕竟里面的杂物很多,当然躲藏的空间也很多。

走到父母房间与仓库中间,眼角飘到房间门板上咲几乎是吓了一大跳。

只见父母房间的门板上攀爬了冰霜牢牢冻住,而银色手把更是被冰霜冻得最为坚固,彷彿这间房间里面有什么秘密不愿让人偷窥一样。

咲只扫了一眼,犹豫之后还是转向对面的仓库,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父母房间影响,咲还先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碰上门把上,确定温度不会过冰或过烫,才整只手握上门把,慢慢往右转开。

拉开了门,她还以为又会闻到什么奇怪的霉味史莱姆制作方法无硼砂或是灰尘那些东西,结果意外的什么都没闻到,还闻到一股淡淡的薄荷香。

一间仓库会有薄荷香,这仓库到底是塞了什么才会有这味道? 不悦的皱起眉头,其实她这人最讨厌刺鼻的东西,尤其是薄荷味。

因为每次闻到刺鼻的东西,不管是香的还是臭的,总是都让她想到医院的消毒水味。

虽然不喜,但也不能因此而跳过这间,咲只好有些不愿的踏入了仓库里面。

里面仓库灯也是开的,所以所有东西不必靠近就能够都一目了然。

而仓库也是普通仓库,里面塞满了各式各样的杂物与家具。

里面有缺一脚的椅子,断掉的棍子、扫把和拖把,里面还有个古董柜,看起来有点年纪的样子,但看起来还是很干净,不知道为什么会被放到仓库里面。

走到仓库里面,里面的空间几乎都被杂物挤得没有可以走的地方,就连走路都要小心脚下,以免会被东西绊倒,以脸去拥抱地面。

这里虽然杂物多,但是能躲的地方可说是了了无几啊。

瞇着眼睛找寻能够躲人的地方,但是仔细一看才发现,能躲人的地方其实也满多的。

不过那种地方连她都不想躲,不是缝隙就是要趴在地上,谁知道仓库里面有没有什么活生物。

意思意思在仓库里转了一圈,原本要走的咲顿了一下,看了整房间的东西,突然间手痒想要翻翻看有没有东西能够拿。

最好是捡到能够保命的武器,谁知道那史莱姆现在在哪里,要是又被抓到,好歹也能撑一下而不是立刻阵亡吧? 这么决定的咲立刻开始翻了起来,反正这里是她家,翻自己家东西不是天经地义吗? 最先翻的就是一进仓故旧引起她注意的古董柜,这古董柜上刻着不知道什么花的花纹,一靠近还能闻到属于木头特有的檀香味,就算上面沾满了灰尘,也无法掩盖它的古典与香气。

随意抓一张小椅子站到史莱姆制作方法无硼砂上面,拉开了最上层左方的小抽屉,里面放置了一些针、线还有些许碎布料。

大概都是些缝补的东西,对这些没兴趣的咲关上柜子后就换另一格小抽屉。

一拉开那小柜子,里面放满了各式各样的小东西,有剪刀、袖珍包卫生纸、弹珠、信、印章......等,把整个柜子塞得满满,不过却都是一些无用的东西。

史莱姆制作方法

有些可惜的关上柜子,咲就把手伸向下面长方形的抽屉拉开,不过里面塞的全都是一些衬衫或是西装之类的衣服。

往下拉,里面装满了西装裤与牛仔裤。

在拉开里面摆的是女性外出的衣服与睡衣,在下面一格则是搭配的裙子与裤子。

原本以为还会有什么的咲大大失望,原来这柜子是从父母房间放过来的,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让衣服都摆在里面就扔来仓库,但是可以确定的是这古董柜没什么能够防身的武器。

叹了口气,关上最后抽屉的咲慢慢站了起来,不过这间房间还有很多柜子与架子,找个趁手的防身武器或是一些可能派上用场的东西应该不难。

跳下椅子,咲立刻就盯上了旁边的架子,那架子上塞了很多奖杯与奖状,几乎全都是父母国高中的东西,那镀金的奖杯上还有些脏污,而奖状也都泛黄辨识不出到底是什么比赛,然而上面的第一名却像是时间固定一样,没有任何掉漆或是褪色,大大的红字镶崁在上面,看了都让咲都为自己父母骄傲。

移动了小椅子到架子前,咲立刻跳了上去,小心翼翼的拿了一排奖杯的其中一个。

上面的字有些模糊,而杯座则是木质的扁圆形,而木质的东西易腐坏,在这仓库里不知待了几年的奖杯,底座已经有些腐败,摸起来的手感并不是想像中的好。

不过这并妨碍她心里的雀跃,甚至还有些小小的骄傲。

不是都说以前的人比较勤奋努力吗?而且以前的人小孩那么多,竞争又那么强,她的父母还能在其中脱颖而出,她能不骄傲吗? 小小偷笑一下,咲才慢慢将奖杯放为架子上,小心的模样就像那奖杯是她的一样,宝贝的不得了。

着唇瓣打量其他的东西,不过架子上的东西都是父母的风光照片,泛黄的色彩在她的眼里活里活现,彷彿就在眼前一样,让她看的心情越来越好,把之前受的一肚子气都抛到九霄云外。

