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文 > 正文

阎魔王殿二世祖作者:富小乖(5)

时间:2018-04-01 09:23:59 标签: 情有独钟,灵异神怪,娱乐圈,励志人生
是,游游很能干,如果有需要随时说。 上道!钟游笑嘻嘻的回道,如果不是对方在开车,他早就拍上小辰子的肩膀了。 钧克辰兜兜转转的,在钟游的指引下,终于停在了袁星家小区门口,路上顺便在某个商店捎上一件男士衬

  “是,游游很能干,如果有需要随时说。”

  “上道!”钟游笑嘻嘻的回道,如果不是对方在开车,他早就拍上小辰子的肩膀了。

  钧克辰兜兜转转的,在钟游的指引下,终于停在了袁星家小区门口,路上顺便在某个商店捎上一件男士衬衣,照着钟游的话说,上门总得有个借口不是?空手去太不好,会被人家扫地出门的。

  袁星所在的楼栋在小区的紧里面,且被小区里的树木挡住了楼牌号,很容易被忽视。钟游凭借着他在袁星身上下的封印记号,不费吹灰之力,就确定了目标位置。

  叮咚!

  “谁啊?”

  棕色的防盗门打开的刹那,袁星头上耷拉着的毛巾滑了下来,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毛巾已经落在钟游手上。

  “给你,我是来还衣服的。”钟游递还毛巾的同时,把新买的衬衫也塞了过去,“你肯定很惊讶我怎么知道你家地址的,嗯。。。其实我是B娱集团的内部员工,想打听你的地址也很容易的,不用太惊讶。我都站很久了,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哦哦,快请进!”袁星才反应过来,自己一直把人堵在门外,手足无措的拿着衬衫和毛巾,也忘记继续擦头发了,“其实真的不用破费的,对了,我给你拿喝的,要什么?可乐还是橙汁?”

  钟游自行坐在客厅的绒垫沙发上,随意打量了几眼房间的摆设,他刚一踏进来的时候,就觉得温度比外面遽然降低,隐隐透散着的y-in森气从房顶子往下弥漫。“不用太麻烦,橙汁就好。”

  袁星的气色倒是没有太大的改变,但额头间的黑印是越发严重了,他现在还摸不准那鬼魅是仅仅想要袁星的精/气,还是另有所图。如果单纯为了采阳补y-in,不应该这么久一点进展都没有,就算是袁星坐怀不乱,不为所动,她按理讲也是会采取其他强硬手段的。

  然而袁星尚无半点憔悴之感,足以证明女鬼还没有下手,可却铁了心要将他当做目标。

  “你自己一个人住吗?”

  袁星随意理了理自己的头发,端来两杯橙汁,“是啊,单身汉一枚,又不是本市的,当然就自己住了,你在B娱集团工作?是做什么?看你的样子,是不是还是实习生啊,我怎么没有见过你?”

  钟游一直是个见坡下驴的主儿,对方既然都脑出了他的身份,他怎么能不照搬呢?“没错,我就是个。。。实习助理。”

  袁星闻言笑道,“小小年纪,前途无量啊,以后想往哪个方向发展呐?当演员吗?我觉得你外形蛮合适的。”

  他不小了好嘛?钟游对此已经懒得解释了,话锋一转,“其实我还有另外一个职业。”

  “什么职业?”

  “我是个道士。”钟游见袁星的神色忽变,心里大底有了数,“你最近可有什么烦心的事缠绕着你,比如多梦?还是噩梦或者艳梦?”

  “你。。。真的是个道士?”

  袁星像个大型儿童一样,天真中带着点急切,满脸的问号,但眼神中都是期待,钟游深觉这孩子真好骗,如果自己真是个索取钱财的江湖术士,这孩子得倾家荡产呐。

  “当然了。”说着他不知从哪变出一张土纸张,上面印着红色的符文,他双指夹着符咒,在空中晃了晃,符咒瞬间燃起了火苗,看得袁星一愣一愣的。

  钟游将燃烧起来的符咒放进茶几上的烟灰缸里,火苗越窜越高,渐渐变成蓝色的火焰,他开口道,“你这房间里住了个女鬼。”

  “你怎么知道?”袁星惊疑不定,凑近了压低声音说,“我已经连着做了好几天的噩梦了,梦里总有个穿着红色嫁衣的女的,一直喊着要嫁给我。可她披头散发的,脸还模糊不清,真真的像是个女鬼啊。”

  原来是那女鬼真的看上了这傻小子,妄图要y-in阳冥婚?钟游不禁多看两眼袁星,这小子有什么特质,连四处勾搭的女鬼都要从良了?

 

 

第5章 误会

  钟游打量的眼神令袁星后背发毛,冷不丁的瑟缩了下肩膀,小声说,“她难道在我身后吗?”

