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文 > 正文

贰,水尤清冽的清是什么意思

时间:2018-07-12 08:21:18 标签: 意思

章贰 「见过尤小姐。

」花魁香清烧尤鱼闺里头侍奉茶酒的小婢向尤紫清一礼,待他们落座后奉上茶水。

「哎,这礼也就免了吧,又不是什么官夫人的。

」一掀茶盏,几缕轻烟袅袅上升,馥郁茶香扑鼻而来,「姐姐好香的茶,打哪儿来的呢?」 「妳自个儿送来的,敢情妳是忘个彻底了?」兰心一挑眉,没好气地睨了她一眼。

「嗨呀,我送妳的东西多了去了,妳不说我哪还记得呢。

」轻抿了口茶,尤紫清香一旁帘下瞟了过去,「我还想兰香馆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个好琴师,原来是绾青啊。

」 丝竹声暂缓,帘下抚琴的女子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蒙尤小姐谬讚。

尤清乐

」声音清亮,带着几分冷清,倒有种说不清的韵味。

「还不是妳平日里素爱绾青的琴艺,妳今儿要过来,我可费了老大劲才把她请了过来的。

」 「呦,那可承您情了。

」尤紫清放下茶盏,朝帘下招了招手,「绾青鸡尤清乐效果怎么样等会儿再弹吧,先过来陪我喝杯茶。

」 「是。

」绾青依言起身,整了整装掀帘而出。

一张素净面孔虽是比不得兰心,却也是格外锺灵毓秀,一双黑眸澄澈彷若能看透人心,一袭素色广袖,衬得她分外淡雅脱俗。

端的是清秀佳人,不愧为弄音阁红牌清倌。

绾青一欠身,便款款落座于尤紫清身旁,一旁侍奉的小婢忙再端上一杯香茗。

「尤清强倘若我没记错……弄音阁今儿晚上是有节目的吧?怎么妳会在这儿?」尤紫清捧着茶碗转着玩,似是漫不经心,「不该好好准备着么?怎么傅娘子能准妳现下出来。

」 「娘子点了织夏做首席。

」绾青淡淡地,「尤小姐您也知晓我和他素来不合,便告了假了。

」 「点了织夏?」尤紫清放下茶盏,疑惑地挑起了一边秀眉,「不该都是翦秋的么?她算哪根葱?」 今晚可鸡尤清乐效果怎么样是弄音阁一年一次的大日子,翦秋是头牌,怎么说都该出来见客的。

「说是今儿晨起便发了高热,这会儿估计还在榻上吧。

」 「唉,那可就真真儿可惜了。

」兰心撑着头。

,「这弄音筵一年也就这么一次,还让织夏给抢了去了。

」 「不过侥倖罢了。

」绾青冷冷地,「来年,怕是不晓得要排哪儿去了。

」 「来年?」端起茶盏,吹了吹茶心,尤紫清轻尤清强哼一声,「来年,便也不知翦秋在哪儿了。

」 「哎?」 「青梅,弄音筵的帖子,妳可有带着?」 「带着呢,小姐……您要现在上弄音阁?」 「哎我说韶华啊,这弄音阁一向都是晚间才开张的,妳现在上门去,不是去碰灰的么?」 「谁告诉妳我现在要去的?」她摆摆手,「碧儿,替我取笔墨来。

」 「是。

」小婢一楞,仍是望里间走去取出纸笔,替尤紫清铺上。

青尤清阳梅则走近一旁侍墨。

「尤小姐,您这是要……?」 「哎韶华,妳这是又想干什么了?」兰心好奇地拉着她衣袖,凑上前去。

「人家弄音阁的事儿妳一个兰香花魁搅和个什么劲儿,晚间再带妳去看戏。

」她挥挥手撵开兰心,「现在没妳事,一边儿去,别乱看。

」 「哼!小气巴拉的!」兰心赌气一般地转过身,嘟起一张樱桃小嘴,鼓着脸颊摀住了眼。

却见尤紫尤清阳清提笔在纸上写了些什么,完后便叠了起来,取出袖里手绢缚起纸条。

「绾青,这字条有劳妳转递给傅娘子,定得连着绢子一起捎给她。

」将缚起的字条交到绾青手上,尤紫清慎重地凝望她,「这和妳、和翦秋、和傅娘子,和整个弄音阁都有偌大干系,务必马上递到娘子手上。

」 绾青接过字条,见她神色凝重,便点下头。

尤清强

「绾青明白。

」她攒紧手中字条,起身朝尤紫清一欠身,带着侍女匆匆出了兰香馆。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