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文 > 正文

阎魔王殿二世祖作者:富小乖(6)

时间:2018-04-01 09:24:02 标签: 情有独钟,灵异神怪,娱乐圈,励志人生
看着对方误会越来越深,钟游忽然想,他懒得解释了,就这样吧,粉丝就粉丝,道士就道士,快从这里出去才是真的。 他不着痕迹的扭动手的方向,从对方手里抽出来。袁星并没有发现钟游躲开的动作,还沉浸在自己的有这么

  看着对方误会越来越深,钟游忽然想,他懒得解释了,就这样吧,粉丝就粉丝,道士就道士,快从这里出去才是真的。

  他不着痕迹的扭动手的方向,从对方手里抽出来。袁星并没有发现钟游躲开的动作,还沉浸在自己的有这么好的粉丝的喜悦当中。钟游本想收回下在袁星身上的封印,可是转念一想,这熊孩子太可能成为被攻击目标了,于是罢了手,就让封印再在他身上多留两天,等时间过的久一点,封印便会自动消失的。

  《家有熊神》的宣传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结束了定妆照和宣传会等一系列准备项目,正式的拍摄也提上了日程,由于整个场景都是要在一个深山老林里取景,剧组对于一些物资的准备就要更加的充足。

  虽说他们选定的是有名的齐云山,拍摄影视的常地,山顶上也会有小型的旅馆,可终究比不得平地上的,总不能叫导演和演员们成天就着西北风。

  钟游对于进组,也是向来不紧不慢,即使是进组前一天,他也不会同其他人一样手忙脚乱的准备两大箱东西,他要做的只是做好充足的睡眠,然后扛起他的小背包就能上山了。

  另一方面,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他的行礼一直都是有人收拾的,这人无疑就是那个事无巨细的小辰子。

  钟游刚从床上爬起来,就看见小辰子在自己房间的沙发上,埋着头,一件一件的整理衣物。他手边还放着洗漱用品和一大堆的零食,挨个的塞进皮箱里,也是难为他塞这么多东西,还码放得这么整齐,分门别类的放好,衣服叠的就像是纸片一样平整,有棱有角的。

  钟游一下子就清醒了,他家小辰子又来献爱心了,一定是看不得他这个孤寡儿童可怜巴巴的背一个背包上山,谁说小辰子铁面无情来着,他下次见到传这话的小鬼儿,一定要不遗余力的怼回去,怼的他们哑口无言才行。

  “醒了。”钧克辰抬了一下头,看着钟游笑了一下,只是一个瞬间,又埋首于行礼堆里奋战。

  在钟游的这个位置,他还能勉强看到一点钧克辰微微皱起的眉头,不用看眼睛,他也能知道,小辰子整理行礼时的认真,小辰子做任何事都是一丝不苟的,这一点他深信不疑。

  “你一大早来就是给我收拾行礼啊,一会儿我请你吃饭?”钟游捋顺了自己头顶的几颗呆毛,笑嘻嘻的凑到钧克辰跟前,“说,想吃什么?我都请!”

  钧克辰放好最后一件物品,合上了黑皮箱子,弯了下嘴角,又迅速的收敛,“好啊,我等你请我吃午饭,在那之前,你是不是先去洗漱一下?”

  钟游终于想起来自己还蓬头垢面的,都对着人家半天了,他不好意思的笑笑,赶忙起身去了卫生间,“等我一会儿啊,我马上就好!”

  想当初,钟游买下这套公寓之后,就把钥匙分了一套给钧克辰,因为钧克辰家里的钥匙他也有,好东西兄弟要一起分享嘛。事实证明他的决定是百分之三百的正确,只要是动用钥匙进来,都是钧克辰亲自上门的时候。有时是替了厨子的工作,来送晚餐,有时是替了钟点工的工作,来收拾屋子。

  如果待的时间长一点,他所幸连同公司文件,或者冥界的委派书都一起带了来,常常一边听钟游东讲西讲,一边不忘y-in阳两界的要务。时间久了,就算钧克辰有一段时间没有登门,他也还是能在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感受到钧克辰的痕迹,再也没有比小辰子更够意思的哥儿们了。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

 

 

第6章 进组

  正式开机那天,钟游背着他心爱的双肩背,另外加上一个超大型黑皮箱,皮箱里装了啥他都不记得了,但是小辰子想得周到啊,早早写好了一张清单塞进他的背包里。

  因为钧克辰当天有和集团高层的会议,特意把渠特助让了出来,给钟游充当司机。钟游一路上除了c-h-a科打挥,和渠特助唠了会儿嗑,就是大脑放空,少不得一会儿一觉,补眠一点都不耽误。

  剧组的人都在齐云山脚下集合,等着坐缆车去山顶,从四面八方赶来的粉丝都守在山脚下,等着见各自的爱豆,竟是将入口围了个水泄不通。

  钟游从来不会想去凑这个热闹,渠特助自然也是知道这位小祖宗的日常行为习惯的,直接绕了远路,把人送到了后山处。钟游还没下车,就接到了王制片的电话。

  “小祖宗,你在哪呢?演员们都上山了,钱导也上去了,可就留下我一个人等你了啊。”

  “我已经在齐云山下啦,你过来后山这块找我吧。”钟游向渠特助挥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这不,帮忙提行李的人马上就来自动报到了。

