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包罗万象 > 正文

孤儿院里的佳珍,福清煤矿老板魏文相片

时间:2018-08-10 08:03:40 标签: 魏文,福清,相片,煤矿,老板

孤儿院里的佳珍 夜深,外面刚魏文这个人怎样下过雨,潮湿的空气使孤儿院里充满发霉的味道,孤儿院里有太多木制的家具,都是别人不要所捐送的,都在志工帮忙维修翻新后重新使用。

佳珍看着窗外的细雨没能入睡,她捲缩着身体靠在床头处一直一直的看着,嘴里自个儿在轻声细语,像跟谁在说话又像在自言自语。

黑暗的房里只有一盏微弱的小灯,时而闪下闪,同房的睡的很甜,没人发觉佳珍的动作越来越奇怪,她像小猫玩耍般不停的伸手往上抓,对着一片空气乱抓,然后又停了下来露出痛苦的表情,低声抽泣:“呜。

不要!这里好黑。

佳珍害怕,放我出去。

” 佳珍退到了床的角落,望着房门处身体不由自主的发起抖来,这时紧闭的房间门突然的动了,“咯吱。

咿。

”的典型木门被缓慢推开的声音,门被推开了小小的缝,吹了一道冷风进来,佳珍双手遮盖着双眼,双脚不停的往前踢,尝试把身子再往后退一点,撑起了身子又往床溜回去,不停的重复着一样的动作,如果昏暗的房间里能够看见佳珍的面部表情,我相信是极度恐慌的,或许可以用扭曲来形容。

佳珍双手不停的往颈项抓,像她的颈项被什么掐着般,同时她也发不了任何声音,她口张开又闭上吱吱呜呜的好一会儿就昏了过去。

窗外的细雨停了,木门缓缓的。

“咯吱”一声关上。

同房的小孩依然睡的安静香甜,丝毫没有被佳珍刚才的大动作所吵醒,凌乱的床单,佳珍就大字型的躺在那里,颈项多了几道她自己抓伤的血痕,直到天亮。

和佳珍同房的小孩醒了,她被凌乱的房间吓了一跳,于是大喊:“不好啦!怎么东西都乱乱的呢?”。

佳珍被小孩的叫喊声吵醒,摸了摸头缓慢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哇!姐姐你怎么啦!?】小孩看到佳珍颈部的血痕吓的喊了出来。

在楼下的院长听到叫喊声急忙赶了上楼,打开她们的房门也吓了一跳,房里的书柜倒了在地板上,图书散落一地,小黄灯的灯泡也碎了一地,地板上还有一些湿泥土。

【发生什么事,怎么。

?】院长正要问原因,但看到佳珍呆坐在床上,颈项还有明显的血痕,顿时也愣在那里了。

【院长。

发生什么事?】佳珍问,对于昨晚的怪异行为她似乎一点福清煤矿老板魏文相片印象也没有,凌乱的房间更是不清楚发生什么事。

【我。

我正要问你们发生什么事,佳珍为什么你颈部受伤了?】 佳珍摸了摸颈部,露出疼的表情,同时也露出一点也不清楚的无辜表情,院长仔细看了看佳珍的伤口,除了被抓伤的血痕外,隐约好像还有被掐瘀青的部分。

佳珍妈妈刘丽被杀害的那一夜。

那一晚,我被吵闹声惊醒,但妹妹并没有,佳美她睡的很甜,客厅里丽华阿姨还有爸爸妈妈三人不懂为什么在争吵,我很害怕,我躲在门后面一直看着,丽华阿姨的表情很恐怖,当她望向我这边时,我不敢看,缩回门后面,突然我听见一声惨叫声,好像是妈妈。

我第一时间冲了出来,看见丽华阿姨把剪刀刺入了妈妈的胸口,妈妈流了很多血,我哭着要跑向妈妈,但被爸爸一手把我拉开并阻止我跑向妈妈,我看着妈妈她倒在地上,很多血,我好害怕,我放声大哭,丽华阿姨握着剪刀跪跌在妈妈身边,很快爸爸一手夺过丽华阿姨手上的剪刀并大声的诉了一句:【疯婆子!你这是在干什么!】,然后爸爸捂住我的嘴巴不让我发出任何声音,把我抱起再把我们的房门锁上,之后我被爸爸关进他房里的衣厨不让我出来,衣厨里好黑,我很害怕,我不断哭泣,一直喊妈妈。

