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文 > 正文

落入那无尽的地狱深渊,女孩

时间:2018-08-09 08:06:42 标签: 地狱,落入,女孩
女孩笑容很僵硬,说:「这个,他说:「阿清阿,你这样光明正大找人推砲,老子是哪边需要偷看拉

18.落入那无尽的地狱深渊 台湾部分风俗业在文化越见开明的情况之下,化明为暗,不再以场所为根据地点,改以一种类似情侣交往的模式私下经营。

与一般情侣不同的是,女方与男方性行为之后,定然会收取费用,而且她们会固定与数名交往,以保持稳定收入。

骗取感情无庸置疑是种错误,但对没有道德观的人来说,这是一种省下拉客时间与减少风险的稳定模式,而且很多额外的费用,还可以用「女朋友」的身分来要求男方消化。

吕表梓大概天生便是做这行的料,虽然不知道这种模式,无意中也套用了。

在与金凯旨交往的同时,她可没忘记同时与那位流氓样的男子「交往」。

流氓男子欢愉过后,突然将吕表梓往旁边一摔,彷彿枕边人只是一个不值得珍惜的残破玩具。

「啊!」虽因在弹簧床上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但是被使用暴力的不悦感还是有的,吕表梓累积许久的不满爆发,骂说:「喂!我每一次都配合你,又只收你半价,为什么总是对我这样粗鲁呀!」 流氓回呛:「配合我?吃屎拉!妳明明就是自己想要爽而已!什么不半价?老子不收你钱就不错了啦!」 「你!你这王八蛋,简直就是把我当成母猪在玩弄!」 「妳不仅是母猪,还是一只一直发情一直给人弄的母猪,不是吗?」他对被着吕表梓,穿好四角裤。

很多人有脸做着下流勾当,却没有脸被说破,吕表梓便是这样的人。

她紧紧捉起床头的小夜灯,又缓缓将它放下,从流氓背后将手探入他的之中。

流氓转过头去。

这时吕表梓板起的脸孔忽然又变得春波荡然,娇笑着说:「既然知道人家是一只发情母猪,那么你怎么不当只种猪餵餵人家呢?」 流氓本也要发作,突然听见一段诡异的声音,那声音说是声音,却更像是另一股注入脑中的念头:「你明明就是想要的,为什么要去压抑呢?」 流氓说态度也软化下来了。

说:「妈的,老子只有带一个保险套呀!」 「你为什么跟我都要戴保险套?你有病吗?」 「老子是怕妳有病!」 「我没病,健康得很呢。

女孩

」吕表梓很巧妙的转移了话题:「可是你这里好像没有很健康呦。

」 「你这死荡妇……我已经没钱啦!」 「没钱?那么多替我介绍几个客人呀……」吕表梓捏着流氓最为敏感的部位。

流氓也不管那么多了,身子压上了吕表梓。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跟自己上床的人只要没有戴保险套的,那话儿都会爆裂,这家伙能例外吗?吕表梓配合的流氓的动作,愉悦的笑着。

◎   ◎   ◎ 半夜两点,天色昏暗,车道上杳无人迹。

但这间位在台北的pub依然是热闹滚滚。

足以刺瞎眼睛的灯光、连耳膜都要裂开的音乐、陌生男女的体温似乎已交织成一种蹑人的魔力。

所有的人都跟着这股魔力疯狂的跳着舞。

一边角落的沙发桌上有三三两两的几个年轻人正在喝着酒,讲两三句就哈哈大笑、喜行忘色。

笑着笑着,一名短发,打扮得颇为潮流的男子忽然将手放进坐旁边的女孩的短裙里。

女孩推开他的手,脸色有点难堪,说:「不要……」 男子说:「现在大家都弄得这样开心,干嘛不要?来,导演让妳当女主角。

」 女孩笑容很僵,说:「这个……这种事情当然还是不要乱做的好。

女孩

」酒醒了三分,隐隐感觉不妙。

这个男子刚刚算是挺有绅士风度的邀自己一起跳舞,跳累了就一起喝两杯,但是喝了几杯酒之后,怎么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对自己毛手毛脚起来?自己也真是的,怎么这样不小心? 其实这种事情本来就很容易在那种类似玩笑的气氛之下发生。