  有陌生气息进入时,一般家里蹲的鬼是不会轻易现身的,钟游就像个装修师傅一样,目光在他家的天花板上游移,转到客厅与卧室的交界处时停下来,抬手在尚未燃尽的纸符上加上一把冥火,火焰瞬间窜起来,能有将近一米高。袁星这厢已经看傻了眼,咽了口唾沫,在看向钟游的眼神中平添了更多的崇拜。

  随着一阵凉风,火星子飘到了半空,在客厅茶几到卧室的这段路当中,洋洋洒洒的布满了蓝色的星点。钟游泰然自若的坐在沙发上,视线却半点不移开。

  他隐约的听到墙壁撕裂的声响,他盯着的地方渐渐的浮现一道细长的裂痕,一个黑色的影子自夹缝中涌出,长长的头发先垂了下来,紧接着是头,女鬼由黑色渐变到红色,显然是袁星口中所提到的红色嫁衣。

  那女鬼沿着墙壁爬向客厅,在距离钟游他们约莫两米远的地方停下,拨开浓密的黑发,露出一张过白的脸,就像是在面粉缸里打了一个滚儿。

  “她出来了吗?”袁星缩着脖子,倚在钟游旁边的沙发背上,一米八几的个子,却几乎要躲到了钟游背后。

  钟游挑了挑眉,“你想见她?”

  “不不不,不想见。”袁星连忙挥挥手,眼睛里都是惊慌。

  女鬼看起来似乎很受伤,她半低下头,右侧的长发垂下来,盖住了一边的脸颊,语气近乎幽怨的开口道,“这位大人召唤我有何事?”

  “你知不知道自己已经影响到阳间秩序了?身为鬼魅,妄图与人类冥婚,是想吸取精/元好加强法力作恶世人么?”钟游没有张嘴,可声音已经传递到了女鬼那里。

  “大人,小女子别无他求,只求找到一位如意郎君而已,吸取精/元一说我是想也不敢想的。”

  这女鬼似乎已经死了有一段时间了,说话还是咬文嚼字的,钟游习惯x_ing的用食指敲打了几下沙发背,“可是就算你无害他的意思,你真的与他冥婚,还是会有损他的阳寿的,你难道不知道?”

  “我,我知道,但是我打第一眼见到他开始,我的魂儿就随着他过来了,算是我自私,想着只要能与他燕好几日,就心满意足。”

  想起来身后那个人呆愣的样子,钟游暗自叹气,敢情他想错了,这不是一个风流女鬼,倒是一个痴情的了,“可是你也得看人家愿不愿意才是啊,你一厢情愿,还得损毁他的寿命,眼下的情况,是个正常人,都得被你吓出个好歹的来,你说你这算不算作孽?”

  女鬼把头埋的更低,半天才回一句话,“小女子知错了,任凭大人责罚。”

  看在女鬼良好的认错态度,以及省去他出手的麻烦的份儿上,钟游在心里就给她竖起一个宽大处理的牌子,不过想起鬼差同自己报备的案史,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此次你没有害成人,可以不追究,但是你扰乱y-in界秩序在先,混入阳间乱吸/食/精/元在后,还是会有惩罚的。”

  女鬼突然把头抬起来,“大人冤枉,小女子并没有吸食任何阳间男子的精元,而且在y-in界我也一直是安分守己的,只是这一次犯了糊涂,请大人明鉴!”

  这下换成钟游不淡定了,“等等,你来阳间多久了?”

  “两月有余。”

  钟游陷入了沉默,黑天给他的资料明确提到过,女鬼出逃是近一个月的事情,而且出现次数频繁,对两界的影响都极其不好,和眼前这个的时间点对不上,她们除了身穿嫁衣这一点,似乎并没有交集。

  思索了半天,他最终的结论就是找错鬼了!怪不得这女鬼现身后,他也没有感受到她身上有多大的戾气,要不是她总是找袁星逼婚,钟游还真的抓不到其他的把柄。

  “你自己去y-in界报道吧,见到鬼差就说,就说是我让你回去的,从轻处理。我稍后也会和黑天那边说一声的,你不要有心理负担,以后不要再乱跑,也不要再惦记和人类男子冥婚了。”

  “那,我要报您的名字?您是?”

  “就告诉他,皇殿的。”

  女鬼瞬间瞪圆了原本就不小的眼睛,“您就是皇殿殿上的那一位?小女子谨遵教诲,再也不敢了,不用您动手,我这就去自首。”临走前,女鬼恋恋不舍的望了袁星一眼,轻声叹着气,化成了一股青烟。

  钟游的手掌在烟灰缸上滑过,火焰立刻熄灭,半空中的火星子也霎时间没了踪影,就像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屋子里的气温明显有了回升,使得袁星停滞的动作得以缓和。

  “她走了吗?”

  钟游了了一桩事,虽然不是他本意要追查的,也算是个意外收获吧,“走了,你可以安心的睡个好觉。”说着,钟游站起身来,“我也该回去了。”

  “等一下!”

  钟游诧异的回过头,只见袁星闪着一双亮晶晶的眸子,直对着着自己,心下不由想到,这熊孩子是不是又想作妖?

  “你是特意过来捉鬼的吧,其实你早就发现我身边存在女鬼了是不是?”

  没想到这熊孩子智商还是在线的,他还以为会一熊到底呢,钟游不说话,想听听袁星接下来还想说什么。

  “啊!我知道了,你是我的粉丝,对不对?”

  钟游被袁星猛握上来的双手,整的有点蒙圈,他哪里表现的像粉丝了?还是这个小子自我膨胀?

  “你真好,谢谢你啊,还特意的跑一趟,没想到我粉丝群里还要精通道术的,简直是多才多艺啊。”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