魏文字体

妈妈,但我没办法打开衣橱的门,因为爸爸紧紧的靠在衣厨门不让我出来。

这时我听见丽华阿姨像是走了进来。

【她死了。

我杀了她。

杀啦。

】我在衣橱里听到她说。

【你疯了。

你疯了。

你杀了她,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爸爸哭喊着说 【她已经死了。

她死了!谭魏文!她再也不会阻碍你我了。

哈哈。

哈哈。

哈哈哈!】丽华阿姨的笑声很恐怖,我在衣橱里抽泣,我害怕的不断敲打衣橱的门,但爸爸并没有理会我。

【啊!。

啊!。

】爸爸失控般喊着。

【佳珍看见了。

她看见我杀了她。

怎么可能,我明明放了安眠药!】丽华阿姨说 啪。

丽华被魏文狠狠的刮了一把掌,嘴角被刮至流血,魏文第一次对丽华使用暴力 【我。

我。

告诉你!我不会再让你伤害我女儿。

】 【你打我!你魏文这个人怎样竟然打我!要不是你,我就不会发生车祸,要不是发生车祸我肚子里的就不会流产,你知道我在医院里受了多少苦吗?你知道吗?你送了我进医院后就不曾来探望过我,我出院你也没来!】丽华阿姨疯狂的叫喊着 【你杀人了啊!现在你是杀人了啊!你是疯了对不。

】 【杀人。

现在是谁杀了咱们的儿子啊!是你。

是你啊!谭魏文!】 【车祸是意外!意外啊!】 【意外。

我在医院里想了很久,杀了她我一点也不觉得意外。

】 【疯了。

疯了。

你疯了。

】 【啊!我疯了!】丽华阿姨好像冲向爸爸,一片吵杂声,然后爸爸歇斯底里的叫了一声:【哇呀。

】 衣橱的门打开了,我看到爸爸痛苦的握着满是血右手,痛的在地上打滚,丽华阿姨却满嘴鲜血,散乱的头发,目露凶光的看着衣橱里的我,我来不及反应就被她掐着颈项,很痛苦很害怕,我发不出任何声音。

【妈。

妈。

魏文全国有多少人

嗑。

嗑。

】勉强的发出两声后我就昏了过去。

嫉妒心彻底燃烧了,丽华终于干出恶魔般的事情来,魏文被她击昏了,佳珍也被她掐昏了。

当丽华冷静下来后,才发现地上多了三根断指,再看向昏倒在地上的魏文,右手的却少了三根手指,血肉迷糊。

丽华徒手捡起了三根断指,走进厕所丢了进马桶然后拉水冲掉了,接下来她要处理的是刘丽的尸体,但她又怕魏文突然醒来,所以她把魏文的右手随便用纱布包紮后再把他扶起绑在椅子上。

还有佳珍,她从房里搬出一个大大的行李箱,把佳珍的嘴巴封住,再反绑后装进行李箱里,那么一来就不会被打扰,她也可以安心的处理刘丽的尸体。

不对,当她把血迹清理到一半时,她想起了关在房子里熟睡的佳美,万一她突然醒来那就会制造不必要的麻烦,她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见床上的佳美睡的很甜,她跪在床边伸手摸了摸佳美的头发,突然佳美像发恶梦般身体抖了一下伸手向空中胡乱抓了一把然后又若无其事的继续沉睡,但却吓着了丽华。

未免佳美突然醒来,丽华在杂物房里找到了一支“哥罗芳”,那是魏文之前买来贴亚克力的,丽华把半支倒湿了毛巾,先是把满是哥罗芳的毛巾按在魏文的鼻口,魏文稍微魏文字体挣扎了一下彻底的昏迷过去了,然后丽华再用同样的方法迷昏佳珍和佳美,之后丽华就开始处理刘丽的尸体。

深夜,女人把满是血迹的衣服换了,重新洗刷后换上女主人的衣服,一脸满足的在照着镜子。

然后在男主人的面前转了一圈:【看,漂亮吧,这身装扮还是我来穿比较适合吧。

】,一直昏迷的男主人并没有回答。

女人一脸不悦的一把掌刮向男人,男人依然没反应。

女人没趣的把血衣装进了黑色塑胶袋,然后打开那大大的行李箱,被绑着双手双脚的小女孩依然安静的躺在里头,女人把黑色塑胶袋往里一丢,然后盖起拉鍊,把女孩和一堆血衣再次锁在行李箱。

