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文 > 正文

记忆漏洞作者:一心作品(上)

时间:2018-04-09 09:22:59 标签: 业界精英,悬疑推理
惊魂钟 1. 雨已经停了。一个小时前,暴雨忽然而至,大颗的雨点连珠炮似的,打在窗户上,巨大的响声像惊魂钟一样持续了好一阵子。钟弦曾松了一口气,或许这能成为不出门的一个好理由。 但,再不愿意,有些事也必须做。 洪湖公园的绿地上s-hi漉漉的,雨后的天


记忆漏洞作者:一心作品(上)

 

  惊魂钟

 

  1.

  雨已经停了。一个小时前,暴雨忽然而至,大颗的雨点连珠炮似的,打在窗户上,巨大的响声像惊魂钟一样持续了好一阵子。钟弦曾松了一口气,或许这能成为不出门的一个好理由。

  但,再不愿意,有些事也必须做。

  洪湖公园的绿地上s-hi漉漉的,雨后的天空还布满着丝绸一样的薄云,空气中是一种s-hi热的树叶味道,石板路旁的金属长椅扶手上挂满水珠。等了足足二十多分钟,钟弦才看到那个人,在绿地另一边打着一把格子雨伞。钟弦向他招手。那是个子很高的年青男子,皮肤已被七月的阳光晒的有点黑了,他手里拎着一个大的纸袋子,纸袋子上印着某个服装牌子的商标。

  “大科,这里。”钟弦从长椅上站起来,左手c-h-a在裤兜里,右手像只招财猫似的摇晃了几下。

  大科快步走过来,从远处就开始打量起钟弦,嘴里一边嘀嘀嘟嘟地说:“嗨,钟,你看起来还不错呀,不像是从坟墓里走过一遭,呵呵,哈……”他讲话带着江浙地区的特点,语速很快。他几步就走了过来,将袋子放到金属长椅上,有些夸张地大声喘了口气,仿佛长跑刚结束似的。钟弦拿起袋子打开来看。

  “好多了吧。”大科问。

  “死不了。”钟弦翻着袋子回答。袋子里装了一些零散的办公用品,两支笔,一个簿簿的小本子,玻璃杯,便笺签,速写本,一本销售心理学的书,一些夹在透明文件夹里的资料等。

  “有几张A4纸,没在这里?在我办公桌抽屉的第一层的最上边……”钟弦用一只手比划。

  大科瞪大一双单眼皮的小眼睛,一边点头:“啊,我看到了,以为是废纸。”

  “那还得麻烦你……”

  “哎呀呀,你不会让我再跑一趟吧。几张纸而已,上面好像只画了条线什么的吧,我以为是没用的……我扔了。”

  “扔到哪里了。”

  “就是纸蒌里。”

  钟弦将袋子合上,“那……也好。没关系。”

  “真的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吗?”大科努力扯着嘴笑。

  钟弦笑着解释:“我就是这样子。我不能随便丢下经手过的任何东西,总要给它个结果……”

  “知道知道!”大科打断他:“我怎么会不知道你?但那纸上好像真的是只是划了几条线……”

  “是的……你这样觉得最好。”

  “你是越来越……”说到这里大科忽然想起什么,立即精神抖擞,“对了,有件事。很怪的。你还记得小朱吧。讲话总是爱吹牛的那个。”

  钟弦把袋子口向下折了又折,点头。小朱是以前的一个同事,钟弦对他的记忆很模

记忆漏洞作者:一心作品(上)

糊了,不过还记得是个又瘦又小的家伙。粗线条的大科竟会记得这么一个不起眼的人。

  “他从公司离职挺久的了吧。”大科思索着说,“可是有意思的是,今天有警察到公司调查,你猜,怎么着?原来他失踪了。家里半年没他的消息。”

  2.

  与大科告别后,钟弦没有直接回家。上班的日子里,每天都盼着早点结束工作。而现在,却不想回家。也没有什么目的地,瞎逛。直到两腿像灌了铅。中间接到几个电话,两个推销房产,一个推销保险,一个恭喜他中了什么奖,另外两个没听清是推销什么,电话接起来只要听到客气的套话,他就直接挂掉了。不晓得现在的社会是怎么了,好像每一个人都被生活逼得发了疯似的。

  也许我应该换个号码了,钟弦心想。

  刚刚回到家里,电话又响了起来,才注意到,这个号码已经打过来三次了。

  钟弦轻叹一口气接听,那边直接说:“我是警察。你先不要……”

  钟弦一愣。终于是没有再挂掉电话。

  第二天中午,深南大道上车来车往,SZ书城旁的肯德基里,中午时分人忽然多了起来,点餐台前渐渐排起了队,钟弦坐在靠近门的位置,一直扭着头盯着餐台上方的广告牌,特价午餐只有15元,看起来很划算。他从来没有吃过。

  “钟生?”