欣赏完架子上的奖状,咲才甘心地跳下椅子,然后转向了放置在角落的柜子。

不过在咲转身的那刹那,一抹紫色从门外闪过,不过很快又回到了门外,来来回回就是没有进去。

「薄荷味好像变重了......我的错觉吗?」鼻子抽动几下皱起眉头,不过很快又舒展开来没再去在意这股变浓的薄荷味。

拉开抽屉,里面放满了奇奇怪怪的东西,也让咲觉得不解。

剪刀胶带这种生活常用的她不讶异,但是为什么家里会放置一把匕首? 拿起了小巧精致的银色匕首,对于变小的她来说这无非是个最好的防身武器,而且也不重,还意外的轻巧好用,只是为什么她家会有一把匕首? 想不透的她把匕首放在口袋里,然后拉开第二个抽屉继续找。

一拉开抽屉,咲还以为里面放了一些不重要的东西,没想到一看到里面的东西,瞳孔微缩,不自觉地往后倒退一步。

不敢置信的咲倒抽一口气,连靠近也不想靠近,脚一伸,就把抽屉给踢进去。

虽然已经看不见,那画面一直在眼前晃呀晃,想抹也抹不去。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没错,这都是假的,绝对不可能。

史莱姆牧场

用力甩了甩头,原本还对这间仓库带有很大好奇心的咲立刻转头就往门口跑,低着头的她根本没有注意到外面那一直盯着她的紫色眸子,直到冲出去那刻撞上带有黏腻柔软的冰冷物体,然后反弹出去的咲撞上了古董柜上,摔得全身骨头差点散开。

「疼...什么东西....水晶泥不用硼砂和胶水..?」按着摔疼的脑袋,咲慢慢爬了起来,一抬头就对上了那双深邃的紫眸。

瞪大眼睛看像那突然出现的史莱姆,管不上自己身体痛的咲恐惧的往后,然而她却发现那史莱姆除了眼睛盯着自己外,身体倒是没有跨入仓库里面。

为什么它不进来? 咲盯着那不断扭动身躯的史莱姆,小心翼翼退后的咲手肘撞到某个笨重的东西。

头转过去,那是一大株栽种良好的薄荷,翠绿嫩芽上还带着点水珠,看起来被人照顾得很好,可是...... 在一个什么人都没有的仓库,为什么一株植物被照顾得这么好? 而且,这里的东西不是沾了灰尘就是发霉,这株植物不但没枯死,还长得这么好,这又是怎么回事? 摇了摇头放弃思考,咲再度把视线转向了那史莱姆。

真可惜这么一双美丽的眼睛长在一个怪物身上。

确定没有生命危险后咲突然有了心情胡思乱想,只是她还在思考,现在处于被『关厕所』的状态,她要怎么从这里出去? 瞪着那只史莱姆,而那史莱姆也只呆呆站在门口什么也不动,而咲也只能在这仓库的范围内移动。

绕到了仓库里最角落的地方,被迫于有怪物卡在门口不能出去,咲只好继续翻翻这仓库里还有什么她没看到却是有用的。

只是她翻到快睡着了,这仓库里能翻地都快被她翻完,但是那史莱姆还是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唯一会动的那双紫色眸子只一直随着她的动作而移动而已。

奇怪,她到底是多好吃?让她从医院追到这里耶,会不会也太有毅力了? 把刚刚抛弃的椅子拉到古董柜前坐下,咲把手撑在膝盖上,直接与史莱姆开始大眼瞪小眼。

好吧,她承认,那双紫眸真的很吸引她,除非史莱姆会戴隐形眼镜,不然这眼睛就是真的紫色而不是现实那些假制的。

在动漫小说里才有可能出现的紫眼史莱姆怎么做不用硼砂红眼居然都在她眼前出现了,她该庆幸还是该哭? 时间慢慢流逝,但是空气却像是凝结般,互相大小眼的两人动也不动,就像两尊石像。

一刻钟过去,咲动了。

「我说,我们就不能好好打个商量吗?」已经快眼死的咲先软了下来,她还想要在这个家找那女孩,没那么多时间坐在这里跟一个史莱姆互瞪。

当然不可能说话的史莱姆只深深看着咲动也没动,就这样看了好一阵子才慢慢闭上了眼睛,然后那黑色庞大的身躯慢慢消失了踪影。

「这么好说话?」咲有些吃惊地看着史莱姆不见的地方,还小心翼翼地伸出头探看门外的左右两边有没有埋伏,确定没有后才伸出一只脚踏在刚刚史莱姆站的地方。

真的还假的?那么她刚刚在那边浪费时间跟那家伙互瞪干嘛?早点说话不就好了! 拍了一下脑袋懊恼想着,不过咲还是想起了那史莱姆那双紫眸。

那双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到了浓浓的悲伤与怜悯,可是...... 它在悲伤什么?它又在怜悯谁? 是我吗? 为什么? 如果真的是,它又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至她于死地? 虽然她不知道谁在厨房是救了她,但她知道那时候这史莱姆要她死的,不然不可能在她缺氧的时候还不愿放开她。

可是现在她就在里面还被它关死,为什么它不进来? 是它在害怕?在害怕什么? 就算这仓库里面有它害怕的东西,那么只要一直卡在门口不就好了吗?为什么又要消失呢? 只要它卡在门口,她出去一定是迟早的事,她只是一个普通人,不吃不喝水一定会死,但是那史莱姆是个怪物应该就不一定吧? 如果那史莱姆真的要她死,那么她死在这仓库里是迟早的事,就算那史莱姆踏不进这仓库里。

她不懂,真的不懂。

如果不想要她死,那么又为什么要露出那样悲伤的表情? 还有...... 咲转头看向了最角落的小柜子,而视线定在了第二格的抽屉上。

最简单的史莱姆教程

所有疑问的答案,只能找到那女孩。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