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文 > 正文

ChapterTheLimbo,墓地耳室有多大

时间:2018-05-15 08:34:45 标签: 耳室,墓地
已经从另一个世界回来了,既便幸运没脑溢血,怕是心脏也无法承受这等快速的跳动

chapter 7 the li鼓膜室mbo 时间在意志及本能的角力中点点滴滴逝去。

不知过了多久,在寤昧朦胧之间,在实境虚幻的交替,在浑沌清醒的边缘,张搴昏沉如暗夜大海的脑海里突然响起了个声音。

「咚咚…咚…咚…咚…咚咚…」 一声声时轻时沉、忽快忽慢、时缓时急,亦实亦虚,若真若幻的轻鼓声,开始在张搴的脑海里,耳室里,心坎里,意识里回荡作响。

头一个袭上张搴心头的问号便是自己睡着了。

自己被这无聊差事给催眠了,不知不觉中沉入了梦乡。

要不,夜半寂静无人的博物馆内,何来这般声响?离感恩节还有一个多月,久着呢?一年一度的梅西(macy’s   parade)百货感恩节大游行绝不可能这个时候排练? 张搴犹在思索纳闷之际,若疾若歇、忽远忽近、时明时暗的声响再起。

但这回,张搴可是听清楚了。

他再三确定这不是自己的幻觉梦境。

揉了揉眼皮,搓了搓睡意尚浓的脸皮,接着狠狠地捏了自己的大腿一下,刺痛火辣的感觉,叫他瞬时完全清醒,赶走最后一丝倦恋残存的睡意。

振作起了精神,张搴再度竖起耳朵聍听。

这一听,有了巨大转变。

咚咚咚一声声虚无飘渺的击鼓声响,很快地化成了一声声落地踩踏在张搴心头的紮实脚步声。

第二个湧上张搴心头的想法,没了癡人的浪漫,取而代之的却满塞心房的骇人惊悚。

方不久前,在一楼图书馆前那无法解释的灵异恐怖经历瞬间又一股脑地全又窜回了张搴震荡摇晃的虚弱心房里。

张搴斗然一惊,全身像是触了电,身上的毎一处毛孔,瞬间宛如全受了电击给全爆了开来,涨得鼓膜室斗大,把他身上仅存的一丝丝暖意人气,像是给扎破了洞漏气的气球,不一会全给喷洩了出来。

片刻间,张搴只觉得自己像是从十月分的初秋,直接跳进了一月的寒冬里。

瞬间的转变把张搴原本犹在倦恋半开的眼皮也全给撑了开来,火红的眼珠涨得像颗红透的樱桃般斗大。

急促喘息下,张搴连吸了数口浑沉的空气。

甬道里半冰凉的空气灌入张搴几乎半结涷的身子里。

没带给张搴太多清醒,反给了他更多寒意。

张搴不自主地连打了数个冷颤。

但依然是止不住直窜心窝的串串寒流。

耳蚀症

当下他只觉得若再不止住这股波波寒气,怕是不出半刻,自己便要成为给埋在冰原下的长毛象化石?! 昏暗中,张搴张开半白几近冻僵的嘴唇,吐了口气,伸出自己近似无血色的惨白手掌,希望这口气能带给自己多一丝暖意,多一点人气。

岂料,事与愿违,方出口的白蒙水气,很快地…很快地…在张搴眼前,在半空中,又凝成了一团白蒙,一团白雾。

这一片刻,张搴终于明白了一件事。

他又碰上了;牠、他、它…她…又回了来了。

如今张搴一点不怀疑,数个小时前,他在楼下所碰上那次惊心动魄奇遇的真实性。

然而,何其有幸?也何其不幸?在同一个夜里,他又碰上了第二回。

当下,除了耳室里一声接着一声节奏的轰隆碰碰声响外,所有声音全从张搴的耳室里消失。

这叫张搴几乎无法承受的节奏声响,随着他怦然心跳,开始飞快加速着。

从二分之一拍,四分之一拍,八分之一拍,到十六分之一拍…张搴很清楚,这是他血管里头血液奔驰跳动的声音耳室有多大。

他更清楚的是,若不赶快降低这速度,怕是脑干里的血管便要成了冰封迸裂的水管,里头的血液随时会爆浆冲出他的脑壳;既便幸运没脑溢血,怕是心脏也无法承受这等快速的跳动。

他的心脏怕是很快便要成为爆发的火山,脱轨的火车。

四肢僵完全不得动弹的张搴,这会只能待在条昏暗狭窄的通道里,无助地等待着命运之神的宣判。

他从来没有这般地无助,这般地脆弱,这般地挫折,这般地沮丧,这般地不甘,也这般地迷惑…他不明白在这个他再熟悉不过的地方,居然在一个晚上接二连三碰上这等不可思议的怪事。