经过四个小时的毁尸灭迹,女人把女死者完全密封,然后藏在屋子的某处,再确定房里的女孩和男主人不会清醒后,拖着大大的行李箱下了楼。

由于夜深的关系,并没有任何人发现女人拖着行李箱离开。

女人知道附近有一家破旧的孤儿院,也就是现在的孤儿院,当时的孤儿院并没有什么经费,除了残旧之外,所在之地也孤僻,而孤儿院后面是一片保留地,直到现在也是,那里杂草丛生,植物比人还高,只是现在的孤儿院被有心人士出钱出力重新修饰,除了外观比以前好之外,基本上周围还是与以前没太大的差别,而那时候女人就计划好了一切,只是她并没有预计会把佳珍牵扯在内,沿着孤儿院旁边的小道走就会到达那森的丛林,女人知道就算是平时,孤儿院里的或院长都不会步入保留地半步,因为不知道丛林里头有什么危险。

往里面走两边都是高高的杂草,经过数公尺的路里面都是泥泞,女人似乎很熟悉,只是拖着大行李,行动有点缓慢也让女人流了一身汗。

来到中心,在一棵枯萎的老树下,有一个很大的坑洞,好像是一早挖开的。

女人原本是打算把刘丽埋在这里,但意外让她的计划变更,她把满是泥泞的行李一脚踢了下坑洞,然后冷冷的说了句:【就让你下去陪我失去的儿子吧!】 真正熟睡的佳美像被什么推了一把般,从床上跌了下来,迷迷糊糊的醒了,她从地上爬起身发现姐姐并不在床上,于是打开房门走出昏暗的客厅瞧瞧,步出客厅佳美闻到一股很强烈的清洁剂味道,但在黑暗中不见任魏文侯从谏文言文翻译何人,她推开爸爸的房间门发现灯亮着,但却不见任何人,只发现地上有条红白色的纱布佳美并不知道那是一条染了血的纱布,她没在意纱布的走向窗边的椅子,一脚踏到了在椅子傍边的麻绳,佳美拾起了麻绳望了望房间四周围,爸爸的衣柜打开了,里面乱乱一团,妈妈不在,爸爸也不在连姐姐也不在,开始着急的佳美眼眶里就要挤出泪珠,她找遍了屋子都没发现任何人。

佳美害怕的哭了出来,这时她想起了婆婆,但婆婆在叔叔的家,每隔一个星期才会来他们的家。

不知所措的佳美带着害怕的心情再次回到房间,不断的哭泣,也不懂哭了多久,累的想入睡,在迷迷糊糊的情况下,佳美发现妈妈回来了,从房门望出昏暗的客厅她隐约看见妈妈步入房间的背影,这时佳美在安心的合上眼睛睡了过去。

女人把泥土填好,然后若无其事的回到公寓,凌晨四点,此时她并没有发现魏文已经不在房间里,她先是查看房里的佳美,发现佳美睡着在地上,姿态像极了被捆绑的佳珍。

女人抱起熟睡的佳美,放回床上,再盖好被子,叹气的说了声:【,我的好,以后妈妈不在身边,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

安置好佳美,女人走进了浴房,蹲在马桶前就狂吐了起来,吐得青筋乍现,冒了一额头冷汗,嘴唇泛白,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像极了死去的刘丽,女人狠狠的盯着镜子里的刘丽,无声的呐喊着。

把身体清理干净过后,女人打算回房间叫醒受伤的魏文,但打开房门的那一刻女人惊呆了,魏文不见了。

故事回到现在的孤儿院。

院长见“佳珍”身上出现不明伤痕,加上她的精神并不是那么好,所以只好让她留在孤儿院里休息。

佳珍愣愣的望着外面,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她起身走到院长面前,拉着院长的手就往外面走,院长不明白佳珍的举动,只好跟着她步出外面看个究竟。

佳珍拉着院长来到孤儿院傍边的小道就停在那里。

这几年除了傍边的杂草有清除外,小道的周围都去打理,茂盛的植物早已把小道覆盖。

院长望了望佳珍,只见佳珍眼神坚定的望着远处的一颗枯萎老树。

当院长想开口问些什么时,佳珍抢先说了句让院长匪夷所思的问题。

他说:【院长,你觉得孤儿院里的佳珍还是佳珍吗?】。

魏文全国有多少人

【继续】。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