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文 > 正文

失忆症作者:歌于拂晓

时间:2018-04-04 10:04:15 标签: 种田文,阴差阳错,复仇虐渣
文案: 【文案】 为了自己和严家的安危,严文熙不得已装作失忆,借住在裁缝铺子里。 裁缝铺老板和员工都是一个人,张景棠,这个好看的男人左脸上却有一道丑陋的伤疤。 张景棠似乎有着惨痛的过去,但是他却因脑部受创不记得发生过什么。 直到最后,严文熙才明


失忆症作者:歌于拂晓

 

文案:

【文案】

为了自己和严家的安危,严文熙不得已装作失忆,借住在裁缝铺子里。

裁缝铺老板和员工都是一个人,张景棠,这个好看的男人左脸上却有一道丑陋的伤疤。

张景棠似乎有着惨痛的过去,但是他却因脑部受创不记得发生过什么。

直到最后,严文熙才明白,或许遇见张景棠,不是偶然,而是他要偿还的债。

 

【配对】

固执情伤黑道攻X乐天治愈失忆受

主攻视角。HE。

 

申明:故事发生在架空的说汉语的国度。现实中黑道不合法,大家要遵纪守法哦。

 

内容标签: y-in差阳错 种田文 复仇虐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严文熙,张景棠 ┃ 配角:杜默,严文晧,严恒 ┃ 其它:

 

 

 

  上部

 

第1章 第一章 爱已末路

  严文熙打开家门,就看见玄关处散乱地摆着两双鞋,一双他认得,是杜默的,还是今年年初他去一家老牌手工定制鞋店给杜默订购的,另一双,有些花哨的亮皮样式,却是陌生的。

  他很清楚地知道这代表着什么,但是他仍不死心,轻手轻脚地朝里走去,才走到客厅,就听见从虚掩的卧室门里传来的喘息声和□□声。

  杜默,他的同居爱人,此刻正在跟别的人上床。

  是了,他进门的时候不就知道了么,难道还能期望杜默只是带着朋友回家来喝茶?

  杜默从来不会将他的朋友带给自己认识,他只会带各种各样的男人回来上床,用这种方式来发泄他的恨意,来报复严文熙。

  严文熙站在客厅里,沉沉地吐了一口气,将手里的袋子放在茶几上,那是他在外省办事时买的特产,专门带回来给杜默的,虽然他知道杜默不会领情。

  然后他慢慢退了出去,轻轻关上了房门,一点声息也没有发出,就当他没有回来过。

  出门后,他给严文晧打了个电话,然后坐上车,带着一身疲惫,回大哥住的主宅避避难。

  “去洗个澡。”严文晧听见大门打开的声音就出声道,虽然他仍旧盯着手中的报表并未抬头,“我已经让厨房给你准备吃的了。”

  “嗯。”严文熙低低地应了声,轻车熟路地上了二楼。

  待严文熙洗完澡穿着浴袍下楼,严文晧已经收拾好资料,坐在餐桌前等他入座了。

  “哥。”严文熙招呼了一声,就入座端起饭碗。

  严文晧看了他一会儿,叹口气,转身拿了支红酒和红酒杯,给两人各斟了小半杯。

  “来,咱们哥俩喝点。”严文晧向他举了举杯

失忆症作者:歌于拂晓

  严文熙举杯,抿了一小口,继续进食。

  看他这衣服心不在焉的样子,严文晧就知道他一定又是因为杜默的事,这几年,他看着他们俩互相折磨,虽然知道是自己弟弟做的不对,但总归还是心疼他的。

  “哥。”严文熙突然放下碗筷,面色难看地说,“杜默的心难道真是石头做的么?在一起这么些年了,还是那样又冷又硬,无论我怎么做,也丝毫打动不了他。”

  严文晧冷静地看着他,说:“他又带人回去乱来了?”

  “……嗯。”

  “你活该。”严文晧毫不留情地评论道。

  “我知道。”严文熙苦笑了一下,“我知道他恨我,但我就是不愿意放手。我长这么大,也就对他动过心思,那时我想不择手段也要得到他,现在……”

  “你后悔了?”

  “不知道,我就是觉得累。”严文熙按着额角说,“他第一次在家里和别的男人上床时,我真是怒极了,却又不舍得对他动手,就将他带回来的MB揍了个半死……可是现在,我只是觉得累,连揍人的力气都没有了,就想远远逃开。”

  严文晧看着一脸疲色的弟弟,微微皱起眉头,却没说什么。

  他心里是希望弟弟放手的,其实最初他就不赞同严文熙的做法。但是他最开始就跟严文熙说过,感情是强求不来的,这话他说过一遍,就不会再说。他只会给弟弟建议,并不会干预他的决定,每个人的人生都需要自己决定,无论结局如何,只能自己承担。

  最终,严文晧开口道:“没事就回来住几天吧,也算是陪陪我。”

  “谢谢哥。”严文熙说道,对大哥笑了笑。

  严文晧见他似乎将情绪收敛好了,这才举起酒杯,和弟弟慢慢喝起酒来。

  “事都办好了?X省有什么异动么?”

