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言情 > 且将深情化作牢 >

《且将深情化作牢》小说章节目录在线试读 景喻席北御小说全文

时间:2020-11-17 21:56:36编辑:终遇你

小说主角是景喻席北御的小说叫《且将深情化作牢》,它的作者是顾芳华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景喻当即打开车门,冲下车,此时车来车往,她完全顾不上这些,要去寻找席宁煜,拼命地跑,拼命的跑,可是被来来往往的车给堵在马路中央,再抬头时,人已经不见了,再也找不到了。此时的她满头大汗,周围的司机们指着...

《且将深情化作牢》 《且将深情化作牢》小说章节目录在线试读 景喻席北御小说全文 免费试读

且将深情化作牢 第3章 被他们一家整整欺骗了三年! 免费试读

景喻当即打开车门,冲下车,此时车来车往,她完全顾不上这些,要去寻找席宁煜,拼命地跑,拼命的跑,可是被来来往往的车给堵在马路中央,再抬头时,人已经不见了,再也找不到了。

此时的她满头大汗,周围的司机们指着她的鼻子破口大骂,她跟听不见似的,目光到处寻找那个化成灰都能认出来的人,可是怎么找都找不到。

花店的老板以为是出了事跟上来,景喻神色紧张翻出手机里的一张席宁煜的照片:“刚刚,你有没有看见这个男人!”

“没有啊,什么人都没有看见。”

景喻闻言,心从高处不断的下沉,跌入谷底。

是她看错了吗?毕竟当年她是亲眼看着他下葬的啊。

“您的脸色看起来很差,是不是生病了吗,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景喻一早上起来就感觉不太舒服,脑袋也昏昏沉沉,浑身无力难受的紧。

“谢谢你的关心,我一会儿还有事情。”景喻道了谢,之后她还要去扫席宁煜的墓。

也许是因为身体不舒服,所以才眼花看错了人吧。

景喻到达墓地的时候,习凤芸已经到了:“昨天说不许迟到,结果自己迟到,你真的在乎阿煜?”

景喻的手微微握紧了紧,冷静了足足一分钟才松开,说:“去买了花,所以晚了会。”

她瞧了眼四周后:“席北御不回来吗?”

习凤芸呵呵直笑,不留余力地嘲讽:“那是你老公,问我?连自己的老公都管不住,你可真是没用。”

景喻抿了唇。

她从来都没有把席北御当成自己的老公。

就像席北御从来都没有把她当成是景喻一样。

他看见的人,他想要娶的人是骆楚楚。

从某一种意义来说,她和席北御是同一类人,自我欺骗,自我沉沦,都是以对方为不耻。

景喻二话没说的出门坐在车上等。

她去瞧了席宁煜,习凤芸拜祭了之后便不耐烦,匆匆离开了。

而景喻每一回都会站好久,似乎这样站着,似乎这样就能感受到席宁煜在身边似的。

这一回也是足足站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第一通,她没有理会。

对方却锲而不舍的,第二通,第三通,直到她接通为止。

唐曼那边谢天谢地:“小姑奶奶,终于愿意接了?”

“有事吗?”

“我可是听说了,你的手昨天被开水烫到了,快来医院治疗!”

唐曼是她的发小,高中之后就去国外深造,近两年才回国的,现在已经是一名非常有名誉的外科医师。

“我真没事,当时立马用冷水冲了冲。”

唐曼哼了声,俨然不信:“隔壁的王太太说了是刚烧开的水,快点来医院,你的声音听着也不太对劲,别让我给景爷爷告状啊!”

景喻从小是个混世魔王,唯一怕又敬畏的人就只有景雄国这么一个。

搬出景雄国,景喻果然服了点软:“不许告诉爷爷,我现在就来。”

唐曼得逞的一笑。

关键时候,还是靠景爷爷才管用。

习凤芸把车开走了,景喻也没有再叫回司机,出了墓地招了出租车去的仁德医院。

半个小时,她就到了仁德医院门口。

刚下车,就看见了辆特别眼熟的车。

一辆黑色的迈,车牌号是席北御的。

他怎么会在医院,生病了吗?

可昨天看着他状态明明还很好,不像是生病的模样。

不过她向来都不会多问他的事情,心内只是疑虑了下,选择无视当作没有看见他的车。

唐曼刚刚会诊完一个病人,看见景喻来了后,立马对护士说道:“让其他的病人去别的医师那里排队。”

拉着景喻坐下,解她自己包扎得非常难看的纱布,唐曼看清伤势后,眉心蹙得紧紧的,好半响都没有说完。

闷着一肚子的怒火,忍着没有发作。

直接把她手上的伤口重新处理完毕之后,唐曼才终于忍不住骂道:“别以为你什么都不说,我就不知道了!习凤芸那个女人把你当佣人,你怎么都不知道反抗,以前你不是这样的!”

景喻握着新包好的手,轻扯了扯唇:“我早就已经变了。”

现在的她,早已经面目全非。

“你就那么喜欢席北御吗,为了他忍受那个讨厌的习凤芸?值得吗?”唐曼气不打一出来:“但席北御他喜欢你吗,他对你不闻不问,恐怕你现在连他在医院里你也不知道吧!”

“知道。”刚看见到车牌才知道的,她想了想还是问了:“他是生病了吗?”

唐曼见她还在关心席北御,气得直哼哼,双手环胸,头一扭:“不知道,你自己去看吧!”

景喻想着,要是席北御真的生病了,她也是有必要知道的。

她拍了拍唐曼的肩膀,冲她笑了笑。

唐曼见她还真要去找席北御,“你还感着冒着,有点发烧,快回来输液,管他做什么,你的身体才是最要紧的!”

“等我回来再输吧,我去瞧瞧就回来。”

唐曼恨铁不成钢的骂:“你就是中了席北御的毒!”

她笑而不语。

她是中了毒。

病毒的名字不是叫席北御,而是叫席宁煜。

顺着唐曼告知的地方,景喻去找席北御,来得却是重症病房,隔着一道厚厚的玻璃,进去都是要穿防护服。

她接过护士手里的防护服,正准备要换的时候,透着厚厚的玻璃窗,她看见了里面的席北御。

随后目光死死的定在病床上!

那张湿润儒雅的面庞,几乎每天晚上一闭上眼睛,就会浮在脑海里的人,活生生的出现在她的面前!

本该死去三年的人,居然又复活了!

他睁着眼睛看着席北御,薄唇动了动之后,又很快闭上了眼睛,脸色差得要命。

“啪嗒”

景喻手里的防护服滑落在地,怔愣了好半响,来不及穿隔离衣,拧开门就要进去。

而在这时里面的席北御倏的转过视线。

他们的视线在空中交汇,他眯了眯眼眸,目光逼人。

随后他走了出来,抵在门前。

景喻失控的大吼:“让开!”

那是席宁煜啊!

那是活生生的他啊!

为什么她不知道席宁煜还活着的?为什么只有她不知道?

席北御依旧纹丝不动,像是座雕像似的。

景喻往旁边移了移,隔着透明玻璃看着里面的人,心中的冷意也越来越甚:“你们一直在骗我是不是?也知道我喜欢的人一直是席宁煜,是不是!”

席北御目光炯炯,稍顿后回答:“是。”

“不妨再告诉你一件事,这一切都是一个局,我娶你是为了帮助席氏起死回生,而这一切主导者就是我哥,他欺骗了你,也根本不爱你,不愿意娶你,所以把你像破烂一样扔给了我。”

且将深情化作牢

且将深情化作牢

作者:终遇你类型:言情状态:已完结

很喜欢作者的故事和文笔,能让人深思的小说,赞!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