  “你怎么又转到后山去了,待在那别动啊,我已经往你那走,千万别乱跑,别再走丢了。”

  钟游耸耸肩,他怎么会乱跑呢,他还等着王辉大兄弟过来抗皮箱子呢。虽然他自己扛也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按照往常的发展都是,只要他一提起什么重物,身边的人就会纷纷围上来问他需不需要帮忙,难道自己看上去真的这么弱不禁风,钟游想着想着,不禁有点怀疑自生,下意识摸了摸手臂上的肌r_ou_,他还是很有料的啊。

  “小祖宗,你,你太会选地方了,我,我真是绕了好大一圈啊。”王制片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弯着个腰,双手撑住膝盖,就像是个六旬老汉一样,看的钟游想顺手给他披上一层蓑衣,去演垂钓的老翁应该十分的形象。

  放心的将黑皮箱交给王制片,钟游脚下步伐轻快,“我们也快上去吧,别耽误了烧香。”

  凡是拍摄和灵异题材的影视,开机前是一定要烧香参拜的,这在圈里已经是约定俗成的了。一来是为图个吉利,二来也是为了求心安,本就是演的鬼啊神的,万一真的惊动了什么东西,闹出事情来,整个剧的准备可能就白瞎了。其实钟游很想和他们说,怕鬼上门,可以直接拜他啊,多方便。

  当然这只能是心里想想,要是真的说出来,不是吓死几个,就是把他当神经病。所以钟游每次都是十分虔诚的配合着剧组,完成开机前的参拜阶段。也许这里的山神真的可以听到他们的祈祷,显灵保佑人们。

  按照流程,烧香后,是导演讲话,无非都是一些关于剧本或者鼓励大家的话。幕后的工作人员也会被导演拉上来,和演员们打声招呼,互相进一步的熟识,日后也好配合。

  在王制片滔滔不绝的演讲过后,钟游被最后一个拱了上来,王制片一边搭着他的肩膀,一边嘴上不停,“我给大家最后介绍一个剧组里的重要人物。来,小鱼,和大家打个招呼。”

  钟游大致扫了眼面前的演员们,没几个有印象的,视线滑过第一排中间的傻大个,他抿了抿嘴,忍住了笑意,“大家好,我是这部剧的编剧,笔名建国后的咸鱼,可能有人听说过我哈。对于拍戏我没有钱导他们专业,如果想要讨论剧本台词方面的可以找我。”

  “他就是那个传说中,从不在媒体前露脸的编剧啊,好年轻,哦不,他成年了吗?”

  “简直就是三次元正太,娃娃脸也得有个限度,编剧都长这样了,可让我们怎么活?”

  “好想抱一抱他诶,他好可爱。”

  “肖想编剧,你是不是想被封杀?”

  演员群里私语声不断,钱导高声镇压道,“好了,该介绍的都介绍完了,王制片,先带大家到旅馆,安排一下住处,然后我们就投入拍摄了。”

  “是是是,大家跟我走!张剧务,你先去拍摄区布置。”

  “诶?星哥,怎么发愣不走啊,制片人都招呼好半天了。”袁星旁边的男演员,也就是本剧的男二号,在袁星眼前挥了挥手,“怎么还愣神啊?”

  而袁星还处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外界的干扰毫无反应,他是不是眼花了,刚才讲话的人是那个帮了自己的道士粉丝?不对,他是编剧,他是鱼大,居然是鱼大!

  “再不跟上来,晚上可能就要睡荒郊野外了,这位演员。”钟游是等其他人都走了以后,才迈开的步子,见某人还在出神,好心的提醒了一句。

  袁星这才恍若梦醒,一下子大脑意识到自己已经到了拍戏现场,低下头,对着还在原地催促他的男二号道了声谢,疾步去追大部队了。

  第一天的拍摄,钱导只安排了开场入门,许多感情戏桥段都放在了转天,好让演员们缓过来情绪。钟游如果到现场,也只要和钱导一起,在摄影机旁去看演员们的表演镜头就好。

  先是要拍男二放学回来,和男主初遇的一场戏,没有什么太大的难度,只要演员把握好台词,基本上废不了什么胶卷。

  钟游也就乐得清闲,被告知可以晚些去现场,他把自己扔到旅馆的大床上,就不打算起来了。山里的信号不好,就算是4G超速的网络到了这边也一样变得老牛拉车。

  在路上补好觉的钟游,这会儿倒是没了困意,但手机也没什么可看的,动不动就是白屏,加载中。

  他忽然眼前一亮,点开了手腕上的冥界传感器,他这时候才觉得,传感器还是有点好处的,“小辰子,开完会了?干吗呢?”

  影像里的钧克辰放下手里的文件,身后的背景显然是他那古板考究的办公室。“开完了,在看文件。”

  钟游觉得躺着不舒服,干脆坐起来,靠到床头上,“总看文件多没意思啊,不如干点别的有趣的事。”

  “你是指去抓鬼么?”

  真的是服了他了,抓鬼难道是娱乐?工作狂的脑回路果然不是他这种混世的可以比拟的,“我是说,你可以放下手里的一切事物,去赏赏景,逛逛商场,看看手机电视啥的,或者去吃好吃的,要不找个人聊闲天儿?”

  “我不是正在聊吗?吃饭逛街?你想去,等你拍戏回来的。听说你想去旅游,想去哪里,我来安排行程。”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