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文 > 正文

来自作家的情书(出书版)+番外作者:荧夜

时间:2018-03-07 09:16:54 标签:
内容简介(上册): CP配對 作家攻大學生助理癡漢受 作为形象x_ing感的畅销作家, 陆耘琛从来不缺情人或恋慕他的书迷。 但如此顺遂的生活, 正是缺乏了创作所需的新鲜感 ──直到江临的出现。 这个羞赧稚嫩却又直接的大男孩, 让陆耘琛觉得新奇。 他从没想到


来自作家的情书(出书版)+番外作者:荧夜

 

内容简介(上册):

CP配對 作家攻×大學生助理癡漢受

  作为形象x_ing感的畅销作家,

  陆耘琛从来不缺情人或恋慕他的书迷。

  但如此顺遂的生活,

  正是缺乏了创作所需的新鲜感

  ──直到江临的出现。

  这个羞赧稚嫩却又直接的大男孩,

  让陆耘琛觉得新奇。

  他从没想到,

  居然有人会需要「锁」住对他的欲望!?

  奉献自己的身体,无条件接受所有指令,

  难道只要他敢提出要求,

  江临真的什么都会答应吗?

  作家的脑海不由注入了异样的念想……

 

 

 

第一章 

  远在大学时代,教导文学概论的教授说过,写作就像织毛衣,选择什么毛线,决定如何起针,甚至当下是用什么心情编织,都会成为毛衣的一部分,因此写作是一门非常精细的艺术,必须有扎实的技术支撑,每一次落笔都要慎之又慎。

  陆耘琛回想起这段话,只觉得一阵烦躁。

  「下次要写什么?」责任编辑问道,「已经两个月了,你总该想好新书题材了吧?」

  「不知道。」他平静道。

  编辑似乎拿他没办法,摇了摇头,「到时候你自己跟主编解释吧。对了,今天新的工读生会过来。」编辑看了看表,「等会你自己面试一下,如果不想要他的话,直接跟主编说。」

  陆耘琛靠在沙发上,点了根烟。

  「我以为是你负责征人?」他有点困惑。

  「不是。」编辑叹了口气,「这一次是主编亲自帮你找的人,因为上个工读生惹出了麻烦,所以这一次筛选得特别仔细。」

  直到编辑离开,陆耘琛还是没有动。

  家里乱七八糟,挑高的天花板本应让客厅显得宽敞,但周遭凌乱的杂物让人寸步难行,茶几上堆着看到一半的书籍,地上散落着

来自作家的情书(出书版)+番外作者:荧夜

校对过的稿件,穿过几次的外套被扔在沙发上,几个散开的资料夹躺在地上。

  毫无秩序的环境让陆耘琛感到烦躁,虽然这是自己造成的结果,但反省跟感受是两回事。

  他抽完一根烟,又点了一根,这时门铃响了。

  陆耘琛只得起身开门。

  从成为大学新生到现在二十八岁的十年间,他始终独自住在这幢独栋的屋子,房子面积很大,但是他向来不善整理,但又不喜欢请专业家政打理房屋,所以一向是由出版社为他请工读生,同时承担整理家务与文档的工作。

  这一次也不例外。

  陆耘琛打开门,门外站着一名男生,看起来很年轻,脸孔算是娃娃脸的类型,穿上高中制服都不会有人怀疑,墨黑的头发看起来相当柔软,有几根头发微微翘起,身高比他矮了一个头,所以在他打开门时,微微仰首,用琥珀色的双眼凝视着他。

  他一眼就看出对方对他的着迷。

  ……又一个书迷。陆耘琛想道。

  「陆先生您好,我姓江,名叫江临。」对方踏入客厅,并没有坐下,甚至也没有放下背包,态度十分拘谨。

  陆耘琛坐下,但没有开口让江临坐下,而是道:「主编跟你说过了?」

  「是的。」江临连忙道,「叶主编已经把所有应该注意的事项都列成清单给我了,只要负责打扫整理住所,除此之外还要负责替陆先生采购各类日常用品,此外还包括洗濯衣物等等杂事。」

  陆耘琛看着对方,怀疑道:「你几岁?」

  「我今年二十岁,正在就读大学三年级。」江临说了一个熟悉的学校名称,似乎有点激动,「说起来,我跟陆先生与叶主编还算是同系的学长学弟。」

  这张脸真的看不出来二十岁了。

  ……为什么呢?陆耘琛想了一会,才意识到对方看起来太稚嫩了,而且阅历也不是很丰富的样子,不过这点倒是正合他意。

  既然是同校同系的学弟,那叶主编肯录用对方也不是没有理由的,毕竟叶主编时常回学校办公,还在大学兼任讲师,认识在学的学弟并不奇怪。

  况且,从陆耘琛坐下到现在,江临一次都没有打算直接坐下的意思,仿佛是他不开口就不会主动要求,像小动物一样,怯生生地看着他

来自作家的情书(出书版)+番外作者:荧夜

  「试用期一周。」他随口道,「到时候再决定要不要让你在这里工作。」

  江临脸颊微微泛红,雀跃道:「是,谢谢你,陆先生!」

  陆耘琛对此习以为常,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之处。

  江临的目光停驻在他的脸上,毫不掩饰迷恋。

  毕竟陆耘琛在当今文坛可说是当之无愧的偶像派作家,出道以来每部作品都在畅销榜上停留许久,脸孔乃至身材都不比一般男星逊色,女x_ing杂志票选最x_ing感的男x_ing名人时,陆耘琛总是名列前茅。

