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玄幻 > 湘军 >

宋有福玉凤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19-04-15 19:48:50编辑:终遇你

宋有福玉凤全文免费阅读带给您!宋有福玉凤是叫我大仙所创作的小说《湘军》中的人物,宋有福玉凤小说精选:那日在宋大善人家宴中做了首席的宋乡绅就是宋子旺的爹。宋乡绅家本贫,他年轻时外出游学发愤读书,终于通过童试成了秀才。参加了几次科考都没取得乡试资格,心灰意冷,就回乡做了乡绅。他毕竟是见过世面的,就着源汇这个商业重镇,十几年下来也积攒了不少银两,成了宋家庄的大户人家。

湘军

推荐指数:

《湘军》在线阅读

《湘军》 宋有福玉凤全文免费阅读 免费试读

那日在宋大善人家宴中做了首席的宋乡绅就是宋子旺的爹。

宋乡绅家本贫,他年轻时外出游学发愤读书,终于通过童试成了秀才。参加了几次科考都没取得乡试资格,心灰意冷,就回乡做了乡绅。他毕竟是见过世面的,就着源汇这个商业重镇,十几年下来也积攒了不少银两,成了宋家庄的大户人家。

虽然宋乡绅家底殷实,可宋大善人祖上便是庄里的大户,相传已有四五百年的历史了。宋乡绅一代暴富自是比不得宋大善人几十代人的积累的。

他又看不上宋大善人一家都没个功名。虽然秀才算不得功名,可他总是参加过科考的。于是,他事事都要和宋大善人争个高低,带的他儿子宋子旺也要和大善人的儿子宋有福争个高低。所以,宋子旺最喜欢的事,就是对着庄里的蠢汉喷宋大善人的糗事。

宋子旺与宋有福同年,自幼一起长大,又门当户对,本应是玩伴。宋乡绅本来请了教习,要让宋子旺长大了也得个功名。可他听说宋大善人要送儿子有福到源汇寨姚举人门下求学,就辞了教习,让自己的儿子子旺也去源汇。

于是,宋有福和宋子旺十二岁那年,两人又成了同窗,投到源汇姚举人门下,指望学业有成,考个功名,光宗耀祖。

姚举人就是姚德馨,大家称他姚德性,在源汇寨五百里内很是出名。

姚举人有名,到不是因为治了什么学,著了什么书,而是十几年前捻子围了源汇寨,姚举人恰是寨子的团练。为保寨子平安,姚举人勇抄了岳父牛有财的四个铺子,变了饷银,许了重赏,手下二百五十名练勇就变得英勇神武了。捻子几次接仗不利,又不敢久围,只得收了寨外的庄稼,撤围而去。

牛有财的铺子被女婿抄了,寨外地里的庄稼又被捻子割了,气得吐血而亡。姚举人住进了牛家大宅,儿子牛大贵也复了姚姓。妻子牛如烟失去了家里的依仗,对丈夫变得百依百顺。

寨里人对姚举人虽然有些非议,但感谢他保了自己的平安,最主要还是早看着牛有财的家产眼热,如今牛大户遭了报应,人人觉得畅快,所以,宣扬姚举人好处的倒多些。

久了,寨里人发现在外乡人面前炫耀姚举人,自己也面上有光,于是,姚举人就成了学富五车,才高八斗,更兼英明神武,机变百出,文武双全的一代名儒。偏姚举人又淡薄功名,甘心隐居源汇,这样,源汇从商贾云集的商阜,也成了高人隐居的圣地。

姚举人的学馆本是个布店,大门正上原挂着木匾“牛福祥绸缎庄”已经换成了“德馨学馆”取“斯是陋室,唯吾德馨”的意思,也就是姚举人的本名,和他现在的名字“德性”谐音。

源汇寨还有三家私馆,开的都是短学,学生都是寨里农户的孩子,进学二、三个月,认得百八十字,或许能做个对子,就不再来了。姚举人开的是长学,每年正月半开馆,冬月才散馆。虽然也是蒙馆,教授些三字经,千字文之类的,比不得大地方的经济馆,可以开笔作八股,但在源汇,能拜在门下,也只有几个大户人家的孩子了。

宋有福和宋子旺入塾的时候,姚举人年方三十六,膝下一子一女。姚大贵十岁,姚玉凤七岁。

有福和子旺穿着鼓鼓囊囊的棉衣棉裤,对着孔夫子像磕头,又对着姚举人磕头,恭立一旁,听姚举人讲塾里的规矩。大贵和玉凤躲在门外,扒着门缝偷看。

大贵看子旺身子瘦弱,个头还不如自己,很是得意。玉凤却只盯着学生手里提的红包,见有福手里的包大些,就觉得有福更亲近。

有福比子旺高半头,生的清秀,寡言。子旺矮小,略有些斜眼的毛病,多语。

两人入了塾,先是识字,描红。子旺学的快,字描的好,姚举人却喜欢有福。

譬如,子旺描了一篇,有一捺出了格,先生便揪他耳朵,拧他脸蛋,或用铁尺打他手板。有福描了一篇,只有一捺没出格,先生必喜出望外,连连夸赞。午饭时,还在有福碗里添两块肥肉。学生的菜里,每人只有指甲大小的一块肥肉,有福添了两块,子旺就没有肉吃,恨得牙痒痒,可除了在小凤那里编排有福的不是,也无可奈何。

