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文 > 正文

ChapterTheChineseChessGame,老人自私喜欢折腾儿女

时间:2018-05-15 08:35:55 标签: 折腾,儿女,老人,喜欢

chapter 28老人血压正常范围 the chinese chess game 十多年前,当时年青少不更事的张搴,凭着一腔热血和好奇心,跟着一支由精通东方文化的美国知名考古及历史学家华纳(langdon   warner1881-1955)所帯领的考古队首次来到他心中的神祕国度--中国。

一行人由西安出发,沿着古丝路向西而行,顺河西走廊而上… 这天近黄昏时分,队伍来到古丝路上的重镇--酒泉,并决定在此停留过夜。

一切安顿之后,无事可做的张搴,便在开始在这绿洲小镇上四处晃荡。

没一会,在离客栈不远,一座环绕着杨柳树的小水潭旁,瞧见彷彿有个人形模样的东西趴在树下。

好奇心驱使张搴提步向前一探究竟。

来到树下,这才发现原来是个人的背影。

张搴小心翼翼慢步绕向正面,发现一位年近稀古皮肤黝黑的白发老人坐在大石块旁,弯腰低头脚抵着石块正打着盹。

老人面前是个茶几般大小、方正平整的石块。

张搴推测恐是当地筑城时留下的石块。

石枱上头,有些如钮扣大小有黑有白的棋子,和成方格状的棋盘。

这可是张搴头一回瞧见这种黑白相间,造型简约的中国棋,煞是好奇。

瞧着看着便在老人对面蹲了下来。

拱起腰身,盘桓起上头黑白子交错的战局。

看老人与小孩着瞧着,没一会张搴耐不住好奇,便扬手挪向棋盘上数只被白子包围其中的一枚黑子,方打算下手拿来瞧瞧,不想一个沙哑吼声从对面传来。

「小子。

你干什么!」 张搴闻声猛然一惊,身子向后一滑,一屁股瘫坐在黄土地上。

老人抬头张眼一瞧,发现是张洋脸孔,先有些意外,但见了小伙子慌张滑稽不知所措的模样,严肃些许狰狞的表情很快消失,没一会便笑了出来。

在丝路上见了张外国脸孔倒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打从两千年前西汉帝国的张骞打开中原通往西域大门之后,这个古丝路上的绿洲小镇从来不缺外国脸孔的洋人。