男子笑说:「反正就是玩玩……嘛!」说到「玩玩」的时候,手还在摸着女的大腿,说到「嘛!」时忽然将女孩的短裙扯下! 「啊──!」女孩疯狂的尖叫一声。

「哟──!」「呼──!」「呜──!」几名女听见了这声,以为是有人兴奋的大叫,纷纷随着音乐的拍子回应。

「啊!救命呀!」女孩破嗓的大喊,但是求救的讯号发散到空气中也只是被这震耳欲聋的噪音所瓦解。

女豁进全力打了男子的胸膛两拳,手腕便被男子抓住。

男子顺势往前倒,用他身体重量压制住女孩,双手用力一撕,将女的衬衫连同胸罩一起扯破,连亲带咬的暴力玩弄着女胸前丰盈。

女疯狂尖叫,刺裸面对着眼前这头禽兽,她所有的恐惧感都湧上心头。

「啊──!救命呀!!强……奸!」 音乐持续着拨放着,罪恶也持续滋长着。

女孩当然有抵抗,但是她只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女孩,拳头可以对一个体魄健全的男人有什么用? 一旁一两个年轻人走经沙发,眼角一瞄,就当作没有这回事。

女孩伸出的手只能对空挥舞。

女哭红了眼,脸颊因为用力过度以及被打巴掌的缘故,也变得红肿不堪。

女孩

男人完事,才发现原来旁边一直有人在看。

「宗仔,你是在偷看什么?什么时候对男人有兴趣了?」 宗仔就是吕表梓那名流氓男人。

他说:「阿清阿,你这样光明正大找人推砲,老子是哪边需要偷看拉?」 阿清说:「你这样讲也是啦。

」 女孩像是用尽全身上下最后的力量一样,冲向阿清,破口大骂:「你这个人渣!」一巴掌甩过去。

阿清回应说:「什么啦!」一脚朝女孩柔软小腹踢下,女孩肚子吃痛,身子一软,倒在地上。

他又抓住女孩的脚踝,以暴力将她拖出了这间pub,又有不共戴天之仇般补了她几脚。

女孩就像是残破的稻草人,摊在路边。

「好了啦,女人是要用来快乐的,又不是要来打的,做什么这样辛苦?先来办个正事吧?」宗仔问说:「你最近还有没有再拍a片?」 阿清和宗仔不理会那名女孩,自顾自个边走边聊起来:「有啊!那可是我的大本业呀!但是最近的女人要不就要价太贵,要不就不太肯玩花式,害我都拍不出更棒的作品,销售量直直落呀!在台湾这种行业不靠黑道就已经很难混开了,连演员都不敬业的。

」 「老子这边认识一个女人,绝对可以让你拍出更棒的作品!搞不好她还不收钱!」 「真的?可别唬我才好。

」 「老子尝过,这女人的真他妈的是一个贱人,你一定会满意的,不然我带你来尝尝看?」 过了好一阵子,女孩六神无主的在街上走着,一台和她同样孤独的车子终于在她旁边停下。

车窗摇下,里头是一个中年人,中年人说:「这位小姐,妳……妳没什么吧?」 看见女孩连衣服也没有穿好,又露出重点部位,一脸茫然,全身是伤,中年人心中也隐隐知道女孩是遇上了什么事。

他问说:「要不要我帮妳报警?」 女孩没有讲话,兀自的走着,迟来的关心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女孩

中年人将头探出车窗外,说:「不要想不开呀!」本想要帮助这名可怜的女孩,但是又犹豫去帮助她,会不会反而被诬告?最终依然选择踩下油门离开。

人们的温情就像火柴上的光芒一样,微弱又迅速的消失。

女孩走到路桥边,往护栏坐了上去,身子缓缓倾斜,「嘻哗」一声落入那无尽的地狱深渊……。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