有福聪慧多思,先生讲一他能思二。不过,他不喜经书也不愿练字,反显得子旺学得更好些。

姚举人喜欢有福并非因为他聪明,而是因为有福拜师的里送的礼重些,还因为宋大善人有名的慷慨,宋乡绅却是有名的老鳖。

玉凤本来也喜欢有福俊俏,但有福寡言,她找有福玩,总是败兴而回,只好再去找子旺。

子旺善谈,总逗得小凤咯咯的笑。和玉凤并坐闲扯的时候,子旺喜欢看对面烧饼铺的老板娘,小凤却觉得,子旺在斜眼偷偷的看她。她还小,不知道害羞,但子旺总看她,又是斜眼偷偷的看,她也觉得喜欢。有福不陪她玩,她就不喜欢他,所以喜欢听子旺编排有福。

大贵见子旺瘦小,本要拉着有福欺负子旺,可又喜欢听子旺乱喷,尤其是喷有福爷爷的糗事,听着过瘾,没过多久,他也和子旺成了。

每到饭后,姚举人回了房,有福也回了房,三个孩子就坐在学堂门口的台阶上。子旺坐中间,盯着对面烧饼铺里的老板娘。

玉凤拿出个油纸包,递给子旺,里面是两块肥肉。那是她从姚举人菜里偷出来的。

“子旺哥,再讲讲有福的故事。”

“是啊,讲讲。”大贵跟着撺掇。

“喔,喔,讲哪个呢”子旺看对面烧饼铺里的老板娘转过身,心里琢磨,她真够大。

“讲有福的爷爷吧。”玉凤见子旺又斜眼看自己,很喜欢的说。

宋有福和宋子旺在姚举人门下七年方出学。

七年间,子旺个子不长,斜眼的毛病倒愈发厉害了。玉凤也成了大姑娘,终于知道了,子旺其实盯着的是对面烧饼铺的老板娘,不过因为斜眼,看上去好似盯着自己。

本来玉凤就喜欢有福多些,所以子旺喷有福的时候,才听的津津有味。很多次听到有福爷爷纳了牡丹楼头牌的时候,她忽然脸上发烧。子旺见玉凤脸红扑扑的煞是好看,就更讲的更卖力,玉凤的脸,也烧得更热。

玉凤梦到自己进了牡丹楼,成了头牌。

宋有福几年间,不仅生得剑眉朗目,玉树临风,两膀更有几百斤力气。头两年,姚大贵还寻机欺负有福,或者下个绊子,或者踹上一脚。后来,有福比大贵高了半头,比子旺高了一头,大贵又成了有福的跟屁虫,不时的打个小报告,说是子旺又胡喷了什么,再出个鬼点子,要整治子旺替有福出气。偏有福天生好脾气,总是笑着摇头。大贵只好自己对子旺下个绊子踹上一脚,寻个乐子。

姚举人见两个孩子学业虽无大成,也总算识得字,遇到好日子,对个对子还工整。更主要的是,宋大善人和宋乡绅,都是方圆百里的大户人家,就有心从中给玉凤选个婆家。

本来姚举人这心思也没告诉别人,可从那年闹长毛他抢了丈人家财后落了个毛病,每日睡前,一定去丈人牌位前报告这一天的心思,否则晚上就梦到丈人来索命。

他这毛病,又偏偏被大贵晓得了,于是,姚举人择婿这秘密,成了大贵的法宝。只是姚举人不肯告诉老丈人他中意那个,大贵要耍法宝,只能凭心思揣摩了。

“妹子,告你个事。”大贵选在午饭前找玉凤。

“讲”玉凤从心眼里看不起这个哥,讲话从不多说一个字。

“多给我块肉才告诉你。”午饭前说,才能多块肉。

“不讲就不讲。”玉凤很想听,却嘟着嘴转身就走。

“别,别,妹子。”大贵急了,倒不是为了到嘴边的肉没了,而是话憋在肚里,饭都吃不下。

“我先讲,再给肉。”

玉凤停住,也不回身。大贵赶过去,弓着腰在玉凤耳边嘀咕。玉凤听着,脸腾的红了,回头捶了大贵一拳,扭头跑回房再不肯出来。

玉凤在房里,坐在炕头,绣花手帕绞着指头,晃着腿,脚后跟不停的磕着炕墙。

她胡乱思量着:爹的心思容易猜得很,中意的当然是有福。有福家财比子旺多了许多,人长得给劲,头脑也好使,品性又安生。

玉凤也不懂得学问,只是总受爹的夸奖,自然是学问更大些。

其实姚举全没看出有福真正的聪慧处:他思维缜密,遇事先谋而后断。这样,他凡事思前想后,自然显得慢些,姚举人就以为他脑子比子旺慢。

子旺呢,家财少,这可是要不得的事情。再加上小气,每次红包都小,爹当然不喜欢,自己也不喜欢。还有,他斜眼愈来愈厉害,原来看烧饼铺老板时候,她感到在看自己,现在,她感到子旺的目光越过她,在看门边那座没有头的石狮子。

她倒不在乎斜眼,但他不看她,却着迷的看没头的石狮子,实在是要不得。

“妹子,开饭了”大贵急着多要块肉,在窗外嚷嚷起来。玉凤正想到自己像牡丹楼头牌一般进了宋家,被大贵打断,很是气恼,心道,若是以后有福敢这样不恭,定要叫他跪在院中三天,如宋老太爷一般,不给饭吃。

这天午饭,有福碗里两大块肉,大贵碗里两小块肉。

玉凤自己没肉,子旺也没有。

湘军

湘军

作者:终遇你类型:玄幻状态:已完结

很喜欢作者的故事和文笔,能让人深思的小说,赞!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