  “目前没有,但是听闻那边的领导高层要有变动,具体情况还在打探。”严文熙抿了口红酒,“过几天我要去趟C市,有批货我得亲自去验。”

  严文晧点点头,嘱咐道:“多带一些人手,最近世道不太平,好几条狂犬都盯着我们严家,你自己小心些。”

  “我知道。”

  严文熙勾起嘴角,一扫刚才的y-in霾,还是那个黑道上赫赫有名的严家二少。

  在大哥家住了一周,严文熙还是抽空回了一趟家,还好这次回去时没有在玄关看见别的男人的鞋子,只有杜默的一双鞋,规规矩矩地摆在垫子上。

  从里面单独给杜默作画室用的房间里传来细小的声音,应该是洗画笔时碰撞的声音,严文熙朝画室走去,下意识地朝茶几看了一眼,他带回来的特产还在那里,杜默连碰都不愿意碰,哪怕是拿去扔掉。

  已经说不上是什么心情了。失望?严文熙一直在失望——除去杜默刚答应成为他的情人并搬过来住的那几天,那时严文熙光沉浸在得到杜默的喜悦中而忽略了其他,之后他才觉察出不对劲。

  而这几年,似乎两人就没有过快乐甚至平静的回忆,杜默一直在用冷漠抗拒他

失忆症作者:歌于拂晓

。说话,他会回答,却毫无感情;上床,他会躺平了任严文熙折腾,却像x_ing冷感一样没有任何反应;唯独在两人争吵的时候,杜默才会表露出感情,那种叫恨的感情。

  严文熙走进了画室,站在杜默身后,原本调整好的完美笑容,却在看见杜默的画作时支离破碎,微张的口发不出任何声音,刺骨寒意爬上了严文熙的背脊。

  杜默应该已经察觉到身后有人,但是他没有转身也没有抬头,只是一心一意地用画笔描绘画纸上那个温文尔雅的男人——那个和杜默两情相悦的男人,他大学时期的老师杨坤。

  严文熙深吸了一口气,才将寒意压了下去,他伸手放在杜默的肩上,轻声说:“默,我回来了。”

  杜默轻不可闻地应了一声,好似严文熙的存在无关紧要。

  严文熙不经意间看见杜默注视着画纸上的人时眼中的迷恋和温柔,他多么希望杜默看着他的时候也能露出这样的神情,但他知道不可能,杜默的满腔柔情都给了杨坤,面对自己的时候,只有恨。

  他心中一阵难受,于是抓着杜默的肩膀的手就不自觉紧了紧,大概是弄疼了杜默,后者不悦地转过头来,冷漠地看着他问:“有事?”

  严文熙强迫自己露出一个不算难看的笑容,说道:“嗯,明天我要去C市,今天回来想和你一起吃个饭,最近总是在外面忙,和你总是聚少离多。”

  严文熙避而不谈画纸上的杨坤,因为每次提起来,总免不了和杜默争吵,他今天回来只是想好好看看杜默,并不想和他闹得不愉快,最重要的是,他不想看见杜默眼中的恨意,不想听见杜默说出残忍的话语。

  杜默听完,只是冷冷地回:“无所谓。”

  是啊,无所谓,杜默怕是巴不得自己一直都不回家,好不惹他心烦吧。

  严文熙压制住心里的烦闷,面上仍是带着微笑,他点点头道:“那去换身衣服吧,我等你。”

  杜默扫了他一眼,收拾好了画具,转身去了卧室换衣服。

  严文熙站在画室里,看着画纸上的杨坤,捏紧了拳头。

  这个男人,哪怕严文熙已经成功让杜默离开他,不与他见面,甚至他后来都结婚生子,他仍然深深地扎根在杜默心里。而自己,无论为杜默付出多少,都不会在杜默心里留下一丝痕迹,他严文熙的地位连路边的野男人都不如,杜默宁愿对MB甜言蜜语,都不会给他一点好脸色。

  他很想撕掉这幅画,但是他并没有这样做,他不想因此与杜默吵架,搞得待会儿的晚餐计划泡汤,然后他再带着一肚子不愉快去C市办事。

  如果是几年前,说不定他就撕了这画,那时的他沉不住气又暴戾,总是和杜默闹得j-i飞狗跳、人仰马翻,而现在,或许是他成熟了、学会收敛了,也或许,是他累极了。

  杜默换好衣服之后,严文熙驱车带着他去了一家西餐厅。

  暧昧又有情调的烛光,悦耳又动人的钢琴声,美味的餐点和火红的玫瑰,在这样的氛围里,仍旧遮掩不掉杜默身上冰冷的气场。

  两人默默进食,谁也不曾开口说话,杜默是不想说话,严文熙是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从前他可以装作不在意地进行单方面的对话,但是现在他似乎没有这个余力了。

  杜默放下了餐具,拿起餐巾抹了抹嘴。

  严文熙看着他面前的餐盘,才用了几口的牛扒,一点没有动的甜点,有些担心地问:“才吃这么点,不喜欢?”

  杜默看着他,淡淡地说:“看着你,吃不下。”

  严文熙忽然就没了胃口,原本他最爱这里的牛扒,此时在嘴里竟然有些发苦。他将嘴里的r_ou_咽了下去,也放下了餐具,拿起抹了抹嘴。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