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文 > 正文

汁泛液冒+番外作者:哀轮独渡

时间:2018-04-05 09:21:13 标签:
第一章:十二月 刘浩阳脑中一片空白。喘息,喘息,刹那间他什么都听不到,看不到,感受不到。只有自己急促的心跳,淹没了他的全身。 他瞪圆了眼睛,失焦的瞳孔急促地无目标晃动着,似乎正歇斯底里地寻找什么东西。但是那是什么呢?是什么呢? 他不知道。 意


汁泛液冒+番外作者:哀轮独渡

 

 

第一章:十二月

 

刘浩阳脑中一片空白。喘息,喘息,刹那间他什么都听不到,看不到,感受不到。只有自己急促的心跳,淹没了他的全身。

他瞪圆了眼睛,失焦的瞳孔急促地无目标晃动着,似乎正歇斯底里地寻找什么东西。但是那是什么呢?是什么呢?

他不知道。

意识渐渐地被拉了回来,从一片绝对寂静中慢慢地浮现出了耳鸣般的高频率杂音。细细的,如同鬼魅一般,生理的杂音。

哦,对啊。我刚才又被几十根粗大肥硕的黝黑鸡巴连续地操了一轮,他想。没有感叹,没有情绪,只是述说一个事实一般淡淡的心态。因为这每天日复一日的极度蹂躏已经让他习以为常,他已经认定了这就是应该的,被一轮接一轮地操就是他的本分,被巨大的鸡巴连根贯入屁眼就是他的天职。

在他那健壮诱人的身体上,沾满了男人们的精液。乳

汁泛液冒+番外作者:哀轮独渡

白色的粘稠液体缓缓滑过光滑的古铜色肌肤,更是随着壮汉混乱而急促的呼吸而轻微地颤动。

耳鸣的声音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是外面嘈杂的人声。对,现在正是一个月一次的月圆祭奠,村里每一个男人都要在祭品体内射一次精。哦,对哦,我就是祭品啊。他终于想起来了。

在旱季结束前,他每天都要被巨型的部落鸡巴干上几十次。而就算旱季结束之后,能否逃离这样的命运,他也丝毫没有把握。或者说,到那个时候,他是否已经被操成一个只会主动用屁眼去满足男人鸡巴的彻底骚货了呢?

不,不该这么说。也许现在的他已经是一个十足的骚货了。当他被粗大的巨屌差点撑爆屁眼时,难道他没有一面惨叫一面主动而疯狂地甩动那健壮的双臀?又或许,好几个月之前他就已经是一滩被淫欲控制的壮硕肌肉了,只是他一直不愿意承认。一次次疯狂而毫无廉耻的性交过后,一次次让自己的肉穴被操成一滩烂肉之后,在理智回归的瞬间他似乎一直拒绝接受自己的淫乱。

下体还是没有知觉。不要说那已经严重神经受损的

汁泛液冒+番外作者:哀轮独渡

肛门了,就连那两条粗壮的双腿都无法动弹。刘浩阳空洞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屋顶的干草,任由身上大量尚温的汁液滑落进身旁的草地中。

干草的后面,非洲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当然,是否是旱季,对于他来说是没区别的。水分,他每天都会被灌很多,很多。

一缕淡淡的怀疑飘进了他依然空白的大脑:怎么。。。怎么会这样呢?

到底,怎么才变成这样的呢?

然而下一秒,他便抛开了这个疑问 --- 一个滚烫而巨大的肉质物体抵在了他的肉穴口,强烈的快感让他哼唧出声。

对,又来了。继续来吧。

 

----------

 

就在刘浩阳躺在非洲的草地上出神的同时,跨过印度洋,新几内亚的密林中发生着另外一件诡异的事。

漆黑的小木屋里面,湿度和温度都达到饱和。一股刺鼻的浓烈气味充斥着整个小屋。

那是精液的味道

汁泛液冒+番外作者:哀轮独渡

。很多,很多,很多精液的味道。

月光照了进来,也只能捕捉到些许的画面。一个属于男人的下半身被月色撒上了银色的白纱,而这个男人的上半身则继续陷在黑暗里。那无疑是一个黑人男子,并且非常的健壮,从线条分明而粗壮的大腿小腿以及浑圆饱满的臀部就可以看出来。这个健壮的黑人男子双膝跪在地上,壮臀自然地翘了起来,腿上沾满了液体。也许是汗水,也许是精液,谁知道。

男子俯身向前,从他的公狗腰以上便陷进了黑暗。幸好,大概是命运也想要一饱你我的眼福,他的那根粗大骇人的阳具依然还在月色的管辖范围内。青筋密布,前列腺液和精液不断地从龟头缓缓涌出,再滴落在了已经被浸湿的木地板上。显然,他已经射精很多次了。

这个健壮的男人身体在轻微的晃动,但是他在做什么呢?

看不到画面,我们可以听声音。这就对了,浑浊急促的呼吸声,充满了雄性魅力。

但这个声音并不属于跪在地上的男人。

还有另一个声音十分明显:咯咯

汁泛液冒+番外作者:哀轮独渡

作响,偶尔有吧唧吧唧的音效,时而伴随着低沉地呕吐声,却又似乎在水下一般咕噜咕噜地听不清楚。

如果我们有手电筒,就可以看到肯特此刻的表情。通红而半闭的双眼痛苦地流着泪,眉头紧皱,而眼神失焦。鼻涕亦是不受控制地大股大股喷出来 --- 不对,那不是鼻涕。

那是精液。

他肥厚性感的嘴唇被撑得紧绷,一根比他自己的粗大鸡巴还更要肥硕的巨屌赫然插在他的嘴里,直没根部。仔细一看,他筋肉结扎的脖子上引出一个明显的轮廓,这个轮廓几乎快要顶进他的胸腔,顶进他的肺。

一切都淫靡而缓慢地蠕动着,而大量的液体则不停从肯特的嘴角涌出来。这里面有他的口水,有他呕吐出来的胃液,自然还有大量的精液。地板上流动着好几公分厚的一层粘稠汁液,这告诉我们,如此行为持续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从此刻肯特的表情看来,他似乎也什么都无法想了。说不定啊,比刘浩阳的情况还糟糕呢。

这个健美教练显然已经完全被插在他喉咙里的粗大巨屌给征服,他的痛苦更加明显地展现出了他的享受。这显然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吞噬如此巨大的鸡巴了,他的动作,他喉头的蠕动,都可以看出他已经十分娴熟。

而肯特的双手,此时正越过了自己的巨大阳具和那两颗猛牛般大小的睾丸,径直伸向他壮硕的大屁股中间那个肉穴。若是我们有望远镜,仔细地观察他深邃股沟的中央,我们会看见那松弛得失去形状的性器正颤抖着流淌着大量的透明淫汁。肥大鼓胀而柔软的肛唇如同花朵一般绽放,暴露出已然失去韧性的肠子。显然,这个男人的屁眼不仅仅是一个每天都被过度使用的性器,而更是他这饱经蹂躏的壮硕身躯上最能满足他自己的器官。不然,为何他会越过自己的硕大鸡巴,笔直地将手指插入自己的肉穴当中呢?

这样的日子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小木屋中,肯特没日没夜地服侍着一根根硕大无比的巨屌,一次次满足着自己不堪的淫欲。

只是,为什么呢?

这个一看就不属于这块土地的健美教练,为什么会在新几内亚呢?为什么会如此狼狈呢?

 

----------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