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文 > 正文

外来者,伯恩厂哪个部门最轻松

时间:2018-04-10 08:04:37 标签: 外来者,伯恩,部门
毕竟这是一张从来不对外开放的桌子,白天除外,一般在晚上除了lisa本人来坐之外,根本就没有人会知道它的存在,更何况服务生也被叮嘱过绝对不可以对外人推荐它的,而至于lisa现在为什么这么高兴,没有人会比伯恩更清楚的了,还不就是见到了她心中最重要的人,而且还被允许以后可以随时任意进出密党总部,对于一个外人来说,这可是天大的殊荣

第四十二章 外来者 第四十二章    伯恩光学2017工资待遇外来者 凌晨的夜色中,一前一后两个身影,以闪电般的速度飞过那些早以没有了人声的空旷长街,跃过那些早以没有

惠州伯恩厂到底怎么样

了灯光的安静房屋。

「我们这是去哪里啊?」自密党总部出来后,lisa只说了三个字「我们走!」就飞速而去,而一旁的伯恩还没弄明白究尽怎么回事,就已经不由自主的跟着lisa向前冲去。

可是伯恩现在看着就快变亮的东方,出于担心不得不一边飞快的迈动着自己的双腿,一边开口问道。

「去庆祝啊!哈哈哈!」lisa高兴的大笑着回答道。

听到lisa这么回答,伯恩也无话可说。

而至于lisa现在为什么这么高兴,没有人会比伯恩更清楚的了,还不就是见到了她心中最重要的人,而且还被允许以后可以随时任意进出密党总部,对于一个外人来说,这可是天大的殊荣。

「现在天都快亮了,就不能明天再庆祝吗!」伯恩轻声的抱怨道。

他的声音是这么的轻,而且还是属于下风位,更何况现在lisa的心中根本不再有地方来注意这些。

当然,伯恩也不想让lisa听到,一是怕惹她不高兴,二是怕自己的这种妒忌心理被lisa取笑。

「你说什么?」lisa果然什么都没听见。

「没什么!我是说现在能去什么地方庆祝啊!一般的地方早就关门了。

」伯恩突然觉得很是失落,心中不禁感歎道,「她真得没有听见啊!看来她的心中真得只有luvian一人,根本不会把我放在心上。

」 「到了,你就知道了,走快点!」lisa故意不说道,接着微微的加快了些脚步,害得本来就已经是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的伯恩更是疲于奔命,可是两人之间的距离还是越拉越远了。

「到了,就是这里,你怎么没有想到呢!」就在伯恩快要看不见lisa的身影时,lisa突然在路边停了下来说到。

「这里,怎么会是这里,现在这里早就关门了,我们来这里有什么用啊?」伯恩好不容易三步并作一伯恩光学2017工资待遇跃的来到了lisa的身旁,气喘吁吁的说道。

「这你就说错了,其实现在这个时候是许出不许进,而且那也只是对于你们来说而矣,对于我的话,这里就是自己的家,爱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要是我不怕的话,白天来也行啊!」lisa左手托着右手肘

2018伯恩光学底薪多少

,而右手托着下巴,笑看着那牌子上血淋淋的五个大字。

「哦!对了,你说过你是店主的女儿,我怎么把这点给忘了!」伯恩用手拍了拍自己的头,恍然大悟道。

「现在我们进去吧!」lisa指示着,走上前去敲了敲门,说道,「我是lisa,开门!」而伯恩现在则是心信十足的站在她身旁等着。

「吱!嘎!」门真的很快就打开了,门内站着一个服务模样打扮的小姐。

「我怎么从没见过你,你是?」lisa好奇的站在原地问道。

「小姐,欢迎光临,我是新来的夜之服务者,叫我夜就可以了。

」她一身黑衣黑裙,满脸花开般的笑容答道。

「怎么我才几天没来,就有新的服务生了!以前可是百年都没有见过新人了!」lisa感歎着走了进去,而伯恩急忙的跟了进去,生怕走慢了一步就会被一个人关在门外,晒到阳光可就惨了。