  陆耘琛深知自己的外表相当出色,所以被书迷用这种目光看待也觉得很自然,无论男女都是如此。

  「你先把客厅收拾整齐。」他开口道。

  江临点了点头,很快就开始工作了。

  在对方找出扫除用具,替他将客厅里的杂物收拾整齐时,陆耘琛甚至没有挪动位置,只是发呆般地望着对方打扫。

  江临看起来不像是很熟悉家务,但是很快就上手了,也不会擅自将看起来像是废纸的东西丢掉,而是仔细地叠好放在一旁。

  陆耘琛默默在心里打了个勾。

  这是他的习惯,每次想到什么灵感都直接拿手边的纸张记下来,有时甚至就写在超市促销宣传单背后,所以江临的处理方式对他来说非常合宜。

  对方收拾着地上的杂物,来到他脚边。

  陆耘琛完全没有从沙发上起身让开的意思,江临也没开口,屈膝半跪在地上收拾着地上散落的零星杂物,末了维持跪着的姿势退开几步,才站直身躯,似乎是连靠他太近都觉得可能冒犯到他。

  他决定收回之前的评价,江临不只是他的书迷,很可能是最狂热的那一种。

  「陆先生,需不需要我去煮咖啡?」

  陆耘琛回过神来,才发现桌上的杯子早已空了,可有可无地随便点头,江临立刻放下手上的东西,快步踏入厨房。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手机,打通了熟悉的号码。

  「这个工读生是你的学生?」陆耘琛省去所有客套,开门见山地问道。

  「是啊,很乖巧吧?我就知道你喜欢这种的。」叶主编微笑,「最好的我总是

来自作家的情书(出书版)+番外作者:荧夜

会留给你,开心吗?开心的话就好好工作,你的责编也很苦恼,别造成大家的困扰。」

  「如果你不是在大学当讲师,我还以为你是在拉皮条。」陆耘琛嘲讽道。

  「我怎么会是在拉皮条?」叶主编吃吃笑了起来,「我们是多年朋友,难道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人?就算只是负责替你打理琐事的工读生,当然是赏心悦目的类型比较好,不是吗?」

  「随你便。」陆耘琛顿了顿,「我给了他一周试用期。」

  「没问题,你高兴就好。」叶主编依然在笑,语气充斥着循循善诱的味道,「有空的时候考虑一下新书的题材,好吗?」

  陆耘琛沉默半晌,才低低应了一声,算是默许。

  他放下手机后,江临也端着咖啡出来了,一边放下杯子一边殷勤道:「陆先生喜欢什么口味的咖啡?要加糖吗?还是需要牛n_ai?」

  「没有搭配的甜点吗?」陆耘琛道。

  江临有点为难。

  就在陆耘琛觉得对方陷入窘境时,江临已经拿起了背包,「陆先生稍等一下,我这就出门去采购。」

  不等他叫住对方,江临已经匆匆走了。

  不到十五分钟,对方带着附近咖啡店的餐盒回来,里头装了数种甜点,明显是不知道他的偏好,所以口味相异的品项各点了一份。

  「你太夸张了。」陆耘琛几乎有些错愕。

  「是吗?可是陆先生是我的雇主,雇主要我做什么,都是很合理的事情,咖啡店就在街角而已,走过去也不远。」江临的气息有点急促,一脸急于讨好他的模样,「还是说这些不合陆先生的口味?这样的话,我再去一次——」

  「不用。」陆耘琛不得不打断了对方,「这样就好,你继续打扫客厅吧。」

  江临朝他局促一笑,明显松了口气。

  ……很听话。

  陆耘琛在心中又打了个勾。

  叶主编不愧是他多年的同学与损友,果然很清楚他喜欢什么类型的男人。

  陆耘琛没有刻意对外保密,但也没有刻意张扬,大多数熟人都知道他是双x_ing恋,他有时与女x_ing在一起,有时与男x_ing,反正x_ing别并不是他确认一个人能不能谈恋爱或上床的要件。

  他的审美观在某方面来说是相当严格的,喜欢艳丽x_ing感的女x_ing,还有清秀可爱的男x_ing,而江临完全符合这一点。

  就像损友所言,赏心悦目的(交往)物件放在眼前并不是什么坏事。

  「陆先生,我整理好客厅了。」江临把用过的扫除器具都收拾整齐,这才来到他面前,请他检查成果。

  ……家务技能在水准之上。陆耘琛环视着周遭,但并没有轻易松口。

  「你的课表怎么排的?」

  大概是没想到他会这么问,江临脸上闪过一丝迷惑,回答却没有迟疑,「我现在是大三,除了周一周二有必修课之外,其他时间都是空着的。」

  「选修跟通识课呢?」

  「那些没关系。」江临毫不犹豫,「我通识的学分早就够了,选修不够的话大四再补修也来得及。」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