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文 > 正文

阎魔王殿二世祖作者:富小乖(28)

时间:2018-04-01 09:24:50 标签: 情有独钟,灵异神怪,娱乐圈,励志人生
海鱼的眼睛又动了动,尾巴上下摆动,震的塑料盆开始摇晃。钟游静静的看着他折腾,没有一点饶过他的意思。 过了一会儿,鱼扑腾累了,渐渐的停歇下来,真成了死鱼眼状。钟游心道,这就是鱼类生无可恋的体现吧。 好了

  海鱼的眼睛又动了动,尾巴上下摆动,震的塑料盆开始摇晃。钟游静静的看着他折腾,没有一点饶过他的意思。

  过了一会儿,鱼扑腾累了,渐渐的停歇下来,真成了死鱼眼状。钟游心道,这就是鱼类生无可恋的体现吧。

  “好了,既然被我遇到,算你走运,你是不是附上去以后,剥离不下来了?”

  海鱼的尾巴向上挑了一下,钟游就当他回应了,“你忍着点。”说罢,他抬起左手,凝结出左掌心的封印,一个猛力向下,穿过凉水,直接贴在海鱼的鱼鳞上,只见鱼眼撑大,全身的鱼鳞都翻立起来,腮下溜出些许的血迹,染红了清水。

  钟游加重了封印的灵力,猛烈的冲击之下,一团灰色的影子被撞了出来,随即海鱼也停止了挣动,原本的鱼早就没了气息,要不是有魂魄附在上面,恐怕现在就成了烂鱼。

  而那团灰影渐渐舒展开,在钟游的面前,变成了一个身着灰色卫衣和牛仔裤的少年,看上去比钟游的年纪还要轻,少年被钟游打量的,双手都不知道往哪摆,一会儿放前边,一会儿背过去。

  “你死的时间不是很长嘛,为什么不和鬼差回冥界,去附在鱼身上,当鱼好玩吗?”

  “我,我不想下地狱。”少年的声音细如蚊声,也幸得钟游耳力够好,才能听清楚。

  “谁告诉你去冥界就一定下地狱了?你杀过人吗?”

  少年茫然的摇摇头。

  “那你干过什么坏事吗?”

  少年咬了下嘴唇,犹豫半天后,才挤出一句,“抄作业算不算?”

  钟游已经快被他的天真打败了,无奈到只剩微笑,“抄作业是不对的,小朋友,但是它不足以让你下地狱,放心好了。我联系一下鬼差,把你接过去。”

  “不要!”少年忽然激动起来,惊声的尖叫倒是让钟游打了一个激灵。

  “你还有什么事?”

  “我,我害怕,那里的鬼好相处吗?他们会不会打我?”

  这个问题他是没想过,但是阎魔王殿的治安严格来讲还是过关的,于是他脱口而出,“绝对不会,你想呀,鬼生前也是人,又不是没有意识的野兽,待在阎魔王殿的管辖区域,做一个遵纪守法的良好鬼民,等摇号摇上了,还可以去投一个好人家,是不是比你游荡在外好多了。”

  钟游循循善诱,见少年容易受惊,语气也改为诱哄的模式。少年将信将疑的回看他,终是在钟游真诚的眼神下,放下了戒备。

  “您是哪个殿上的大人吧。”

  钟游歪头挑眉,“你怎么知道?”

  “我,我能感受到您帮助我时的力量,就瞎猜的,我叫郑瑾,您叫我小瑾就好,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钟游抖着二郎腿,随手给自己倒了杯水,“说罢,小瑾。”

  “我,我能留在您身边吗?当什么都好,即使不是鬼差,您缺不缺端茶倒水的?”

  钟游一口水没咽下去,但碍于面子又不好喷出来,拼命憋了回去,把自己呛的咳嗽了半天,“你,咳咳,你在我这当差?端茶递水的。。。”他清了下嗓子,“不缺,真的。”

  “您是嫌弃我年纪小么,我能干的好的。”

  “不是,是我真不需要,至于当差。”钟游重新打量起少年,从头至脚,视线落在少年腕骨突出的手腕上,少年显得十分清瘦,衣服挂在他身上空荡荡的,好像他就是个衣架子,风一吹就散了。“你可能还得练练,如果你真的有决心,我可以回去查查我那的编制,先让你当个储备鬼差。”

  少年本来觉得被拒绝,就没了希望,现下听到还有眉目,眼睛立马亮了,看上去还有精神一些。“谢谢大人。”

  钟游还想跟他客气客气,这时却听见开门锁的声响,他不用猜,也知道是谁了。看到人进来,立马热络的挥手,“小辰子,今天下班好早啊。”

  钧克辰点点头,视线在客厅上下扫了一圈,略过盆里的海鱼,和地上的水渍,最后落到小瑾这,随即皱起了眉头,“他是谁?”

  钟游一拍脑门,看他,都忘了给小辰子引荐了,“他是我从大鱼上引出来的灵魂,我们正商讨他的去处呢。”

  “哦?结论是他要去哪?”钧克辰脱下外套挂在门边的衣架上,几步跨过来,和钟游并排而坐。

  对于钧克辰的突然出现,小瑾显得比之前更加局促,对方轻车熟路的进门,放外套,就像是到自己家一样,现在还坐在钟游的身边,他忽然觉得出现在这间屋子里有种多余感。

  “他呀,说是想当鬼差,要去我那。”

  “你那?不是没编制了吗?”