当lisa和伯恩进入餐厅时,那个服务生就把门重新关上了,看来是不希望再有人进来。

「圣宴,两杯「生命」!(它是这里一种饮料的名字,而且这个名字也极其的写实。

)」lisa一进餐厅就朝那张可以说是属于她的桌子走去,同时对跟在一旁的那个夜之服务都说道。

「真对不起,小姐,我们不知道你今天会来,所以就……就让别人坐了那张桌子,可不可以请你再选个位子!」那个服务生很抱歉的说道。

「什么人会知道这张桌子呢!」lisa感歎着说道。

毕竟这是一张从来不对外开放的桌子,白天除外,一般在晚上除了lisa本人来坐之外,根本就没有人会知道它的存在,更何况服务生也被叮嘱过绝对不可以对外人推荐它的。

「我们伯恩光学2017工资待遇也很惊讶,是他主动提出要坐圣宴的,开始我们也很为难,由于这几天小姐都没有来过,所以我们就想让他坐一坐算了,没想到,小姐今天会来,真是……真是十分的对不起,都是我们失职。

」那个夜之服务生低头道歉道。

「几个人?」lisa干脆的问道。

现在她比较感兴趣的是知道圣宴的人。



惠州伯恩厂到底怎么样

「就一位。

」夜急忙回答道。

「那没事了,我自己去看看,「生命」还是请你端到圣宴去!」lisa说着命令道,接着就顾自走向那个暗的角落,那可是那种吸血鬼最喜欢呆的地方。

当lisa他们走到桌前时看到,那是一个穿着一身随意休閒服的二十岁上下的年轻男生,十分幽雅的坐在那里喝着洒杯中的「生命」。

详细的描述一下,他有着整齐的纯黑色短发,血红色的双眼,肤色偏白,更是衬托出发色,如此完美的一张脸上,还带着一副金丝细边的眼镜,看来斯斯文文的,挺讨人喜欢。

「请问这里有人坐吗?」lisa很自然的走上前问道。

一点都没有因为对方抢了她的桌子而生气。

「没有,就我一人!」他说起话来十分的随和,但语气间又不失威严,给人一种长居高位而磨练出来的庄严的和气感。

「我经常来这里,可是好像从来都没有见过你啊!」lisa和伯恩坐下后,lisa很自然的搭讪道。

「我这是第一次来!」他还是那么随和的回答道。

「可是第一次来的人可不会知道点这张桌子啊!」lisa说着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那是因为我很久以前就听朋友说过,这个吸血鬼餐厅里有一张神秘的桌子,好像还有名字,以前一直无缘得见,这次难得有机会,所以一定要来看看这张非同一般的桌子,顺便打听一下它的名字。

而且刚才我也是好不容易求得服务小姐的同意才能坐到这里的。

」对于lisa的问题,他不但认认真真的回答了,而且还说得那么的详细。

「原来是外来者啊!」伯恩感歎道。

「那么你打听到它的名字了吗?」因为按规定,父亲在餐厅放这张桌子就是特地给她准备的,所以它的名字除了店内的服务员外,别人是不可能会知道的,而且父亲也下过令,为了免于招来不必要的麻烦,不准那些服务员把它的存在及名字告诉任何一个客人。

本来应该是不可能会有外人知道它的存在的,可是经过千百年的岁月流逝,它的存在也在不知不觉中流传到了外面。

「没有,不过看来小姐对它很是了解,可否请你告诉一二!」一听这话,就知道他是个聪明而直接的人。

「看来他的眼镜并不是白戴的!」伯恩带着

伯恩厂哪个部门好

一种嘲笑的意味在心中感歎道,本来就是吗!一个吸血鬼戴什么眼镜啊!除了说明自己是个有文化的人之外,还有什么其他的意义吗? 「我当然对它很了解,因为它是我的!」lisa很是自豪的回答道。

「小姐请用!」这时一个一身红衣红裤的服务生端来了两杯「生命」,放到lisa和伯恩的面前说完就打算离开。

「等一下!」lisa叫住了她。

「请问小姐还有什么其他的吩咐吗?」她立刻停下来很恭敬的站在一旁问道。

「刚才给我开门的叫夜之服务者,所以身穿黑衣,而你这一身血红,不会是叫血之服务者吧!」lisa笑着猜测道。

「小姐真聪明,你说得一点都不错!」那个血之服务者一口承认道。

「你们都是新来的?」lisa对此一直心有好奇,于是问道。

「是!」她回答道。

「那原来的那些服务员呢?」lisa接着问道。

「她们现在只上白天的班,而我们是被特地召来上晚班的。

」她详细的回答道。

「你们都是吸血鬼?」虽然一进来,lisa就已经察觉到这一点了,可是还是想确认一下。

「是,我们都是。

」她点头答道。

「可是为什么,非得请吸血鬼来当夜晚的服务员,以前的人类不是一直做得好好的吗!是不是最近出了什么事?」虽然lisa很少和父亲相处,可是她还是很清楚他是一个喜欢简单的人,如果可伯恩厂哪个部门最轻松以只用一个服务员,他不会召两个,更何况现在还分了个什么白班和晚班,肯定是出了什么让他不得不这么做的棘手事情。