见老人爽朗的笑声,张搴赶紧从地上起身,嚼着生中文回道。

「没…干…什么。

我…只想…救…救他…」 「救谁?」 张搴伸手指向方才欲下手的黑子。

「小子,你懂这棋吗?」老人板着脸问道。

张搴摇了摇头,露出了个略带稚气的傻笑。

「你不知道…『起手无回』的下棋道理!」 「这个我明白。

就是不能反悔。

」张搴立马回应。

「那你干嘛动我的棋?」老头反问。

「我不知道你下的是黑子…很抱歉。

」 「谁说我下的是黑子!」 「你不是说起手无回?我若拿了黑子…不就坏了规拒。

104岁老人将安乐死

所以…我以为你是黑子。

」张老人自私喜欢折腾儿女搴急忙解释。

老头闻言又爆出一阵大笑。

虽说老先生有相当年纪,但笑声倒是中气十足,爽朗且宏亮,一对如猎鹰般的双眼尤为锐利,盯着小伙子像是把张搴当成了猎物一般地打量。

「白子也是我下的。

」 「所以…你自己和自己下棋?」张搴带着一脸困惑问道。

「不行吗?」 张搴没回答,但脸上的不解犹浓。

「你会下这棋吗?」 张搴摇头。

「唉…从左将军走后,我就找不着棋友…」老人幽幽叹了口气。

「左将军…是…左宗棠将军?」 张搴脱口而出的答案引来老人惊讶侧目,原本残存的些许敌意这会全消退了,表情更加和善。

老人精神一振,腰杆挺直,神情回春,目光如炬回道: 「没错。

就是左将军,当年可是他教我这娃娃兵下的棋。

小伙子…你,倒是有些见识!」老人半挖苦、半讚赏回道。

「来这之前…我可是读了不少相关的资料,做了些功课。

」 张搴不觉对自己方才的回应神气起来。

「这颗树也是左将军亲手种的。

」老人扬指向着头顶上的柳树。

「所以,这就是…左公柳!」 「没错。

没错。

哈…你小子…有见识。

」 老人对洋小伙子连串意外但惊喜的回应不觉夸讚起来。

而张搴也自觉得意,频频露齿而笑,对老人仅有的一点戒心老人自私喜欢折腾儿女,这会全消散于无形。

看着张搴目光依旧好奇盯着棋局,老人清了清喉咙,咳了两声。

「想学吗?」 张搴点头。

「那就坐下呗。

」 张搴不及思索,便一屁股在老人对面落下。

「好。

这盘不算,咱们重来。

」 老人清了清棋盘。

把黑子整理后交给张搴。

古道尔的心愿

自己领了白子。

「这叫围棋。

你只要用黑子把我的白子包围起来,不留活路,里头的白子便是你的。

」 「规则这么简单。

」张搴眨眼问道。

「嗯。

规则是简单…但棋局可是变化万千…」 于是一老一小,便在柳树下对奕了起来。

看似简单无比的棋局果然叫张搴连战连败,一路挨打,几无回手之地。

直到夜幕低垂,棋盘上分不清黑白子,双方才止住争战。

「没想到这么简单的棋,下起来这么困难。

这可比西洋棋难得多了!」 张搴搔着头皮,摇着头,满脸的挫败。

「小子吔…这世上有许多看似简单的事,其实就和这棋是一个道理。

不简单…可复杂的咧。

」 张搴一脸困惑地望着老人,不明白老人家所指为何。

「老人家你指的是什么?我不太明白…」 老人家扬手向外一指,指向远方的沙漠。

「沙漠可怕吗?」 张搴点头。

「可怕。

」 「沙漠和人那个可怕?」 张搴不明白老人家所老人与小孩意为何?眯着眼皱着脸,没回应。

看着小伙子一脸迷惑,老人笑了笑,继续开口:「小子咧,明天来陪我下棋?」 「不行喽。

明天我们要出发去敦煌。

老人家,等我回程时再来陪你下棋。

」 老人盯着张搴,表情露出些许失望。

但没一会,表情一转,变得严肃起来。

「喔。

那…你很快就会找出答案。

」 「什么答案!」 「沙漠…还是人…那个要命?!」 「应该不会吧。

」张搴露出不经世故的天真笑容,以为老人不过是吓唬吓唬他这个年轻外来客;所以并不在意老人家的一番话,更没有往心头上搁。

张搴一个鱼跃起身,拍拍了身上灰土,接着出手扶老人家起身。

「老人家你住哪?我送你回去。

」 「不用。

古道尔的心愿

这里就巴掌大地方,我自己会回去。

」 「那你等我回来。

我一定陪你下棋。

」 老人没搭话。

只是默默地打量着眼前将离去的小伙子。

于是张搴向老人作揖告别,转身离去之际,身后传来话语。

「小伙子。

这个…就送给你…算是个见面礼吧。

」 老人手中握着一块斑黄,如袁大头银元大小,看来相当古老的玉珮。

张搴对这转折有些意外,一时杵在原地不知如何应对是好。

不想,老先生跨步向前,一把便把东西塞进他的手掌中。

「收下。

当做你是幸运物吧。

」 「可104岁老人将安乐死…老先生…我没什么东西可以回报您的。

」 「不用。

不用。

我这把年纪…什么都不缺…唯一缺的是…时间。

时间你能给我吗?」 张搴苦笑,而老人大笑,接着老人挥手,要张搴离去。

熬不过老人,张搴向老先生深深一鞠躬,然后转身离开。

没一会工夫回到客栈前。

张搴回首,只见夜幕已经盖上整片大地,老人早已经消失在黑暗里。

几天后张搴一行人终于来到昔日东西文化交错的重镇--敦煌。

一群人在莫高窟的各洞待了数月之久。

然而不久张搴便发现,这趟打着学术研究之名的探索之旅,很快走了调,成了场窃盗打刼之旅及无法估计的文物浩刼。

华尔纳一帮人先后从莫高窟的洞(第335   321   323   &   320洞)中非法盗走了二十六幅属于中国唐代的千年壁画。

当时少不更事,但充满正义感的张搴基于道德良知,所以出言制止这种无赖的盗窃行为。

无奈人微言轻且孤掌难鸣,根本起不了任何的作用,反带给张搴一次几乎致命的经验。

张搴几番劝阻反对之后,终于领队及其他队友露出本性。

开始出言威胁要把这成天唱反调、不识相的小伙子,给丢在沙漠里。

起初年少天真的张搴只当是对方吓唬他的手段和技俩,也没放在心上。

老人长寿不一定是好事

直到后来的一件意外发生,张搴才被迫提早进入成人的世界。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