  这下钟游蒙了,小辰子记他事记得比自己都清楚,他说没有了,钟游深信不疑,立马陷入了纠结,“这可怎么办,总不能浇灭一个大好少年的美好理想。”

  “我可以当服务生。”小瑾还想说下去,但被钧克辰的一记眼神给逼的咽了回去。怎么比在海水里还冷,他不自觉抱紧了双臂。

  “你当阎魔王殿是什么地方,有服务生这种职务。”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小辰子的语气比鬼差集训的时候还要冷一个度,钟游适时的蹦出来打圆场,“小孩子嘛,初来乍到,总会有很多不知道的地方。”

  钧克辰放松了身体,依靠在沙发背上,即使如此,却一点都没有影响浑身散发出来的冷厉气场,“我知道还有一个地方的编制没满,最近正招募储备,我可以替你把他带过去。”

  “哪里哪里?”

  “宇殿。”

  钟游恍然,他都快把另外两个殿给忘记了,如果被那两位知道,肯定又该上演饭后八点档,一哭二闹三上吊,或者是哭天抹泪指责他是负心人。想到这里钟游翻了个白眼,都怪他们冥界的殿上们戏太多,怕不是跟他老爹学的。

  钧克辰没有给小瑾申辩的机会,雷厉风行,火速传召渠特助,把小瑾连夜带回冥界去。期间,钟游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来得及和小瑾说上。

  “你看上去很讨厌他?”据钟游对钧克辰的了解,他虽是对外严厉冷情,也不至于专门和一个素未谋面的孩子过意不去,这其中的原因他想来想去都没弄明白。

  “他还够不上让我讨厌。”他就是看不惯那个小鬼看钟游时候的眼神,只有游游才会看不出来人家早就要暗送秋波,搭救之恩,还要以身相许是怎么?游游太单纯,容易被那种看上去无害的家伙迷惑双眼,可是过不了他这关,也是白费。

  还说不讨厌,人家刚走,屋子里的温度就大地回春了,钟游想不通就不去管它,“知道啦,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可是人家孩子也没说啥。

  “阎魔王大人来信了,叫你我过年的时候回去。”

  这必须的,过年嘛,回家看望老爹是应该的,“你说我要不要带一份大礼回去送给老爹?”

  钧克辰终于露出了一点笑容,“带你自己就够了。上次带了个巨型螃蟹回去,差点没把那帮鬼的魂儿给吃没了。”

  怎么还记的那间糗事,钟游摸摸鼻子,不就是他识人,不,识螃蟹不明,只知道选个大的,个头是真有了,比他自己还大。结果引狼入室,给冥界捎回来一只螃蟹精,还没下锅了,倒差点把他自己煮熟了。也是那次,惊动了四殿上下,第一次跨界惩办了一只妖。

  “我不是那时候还年少无知,当殿主没多久,失误失误。”

  现在想起来,钧克辰还能拿他打趣一番,可细想当时的情形,还是危机万分的,一想到游游有可能被伤到,他体内的鬼气就控制不住的肆意涌出,如果有小鬼儿在旁边的话,估计会抖成筛子。

  钧克辰从那时候起,就下了决定,一定不能让游游随便带东西回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辰哥每天都要防止别人窥伺游游。

  粉丝:鱼大,我可以约你吃饭吗?

  钧克辰:他的饭都是我承包的。

  小鬼儿:大人,我可以以身相许吗?

  钧克辰挑眉:你试试?

  钟游回过神:发生了啥?

 

 

第32章 假道士

  修书完结后,钟游彻底解放,比过年还要让他开心,接下来一切事宜全权交给了助理阿宏,从此不闻不问,等印刷成册,他再去刷一波微博。

  钟游从来就不是能闲下来的家伙,即使不干正事儿,他还是会去做一些和兴趣相关的活动,除去吃和睡,他的爱好其实并不匮乏。例如拉着钧克辰一起去古巷转悠转悠,逛一下古玩店。

  他很早以前就对古玩颇感好奇,从一堆破铜烂铁里寻到一件稀世珍宝,其中的过程才是真让人享受的,结果对他来说只是顺便。

  离他们最近的古玩城街,小辰子驾车要花将近四十分钟,钟游不是第一次光顾这里,应该说对明面上的店面、摊位都是比较熟悉的。街道很拥挤,两边排满了各样的古玩收藏店不说,中间的地摊更是一天比一天多,每次去的时候,他都会发现几个新的摊主。

  如果仔细的往角落里瞧,就会发现许多残破的广告贴,通常是指引顾客到店里去的,因为店面位置不够明显,甚至要拐进小胡同里走上十分钟,才能看到一个简陋的店铺。

  因为过道太过狭窄,钟游和钧克辰只能一前一后的走着,钟游突然在一家门面较新的古玩店前停了下来。

  “这家好像是新开的,半年前还没有呢。”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