这个夜对他而言,何只是太漫长,简直是太诡异,诡异的叫他无力承受,要他的小命! 坐困愁城孤立无援当下,张搴知道唯一的方法只有自救。

他无法期望赖德曼在这时候清醒现身搭救他。

再说既便赖德曼这时现身在旁,怕也只会徒增位受害者。

除此之外,也帮不了什么大忙?更甭提协助他脱困出险?至于天亮后的救援?像是天方夜谭般遥远,这时他已经失去了作梦的兴致,甚至勇气。

当下,张搴只觉得暗室甬道里的每一秒钟,都像是一整个世纪般久远漫长且没有止境。

数个小时的天明时刻,怕是场遥远且不可及的梦想。

尔今唯一的办法便是重施故技。

张搴摒住呼吸,试着再度施展吐纳大法。

只是今非昔比,任凭张搴再怎么努力、再如何刻意调整安抚压制自己悸动和沸腾般的气息。

但他那颗悬浮飘荡,奔腾翻搅而无法落地的心灵,说什么也无法平静下来。

当然,张搴他那急促如蒸气火车头的急喘呼吸,一点也没有因此鼓膜室怠慢停歇。

「完了。

这回死定了。

」 不知怎么地,死亡的念头一次划过张搴心头。

但眼下没有致命的陷阱机关?没有崩塌闭绝的地宫隧道?当然更没有追杀不止的谋敌人?但不知为什么?死亡的影像,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浮现在张搴的脑海里。

无技可施之下,张搴强作镇定安慰自己。

告诉自己:肯定沈迷于电影的他最近看了太多那些没大脑的好莱坞b级恐怖片!要不,有着多次千惊万险死里逃生经验的他怎会这时满脑瓜子全是些胡思乱想的惊惶恐惧呢? 几番挣扎下,吐纳定神大法显然是--失败了。

通道内的几近窒息的空气是分纹不动;倘若这会祕室里有面旗帜,这会自然也是下垂静止。

但如今他悸动的心头却晃动地宛若纽约港外头波涛湧汹的大西洋巨浪。

四面楚歌,十面埋伏,孤立无援,挣扎许久且徒劳无功的张搴最终只得放弃努力。

任由命运的安排。

既然身子全不听使唤。

张搴默默告诉自己:「好吧。

果真这是老天的安排。

我认命了!」 张搴闭上眼睛。

选择做回埋头避祸的驼鸟,努力说服自己接受这眼不见为净的自我催眠。

任由耳室轰隆的响声侵蚀折磨着他脆弱心弦。

就在张搴宿命的决定方下。

另一个不同的声音从墙的另一端传来。

起初神经紧绷宛若惊弓之鸟的张搴一点没察觉出这改变。

他依然紧闭着眼皮、封闭着心灵、回绝所有知觉反应,抗拒着外在世界的变化。

墓结构

他回绝了外界的所有呼唤,独自怯懦畏缩在墙角下,像是头受惊无助待宰羔羊。

转瞬间,咚咚低沉的脚步声,给一声声轻盈愉悦、清净脱俗又带着些俏皮天真的女子笑声和歌声所取代。

这会即便张搴是充耳不闻,闭目不理。

这宛若仙乐般的歌笑声还是如空山灵雨般穿墙透耳而过,直达张搴耳室。

夜半无人之际,博物馆里先是出现了阵阵虚实交错的脚步声,继之又传来天界仙境般绝世美妙的歌声。

这剧烈转变没带给张搴立即的安抚舒缓。

反之,另一个荒谬奇想闯进了张搴悸动不止的心头。

「难不成,辛巴达,奥狄秀斯…在大海上碰上的女妖出现在博物馆里?!」 【注:辛巴达(sinbad),阿拉伯经典“一千零一夜”中传奇水手。

奥狄秀斯(odesseus),荷马(homer)史诗奥德赛(odyssey)中主角,伟大的希腊英雄。

】 这荒诞不经天马行空的异想着实叫人发噱。

但这可笑的幻想却像是吗啡、鸦片、般舒缓松弛了张搴如琴弦紧绷近乎断裂的心弦。

片刻间,他那万马奔腾失控如尼加拉瀑布的心跳脉搏,得到了洩洪舒展。

不知是那如神话、卡通、漫画般的冥想太过荒唐可笑?亦或隔墙女妖绝世漫妙的美声太过美妙撩人?前一秒钟,张搴他那紧绷欲断的神经,转瞬间恢复了正常。

他全身上下如僵尸般的麻痺身手,开始有了些微知觉,慢慢开始回复运作,渐渐开始重返人间。

张搴轻轻扣了扣一旁他那咫尺天涯的手指,斜睨着那弯曲如钩的根根手指头慢慢展现生机,开始缓缓地舒展平躺在地板上。

刹时,张搴有种泪水夺眶的激动。

他知道,明白,暸解,相信…他,已经回来。

已经从另一个世界回来了。

这无法置信的经历是今夜的第二回。

「gush。

我回来了。

」。

耳室症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