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文 > 正文

阎魔王殿二世祖作者:富小乖(18)

时间:2018-04-01 09:24:29 标签: 情有独钟,灵异神怪,娱乐圈,励志人生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钟游:我们的座右铭是什么! 群众:吃货!吃货!吃货! 结交新友都是吃引起的,也是没谁sei了 第21章 两任东家 这次引起的骚动比起在海滩上大的多,毕竟是闹出了人命,也正因为事情的严重x_in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钟游:我们的座右铭是什么!

  群众:吃货!吃货!吃货!

  结交新友都是吃引起的,也是没谁sei了

 

 

第21章 两任东家

  这次引起的骚动比起在海滩上大的多,毕竟是闹出了人命,也正因为事情的严重x_ing,海边别墅城已经被双重封锁,里面的人想出出不去,外面本来预定住宿的人也进不来。别墅管理人花了好一阵时间,才协同检查处人员安抚好游客。钧克辰回到别墅时,钟游已经等了足足两个时辰。

  “送走了?”钟游靠在客厅沙发上,手里摆弄着茶几上的茶杯,他一个人想事儿的时候,总喜欢摆弄些东西,哪怕是白纸。

  钧克辰几步走到他对面,稳稳的坐下,即使依靠沙发背,也依然保持着坐如钟的姿态,“交给一个附近的鬼差。”

  钟游放开了被他摧残已久的茶杯,双手合十抵在下巴上,一眨不眨的直视钧克辰,“都问出啥了?”

  “他也不清楚自己是怎么死的,只觉得喉咙一阵刺痛,像是有尖利的翅膀划过脖子。还有问他可疑事件的时候,他记得对面坐了一个过来躲雨的年轻人,总是低着头,看不太清楚模样。他接近弥留之际忽然听见有人在骂他。”钧克辰说着想低头找碗水喝,察觉到茶碗都在钟游那边,摆的四仰八叉,忍住没有动。

  “咳咳,那个那个躲雨的年轻人凭空消失了?”

  “没错,他在人群里寻觅不到目标。”

  他兀自点着头,“嗯,线索不是很多啊,那啥,我去把杯子涮涮。”

  钧克辰一把将已经起身的他拉住,“不用,我去。”说完便动作利落的收拾了两个杯子,连同沏了一壶新的龙井茶。

  钟游捧着热气腾腾的茶杯,不论外界的气温如何,喝茶还是趁热的好,他抿一口,舒了口气,“以你的经验,这会是个什么东西?”

  “躲过你我的察觉,只有两点可能,一来他附在活人身上,是个千年道行的孤鬼,二来他根本不是鬼。”

  他的身子不自觉往前探了探,“是人?或者。。。”

  “是妖物。”钧克辰目光微闪,瞬间敛去,看不出一丝痕迹。

  “比千年老鬼还麻烦,都超出职业范畴了。”他所幸脱了鞋子,盘腿摊在沙发上,满脸的无可恋。

  “是有些棘手。”钧克辰顿了顿,脸上却并不严肃,甚至有点微笑模样,“不怕,有我呢。”

  是啊,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幸好小辰子就在身边,再加上他这个小殿下,害怕对付不了那个来路不正的妖物?这么一想,钟游顿时心情舒畅,闻着茶香更浓。

  叮咚!

  “这么晚了,会是谁?”

  钧克辰迈开大长腿,没走几步就到了门边,“怎么是你?”

  钟游好奇的抻着脖子往门口瞧,先是看见一个黑蒙蒙的影子,那团影子缓慢的从钧克辰身边的缝隙里往里面挪动,“我一个人来的,自己住害怕呀,能不能在你们这凑合一下下。”

  一听这声音,钟游直觉的耳熟,眼珠一转忽然道,“阿玉?”

  阿玉等到了救星,立马激动起来,“是我是我,让我进去呗,帮帮忙啦。”

  钧克辰侧身子,阿玉如获特赦,滋溜一声窜进来,一屁股做到钧克辰刚才的位置上,“嗨,打扰了哈。”

  钟游眨眨眼,一边示意钧克辰到身边来,一边想起了身为主人的待客之道,把茶壶往前推了推,阿玉摆摆手道,“没事没事,我不渴,就是睡不着。”

  “我记得有人说过艺高人胆大,无论发生啥都不害怕。”他说着瞄了眼阿玉,只见对方憋红了脸,随后转移了话题,“楼上的房间富裕,你随便挑一个吧。”

  “你真是好人!”阿玉忙不迭的点头道。

  突然被发好人卡,他有些蒙圈,差点忘了自己要问什么,清了下嗓子找回思绪,“阿玉,你爷爷还和你说过什么关于五十年前的事吗?比如看见过什么发光的或者带翅膀的东西?”

  “这倒是没有,爷爷只讲了大概。”阿玉垂下眼帘,似是在回想。

  出乎钟游的意料,钧克辰亲自给阿玉倒了一杯茶,“别紧张,我们只是问问,如果想要这场怪事早点结束,你最好还是仔细想想。”

  阿玉握住茶杯的手悄悄攥紧,笑嘻嘻的应着,“我哪有什么紧张的。”

  钟游知道钧克辰不会随便对外人展现情绪,更别提亲自倒水了,如果他这么做,那么他一定想从对方嘴里敲出什么。阿玉对他们隐瞒了?再联想起自己刚在网上查的信息,“阿玉,我听说海边别墅城换了两界东家,以前的东家姓。。。姓什么来着?”