  钟弦听到一个有点懒懒的声音。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你是钟弦先生吧?”那个声音再次问了一遍。

  钟弦转过头,看到餐桌边站着一个男人,大热天的却穿了一身亮灰色的价值不菲的西装,瘦高的个子,白白净净,若不是眼神比较犀利有几分成熟,真会觉得是个刚大学毕业的毛小子。钟弦愣了又愣,他在等的人,应该是穿警服才对吧。“你是昨晚电话的那个……那个郑警官?”

  西装男字正腔圆地说:“我姓邓。”

  “你好你好。是邓?不好意思,我的记x_ing不好。”钟弦急忙说。“我最近的脑子像一团浆糊。”他说着向里面挪动了一个座位,想让邓警官坐下。

  餐厅里的桌子几乎快被坐满了,虽然没有什么人大声吵闹,可依然人声鼎沸。邓警官并没有坐下,他向四周看了看,“我们换个地方谈吧。”

  钟弦不大想动,他笑着说:“我是打算我们谈完后就去书城里逛一逛。我其实和小朱并不熟悉,甚至也不觉得能提供什么线索给你。”

  邓警官只得坐下来,因为个子比较高,他的身体在肯德基的小圆凳上,显得有些不协调:“首先要感谢你的配合。”邓警官用简短地话介绍了一下案子的基本情况:小朱的父母半年没有小朱的消息就报了警云云,然后忽然向钟弦问道:“李总说,小朱以前做过你的助理。”

  李总是钟弦的老板,不过已经是过去式了,他不必再顾及什么。“绝

记忆漏洞作者:一心作品(上)

对没有。”他斩钉截铁地回答。因为两人是并排而坐,他努力扭过身子面对邓警官的注视,“我在那个公司做营销总监兼总经理助理。你从这个职位安排上就能听出公司有多么不正规。李总是个满嘴跑火车的人。小朱在工作中几乎和我没有任何交集。”

  “我在你们公司的客户那里也得到了证实。”邓警官不慌不忙地说。

  “怎么会?”钟弦被激出了反击的状态,心跳不知不觉地竟然加快。他立即用笑容掩饰。“做为营销的主管,很多客户最后都会和我见一面,可能对我印象深刻而已,但……”

  邓警官端详钟弦:“他们说,或许你能提供一些更深的信息。对了,你是北方人吧。是哪里人呢?”

  钟弦回答:“我是北方人,我能想起的关于小朱的事,真的很少。”

  或许是觉得气氛有点僵硬,钟弦换上热情地语气说:“先点杯喝的吧,我请。”

  “我不喝什么。也不会占用你太多时间。”

  “你继续问吧。小朱是什么时候失踪的呢?”

  “确切的时间现在还不知道。你最后一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呢?”

  钟弦将目光转向桌面:“我得好好想想,挺久了。而且我最近的脑子呀……他离职的事我是后来才知道,因为平时工作中也基本接触不上,最后一面可能只是某一天在办公室里遇到打个招呼这样子的。然后就听说他离职了。”

  “他离职的时间你记得吗?”

  “半年多了吧。他肯定是过年前离职的,具体是12月还是11月。”

  “他当时有什么异常?”

  “没有。我看不出来,因为不熟悉。”钟弦努力回想,“有一件小事,大概是发生在那个时候,他曾在办公室里大声评论某个同事,那个同事向他借钱,他没借。他觉得那同事人品有问题,借钱会有去无回。我之所以会记得这件事,是那个同事也向我借过钱,还因为小朱平时少言寡语,那天却情绪高涨激动地讲了很多。不过,这不可能是他失踪的原因。只是我记得的关于他的一件小事吧。”

  “那个同事是谁呢?向你们借钱的。”

  “欧航。一个本地人,在小朱之后也离职了。”

  “是深圳本地人?”

  “不是,我说的本地人指的是广东人。深圳本地人不会那么穷吧。”钟弦笑了笑。

  “所以他向你们每个人都借钱?”

  “这我不清楚,只能确定他向我借过钱,小朱也被借过。”钟弦较真地说。

  “那个同事--欧航的电话你有吧……”

  “我找找看。”钟弦拿出手机,从通讯录里找到。“我从微信上发给你吧。”

  邓警官也掏出自己的手机。他们互扫了微信码。

  钟弦注意到邓警官的微信头像是一朵菊花,老气横秋。

  “他有两个手机号码?”邓警官盯着钟弦发过来的微信消息看。

  钟弦解释道:“其中一个是公司给他用的号码,他离职时,公司应该停掉了。公司在新人入职之后都要发一个公司的手机来用,就是防备离职会带走客户。另一个是他本人自用的号码,不知道他后来有没有换。”

  邓警官点点头。钟弦想他可能马上就会去找欧航了。

  “你跟这个欧航熟悉吗?”邓警官问。

  钟弦摇头:“不熟。不过比小朱接触的多,工作中曾一起做过一个项目。生活中没有接触。”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