「虽然不是很确定,不过我听说不久前有个人类的服务生被一个客人给咬死了!」她回答道。

「哦!原来是这样。

没事了,你去忙吧!」lisa笑着回答道。

不过的她的心中却无比的伤心着,如果出事的那晚她在的话,就不会让那个鲜活的生命这么可怜而痛苦的消失了。

「难怪呢!刚才听她一口一个「小姐」,明明她们接待顾客的时候,不论男女,都只称「客人」,而到了你这儿就特别对待,开始我还以为是因为你比较漂亮的原

惠州伯恩厂到底怎么样

故呢!」他随意的感歎道。

「多谢夸奖,哈哈哈!」lisa突然又大笑起来,把一旁的伯恩吓了一跳,奇怪的是,对面的这个陌生人却一点惊讶的表现都没有,好像早就知道她会这么失态的大笑。

「那么作为谢礼,我就告诉你这个桌子的名字好了,」lisa一下子又微笑得跟个淑女似的,指着桌子道,「它叫圣宴!」 「哦!原来是它啊!」他一声长歎道。

「你以前听说过?」lisa见他这么说,神情一严肃,大声问道。

「算是吧!不过相隔千年,已经有些忘记了。

」他一边似乎在回想着什么,一边十分随意的回答道。

「不只听说过吧!」lisa突然有一个可怕的不可思意的想法。

「还见过,不过那时从来都没有仔细的观察过,所以现在看起来除了有那么一点眼熟外,要是你不告诉我它的名字,我想自己再怎么想,也不会知道它就是那张叫圣宴的桌子。

」他一脸坦然的细细说道,好像根本不把见过圣宴当回事,而且更加没有察觉到lisa脸上的表情正在晴不定的变化着。

「那么说你也活了有一千岁了?」伯恩突然十分吃惊的问道。

因为以他的眼光看来,眼前的这个小青年,就算是个吸血鬼,也应该是个刚出生没多久的婴儿,所以完全没有想到,他会见过千岁前的圣宴。

「不像吗?」深圳伯恩厂工资怎么样他又是那淡淡的笑脸,反问道。

「不像,最起码在我看来一点都不像。

」伯恩老实的回答道。

「听你这话,好像还见过很多次?」lisa打断他们的对话,步步紧逼的问道,好像急于知道什么似的样子。

「是啊,见过好多次,多到我都记不得了,只是每次都是来去匆匆,所以从来都没有仔细的观察过它,现在看来,它还真是张不错的桌子,上面的这些图纹也挺有意思!」他轻轻的抚摸着桌面上的那些花纹,详细的回答道。

「你跟那个邪教是什么关系?」lisa越来越严肃,与其说是在问他,不如说是在审讯疑犯。

「关系,好像没有什么关系,只是有时会去一趟而矣!」他说起话来是那么的轻松和随意,但是这种语气更是让lisa觉得莫明的害怕。

而他那满脸永恒似的淡淡笑意,总给人一种无法去怀疑的真诚感。

「客人们!天就快要亮了,还没离开的客人,请快离开!」这时,突然有个服务员的声音提醒道。

「不好意思,看来我得先走了,难得在这里遇到有意思的人,本来想多聊一会儿,可是天公不作美,那就只能后会有期了!」他放下手中的杯子,起身告辞道。

「本来我想也许我们说不定还能聊更多一点的过去,现在也没办法了,只有后会有期了。

」lisa也只好很无奈的说道。

而就在她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他一闪就消失了踪影,好像他从来都不曾在这里出现过。

「lisa,好像你对他很感兴趣?」伯恩看着lisa一直呆呆的盯着那个已经空了的位子发呆,猜测着问道。

「兴趣?可能吧!」lisa一脸无奈的敷衍道。

而她的双眼还是继续的盯着那里,但是好像又并不是在看着那个位子。

「那个陌生人,究尽是什么人啊!」伯恩好奇的感歎道。

「对了,我们连他叫什么都没有问!」lisa突然回过神对伯恩说道。

「他也没有问我们叫什么啊!真奇怪。

」伯恩突然想到,本来一般生人见面,首先会问的就是怎么称呼,可是今天他们双言聊了那么久却连最基本的东西都没有问,还真是够奇怪的。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