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文 > 正文

阎魔王殿二世祖作者:富小乖(56)

时间:2018-04-01 09:25:50 标签: 情有独钟,灵异神怪,娱乐圈,励志人生
刘师傅从一开始就知道,钧克辰找他来,是为了给一位小少爷做饭,但多余的他并没有过问,现如今正主就站在他面前,刘师傅终于有了点笑模样,笑容很浅,但钟游却从里面看到了一丝慈爱。 不好意思啊,小少爷,我最近不

  刘师傅从一开始就知道,钧克辰找他来,是为了给一位小少爷做饭,但多余的他并没有过问,现如今正主就站在他面前,刘师傅终于有了点笑模样,笑容很浅,但钟游却从里面看到了一丝慈爱。

  “不好意思啊,小少爷,我最近不方便,让我们一个饭店的替我一下。”

  听他话里话外带着歉意,钟游赶忙说,“刘师傅,我们都知道了,刘婶婶的病情要紧,您就不用惦记我这了。”

  刘师傅点点头,也不再多说什么,只让着两人随便坐,还说要去倒水。

  钧克辰抬手制止他,“我们不会待太久,不用忙了,你妻子病危,为什么没去医院?”

  对啊,钟游张大眼睛看着刘师傅,他也想知道。

  “您不知道,我们去过,可医生说没救了。”说着,刘师傅哽咽着低下了头。

  “是得了什么绝症吗?”钟游继续追问道,人类有几种不治之症他还是了解的。

  哪知刘师傅却摇了摇头,“就是因为没有病因,检查不出来是什么病,但心脏一直衰竭,用什么药都没有用。”

  那就奇怪了,医院检查不出来的病症,却说没救了。钟游往卧室张望时,猛然发现门角贴着一道黄符,顿时提起了警惕,看了眼钧克辰,显然对方也注意到了。

  “老刘,那道黄符是做什么用的?”

  刘师傅显然是不想提及此事,可钧克辰开了口,他本能的一五一十说了出来,“有人说,她是中了邪气才这样,我就去庙里烧香拜佛,求了这道黄符回来,可贴了几日,没有什么效果。”

  钟游的视线完全的放到了黄符上,他们一进门没有注意到卧室有异动,想必这道黄符也起了点作用。“刘师傅,我们能见见您的妻子吗?”

  “这。。。”刘师傅犹豫着,在看到钧克辰的时候,下了决心,“好,您们跟我来。”

  卧室的门一敞开,一个乌烟瘴气迎面扑过来,钟游呛得只想咳嗽,这什么气味,比任何一种味道都刺鼻。

  刘师傅的妻子平躺在床上,面容安详,除了稍显苍白,看不出什么病痛,但仔细一点就会发现,她的胸口没有起伏。钟游走近,把手放在她的鼻下,心里一惊,没有呼吸。

  “但是她还没死,心脏检测仪上还是会显示心跳的。”刘师傅急急的说道。

  是没死,钟游看得出她的灵魂还在,并且没有丝毫要脱离身体的迹象。等等,她的这个状况倒好像是被人把灵魂强行封印在了体内。

  “有坏东西,有坏东西!”

  它不叫,钟游还没想起来,他们没进门的时候,听见就是这个声音。他一转头,只望见窗台上一只红嘴八哥儿落在细铁丝上,冲着他直张嘴。

  “别乱叫。”刘师傅训斥了它一句,“不好意思啊,小少爷,这个八哥儿平日里总乱学话,吉祥话没学会,竟说些奇怪的话。”

  “不是人,不是鬼!”

  “还乱叫。”刘师傅作势要打它,钟游一把拦住,“您别管它,八哥儿嘛,总是要学说话的。”

  八哥儿的话引起了钟游的的注意,它不像是随便从哪里学来的,那么它是在传达什么?有个不是人,也不是鬼的东西,害了刘师傅的妻子?不管是不是这个意思,钟游深觉当下救人最为关键。

  他漫不经心的往钧克辰那瞧上一瞧,后者立刻对刘师傅说,“老刘,我还有些事情要问你,我们客厅里说。”

  等小辰子把刘师傅引出去之后,钟游再次靠近床边,如果他的判断没错,这刘婶婶中的应该是锁魂术,这种法术不会立即置人于死地,而是慢慢的耗尽人的灵魂,这期间,中锁魂术的人如同活死人般,不动不吃不呼吸。

  想着,钟游的手掌已经贴上了她的额头,熟悉的金色封印闪现,刘师傅妻子的额间蒸腾着阵阵的白烟,那种刺鼻的气味儿越来越大了,钟游另一只手捂住鼻子,封印在她额间转动,但过了许久,白烟不再溢出,却在钟游收力的时候,一下子重新飞入她的鼻腔内。

  他怎么忘了,要解开锁魂术,需要另一个灵魂作为媒介,这就叫以魂换魂。钟游心下一沉,他可能救不了刘师傅的妻子了,但是他还是不甘心的想试上一试。封印再次打到她额间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一阵拍打翅膀的声音,转头时,红嘴八哥儿不知什么时候飞到了床前,飞到他施法的手上。

  “不要闹。”钟游用另一只手驱赶它,可它偏偏不让开,他它猛的发力,尖嘴刮破了钟游的拇指,紧接着八哥儿咬破了自己的翅膀,鲜血滴在钟游的手指上。

  两滴血混合着流向封印处,钟游终于明白了这个小东西要做什么,但是已经来不及了,白烟被驱散开,封印直接印入了她的额间,法术终止。

  咚!