  “姓谭。”

  钟游诧异的看了眼钧克辰,“你也查了?”

  “我听见了负责人和检查处的对话,上一个东家以平价转让了别墅城,之后就全家人销声匿迹了,大约是在五十年前。”

  钟游低下头,也就是说五十年前命案发生后,谭家以各种渠道封锁了消息,随后举家搬迁。他们这么急着走,是因为受到了惊吓,亦或是为了躲避谁?“阿玉,你爷爷认识之前的东家吧。”

  “啊?认识,当然认识了,东家可是个很温柔的青年人。”

  钧克辰悠悠开口道,“你知道他叫什么吗?”

  只要钧克辰一问,阿玉的身体就不自觉的绷直,眼睛也不敢往上抬,“谭儒林,我爷爷说那阵大家还总喜欢换管他叫林少。”

  钟游觉得地狱审判的差事分给钧克辰也是再合适不过,不怒自威才能套出一手好口供,他打了个呵欠,随意问道,“转让持有权的就是他了?”

  “我瞧见了负责人给检查处的合同文档,不是他的名字,写的谭儒风。”

  听这个名字排列,比较像是兄弟之类的,钟游觉得思维又陷进了死角,应该只有本人才能在合同上签字才对。他摆摆手,招呼回出神的阿玉,“他们是兄弟吗?谭儒林将别墅城转给谭儒风了?”

  “爷爷说,林少因为常年体弱多病,早早就去世了,没有留下子女,所以就由其兄长继承了别墅城。虽然林少的夫人家有所异议,但当时谭家的老太太还健在,老人家拍板,他们也没敢反对。”

  这么一来就能说通了,钟游直觉这其中思绪万千,似乎有一根线牵着,却抓不着,“谭儒林是什么时候去世的?”

  “距今约有七十多年了吧。”

  钟游摸了下手腕上的感应器,偏过头去,和钧克辰对上,立即明了两人想到了一起,“时间不早了,阿玉,早点休息。”

  阿玉长呼一口气,“我可是知无不言了。”

  “知道啦,你这叫为大众做贡献嘛。”

  就在阿玉大呼借宿也不容易的时候,钟游和钧克辰同时站了起来,把阿玉惊的将接下来的苦水都咽了回去,“怎。。。怎么了?”

  一股奇怪的力量一闪即逝,钟游摸不清那是什么。紧随着此起彼伏的哭嚎声,门外的脚步声逐步聚集,两人顾不上与阿玉解释,相继奔出别墅,留阿玉一个人远远的跟在后边。

  人群聚集的地方是在和他们相隔较远的中央区域别墅区,房门大敞,救护人员鱼贯而出,担架上抬着一个模糊的人型,路灯照耀下,渐渐的看清了人脸,双目大睁,嘴巴张的能吞下一只碗,身上没有鲜红血迹,只有黑乎乎的看上去粘稠的不明液体。

  钟游他们没有站到太靠前的位置,而是溜着边儿,只要能看到人的面目就够了。此时医护人员上门已经于事无补,他知道只是又添了一缕亡魂。

  紧赶慢赶追上来的阿玉见此情景,捂着嘴,压下胸口的不适,嘟囔道,“完了,这下是真的赶上五十年前了。”

  钟游放眼望去,人群围堵的水泄不通,几乎惊动了别墅城的所有游客,人群中惊叫声,喧嚷声不断,都是要求解开禁令,让人们回去的。

  “你们还能不能查出凶手了?真要等人都死光了才行是吧!”

  “快让我们出去!我们要回家,不旅游了,我再也不旅游了。”

  除了吵闹,还有人直接和检查处的人员动起了手,经过好一阵才控制住了局面,别墅城的负责人不得已再一次亲自出面,“大家不要慌张,现在事情原因不明,让大家回去,也同样不能确保安全,也许是两桩事碰巧凑到一起,目前并没有确定是他杀。”

  此话一出,更是在游客里激起了强烈的反对,“你蒙鬼呢,死人也扎堆组团一个地方啊。”

  “这模样能是自杀?查不出原因来就不是他杀了?”

  “你也没确定是自杀不是,你等于给我们困在了孤岛!”

  他确实是在骗鬼,钟游为别墅城负责人的说辞捏了把汗,鬼都不信呐。那边钧克辰的结界已经建立起来,这一次,他亲自参与询问,听听这个倒霉鬼能记得什么。

  “我这是在哪?”青年的魂魄离开了身体,双脚就站在自己的尸体旁边,他却没有发现,迷蒙的看着两人。

  钧克辰低沉的声音响起,“还没到黄泉。”

  青年大了一个激灵,转头看向结界外,围着一大圈的人,姐姐姐夫们都外在一个担架前哭天抢地,而担架上的人正是他自己。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