  钟游转头,只见红嘴八哥儿栽倒在床边,翅膀上还流淌着未干的血迹。钧克辰他们重新回到卧室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钟游手捧着歪着脖子的八哥儿,屋子内一片沉寂。

  “刘师傅,给刘婶婶联系个医院,输几天液就好了。”

  “啊?”刘师傅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只得傻傻的应声。

  “还有,把它葬了吧。”

  钟游不知道这只八哥儿到底是什么化来的,但他知道它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回到公寓,躺回床上,他忽然想起来,自己身体别扭着呢。不再去想刘师傅的事情,他相信小辰子都会安排妥当的。他沾了床就不想动,意识不受控制的开始混沌。

  “游游,该吃午饭了。”

  “我不吃了,我想先睡一会儿。”一定是昨晚太累了,今天又耗了灵力,才会这么疲惫的。

  钧克辰走到床边,抚摸着他的额头,“怎么了?”游游很少会面对美食拒绝的。

  “太困。”头昏昏沉沉的,仿佛身体已经悬浮在半空。他眼前的钧克辰显得越发模糊,这是怎么了?连他家小辰子高挺的鼻梁轮廓他都有些看不清了。

  “睡吧,一会儿我喊你。”

  钟游只觉得眼皮越来越沉重,重到他已经坚持不了一秒钟。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进入游游的梦境吧~~

 

 

第61章 一个梦

  冷风吹过,钟游的身体微微瑟缩,他吸了吸鼻子,费力的张开眼。他应该睡了好长时间了吧,小辰子怎么没来叫醒他呢?

  等他看清楚眼前的景象,当即呆立住,几棵孤零零的枯木站在光秃秃的山头上,土壤是枯黄的颜色,好像没有了半点养分,放眼望去这里的每一寸地方,都被吸食殆尽,如果说横梁生命力,这里已经是死气沉沉。

  他单手支撑起身体,惊觉手下不是柔软的床垫,而是冰冷的岩石,怪不得他整个身体都是寒冷的。

  不对啊!他不是在自己卧室里睡过去的吗?现在是个什么情况?钟游当机立断,就着大腿掐了一把,不疼!难道是梦?可是他不是已经死过一次了?怎么会做梦呢?

  先不管无数的疑问,钟游手脚迅捷的从岩石上蹦下来,左顾右盼,就算是个梦境,总得有点事情发生,不能让他对着几棵枯木独白啊。

  似是听到了他心底的呼唤,远处一束火光冲天,染红了灰暗的天空。钟游隐约的听见几声惨叫,虽然离得远,但他却一下子就听出了叫声中的凄厉,一定是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就算是个梦,他也不能放任,不再耽搁,他甩开步子在山坡上狂奔,身体向离弦弓箭一样直穿火光闪烁的地方。

  这里是个山坡一侧的小村庄,而现在整个村庄都身陷一片火海之中,钟游感受到迎面而来的灼热感,不自觉的抬手挡在眼前。这里是梦,他不断的告诫自己,再说一般的火焰是伤及不到他的。

  他一步一步迈进火海中,在一片烟熏缭绕中,勉强的辨别出了村中央的一条小路,路边一个挨一个的破壁残桓相连,分不清是几户人家。沿路上横陈不少尸体,尸体大多正面朝下,背部已经被四处流窜的火焰烧的焦红,惨到连看惯了尸体的他都不想再多瞧一眼。

  钟游不知道自己要走到哪里才算是尽头,只自从踏进了村庄,就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牵引。直到他看见前方出现了一户还看得出是房子的人家,他伸手推门,只是指尖碰到门框,便听得哐当一声,整扇门直直倒了下去。

  他踩着门进了屋子,血迹从门口一路蜿蜒到里屋,顺着痕迹走过去,地上趴着两具尸体,相对于外面的那些,这两具尸体保存的还算完整,起码他可以从背部轮廓辨别出这是一男一女。

  他蹲下来,摸着男人身上的布料,再瞧瞧他腰间的弓,还有手上紧攥的箭矢,这大概是山上的猎户。

  女人身上也是只着粗布衣服,她手边上的血衣引起了钟游的注意。他双指夹起衣服,发现这是一件没有缝完的半成品,可能是给旁边的男人缝的,可见衣服的大小,似乎男人的身形小上一些。

  钟游很是纳闷,他为什么要梦见这个村庄,还是被屠/杀了的,他又为什么会来到这个猎户的屋子里,这里有什么需要自己关注的地方吗?

  一个问号没有结论,又凭空的冒出了无数个问号。正纠结着呢,忽然,钟游的耳朵动了动,有人来,他侧过身子躲到一边,用墙垛子作掩护。

  只见一个身披黑色斗篷的高大男人出现在门口,跟着他的还有两个飘着的魂魄。看他的穿着并不像是山村的人,而那两只魂魄也不是本地的。

  “大人,我们都数过了,这里的尸体确实是102个。”其中一个鬼魂说道。

  男人的侧脸隐匿在斗篷之中,钟游只能看见他仅漏出的鼻尖,男人开口说话的嗓音很低沉,还有一些沙哑,就像是有多年烟龄的人。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