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包罗万象 > 正文

百金丹真灵,大鹏

时间:2018-08-10 08:04:00 标签: 真灵,大鹏,金丹

方行自然不是真的要杀了它,不然在它闯进自己识海的第一时间,便可以将它烧死,只是考虑着这家伙虽然被封印了三百多年,但毕竟也是只金丹级的大高手,所以想看看从它身上能不能榨好处出来,当然,与其自己逼问,倒不如让它自己出来。

↗顶点说,.. 这样想着,方行又是一脚踩了下去,骂道:“你想夺爷的舍,不杀你留着做甚?” 大鹏邪王一声惨嚎,急忙叫道:“留我一命,有好处给你!” 方行“啪”的一掌将它抽飞几十丈,跟着上去继续踩,骂道:“你穷的就剩了一缕魂儿,能有什么东西给爷?还不如将你炼化,给爷提供一养份……” 下脚无情,心里却在留意大鹏邪王的话。

大鹏邪王被封困了几百年,好容易用自己一身的修为换取了一线生机,逃出封印,哪曾想刚出狼窝便入虎口?求生的**经过了三百多年的蕴酿,已经强烈到了极,见这鬼真是一副想要将自己活活炼死,好给他提供养份的模样,心下恐惧无以复加。

“你……你这王八蛋会不会算帐,本座一身修为早已失去,就这么一缕真灵,你全炼化了又能有多少养份,还不如留下我来指你的修行……” 大鹏邪王大叫,修行界里听过很多夺舍不成,结果残魂与本体意识彼此合作的传。

大鹏邪王便想服方行也这么搞,既可以留条命,也能得到尊重。

然而他没想到。

方行一听。

踩的更起劲了,同时骂道:“你这样一个让人封印了几百年的大笨蛋,有什么资格指爷?把你本事全学会了,也逃不过被人封印的命……” 这口气,竟然是非常的鄙视大鹏邪王,不屑学他的本事。

大鹏

他每踩一脚,大鹏邪王的身体便一分,离死更近一步。

只吓得他急忙再次大叫:“那是意外,想我大鹏邪王当年纵横南瞻,有几个金丹能被我放在眼里?当时我虽然受了重伤,但若不是那个白毛怪忽然出手,凭青云宗那个金丹的实力,再多十个我也不放在眼里……” “还吹牛逼,我踩死你……” “嗷……老夫当年有几个藏身地,里面有些宝物都给你……” “爷不稀罕……我踩!” “嗷……老夫一身金丹期的见识,神诀玄功无数,都可以传你……” “呸……爷是人。

如何学你妖族功诀?……我踩!” “嗷……能学……能学……天下功诀皆有相通之处,稍加改动便可通学……” “爷不稀罕……我踩……” “嗷……老夫有一个最大的秘密。

可以告诉你……” “爷不信,我踩死你……” “嗷……是真的,关系到天悬九棺……” “九棺?没听过……我踩!” 大鹏邪王差哭出来了,为了保命他连自己最大的秘密都出来了,却没想到这王八蛋根本不知道九棺是啥,完全不动心的模样,眼见得自己身体越来越,真灵在以惊人的速度哀弱了下来,他顿时悲从心起,几乎绝望了,垂头伏在地上,一声不吭了。

没想到它不话了,方行的动作却停了下来,道:“你怎么不救饶啦?” 大鹏邪王哀声道:“求饶你能饶我一命吗?” 方行道:“不一定!” 大鹏邪王又是一声哀嚎,不吱声了,闭目待死。

方行心里一盘算,觉得刚才应该把这老家伙心里的秘密都逼的差不多了,便不再踩,嘿嘿笑道:“你若是想活命,那倒也不是完全不行……” 大鹏邪王眼睛一睁,惊道:“你肯饶我?” 方行笑嘻嘻道:“本来想直接炼化的,但看你这可怜的模样,爷倒有些不忍心打老头了,罢了,给你个机会,用好处来换你活命的时间!” 大鹏邪王一怔,道:“什……什么意思?” 本自知必死,却没想到忽然有了活下来的机会,它自然不肯放过。

方行道:“很简单,你刚才的什么宝藏啦什么功诀啦,都给我出来,当然是得对我有用的,每一样,爷就允许你活几天,价值越高,允许你活着的时间越久,但若是你出来的东西,让爷不满意了,或是没有新的好处给我了,那就没的,立刻踩死!” “这……这不公平……” 大鹏邪王大叫,若是自己出来的东西能换自己的自由之身还倒罢了,这样只能换几天时间,那有什么用?自己能给他的好处再多,还不是早晚被炼死的命? 方行脸色一沉,直接一脚踩了上来,喝道:“你想夺舍爷的时候怎么不公平?” 大鹏邪王怆然无语,到底还是自己瞎了眼,怎么偏挑了这么个难缠的玩意儿? “怎么不话了,在想什么?” “本座……现在真有些后悔从祭坛里逃出来了……” 大鹏邪王真的后悔了,因为他发现方行似乎真得敢直接将自己炼死,很明显,这鬼虽然年龄不大,却敢于舍弃,他有放弃自己的秘密而炼死自己的胆量,自己却没有为了保留秘密而放弃生命的勇气,用句最简单的话来,大鹏邪王悲哀的被方行吃定了。

此时的外界,众青云宗弟子已经重新激活了封印大阵,而那祭坛里面已经不再有黑雾涌出来,之前涌现的鬼雾也尽皆散去,重归朗朗乾坤。

大鹏

整片乱荒山,似乎都清朗了不少,那常年缭绕在半空之中的妖云鬼雾,似乎在这一刻渐渐变得微薄了起来。

“许师姐,那妖王……是不是已经死了?” 虽然已经重新激活了法阵,但有些青云宗弟子乍见如此诡异的一幕,心下兀自慌乱。

“多半如此……” 许灵云眉宇间也有几分凝重,不是很确定的道,而后,她转过身,向肖剑鸣道:“不过此事事关重大,这一次的符诏便到此结束吧,我们需要立刻赶回宗门,将祭坛的古怪禀告宗主及各大长老,让他们来检测一下,毕竟那妖王太过强大,要心别出了乱子!” “可以!” 肖剑鸣淡淡回答,一副不是很感兴趣的样子。

“方师弟,你没事吧?” 许灵云蹲在了方行身边,轻声问道,适才众青云宗弟子往法阵之中灌输灵气之时,方行一直盘坐于地,未曾与众人一起行动,不过众人皆以为他是因为被肖剑鸣一剑震伤,因而在调息疗伤,所以也未起什么疑心,这时大事已了,不少人都关切的望了过来。

“呃……我受了重伤……头好晕……” 方行睁开了眼,虚弱的道,一副受了重伤的样子,顺势就往许灵云怀里倒去。

许灵云身体微微后倾,似笑非笑,低声道:“那气血丹的味道,真当我闻不出来?” 方行一呆,这才反应过来,许灵云可是青云宗弟仅次于青鸟长老的丹师,自己以气血丹作假,又怎么能瞒得过她?最初时她发现不了,事后稍稍辨别,便发现了破绽。

急忙坐直了身体,也不脸红,直接转移话题道:“任务完成了,我们该走了吧?” “只等你一人了!” 许灵云也没有揭穿方行的意思,微微一笑,便站了起来。

“拉我一把!” 方行伸手,许灵云有些无语,还是伸手将他拉了起来。

大鹏

“灵云师姐你手真软……” 方行笑嘻嘻的道,从地上一跃而起。

这满满的调戏之意,让许灵云有些无语,淡淡的收回了手,不理会他。

不远处的肖剑鸣,看似目望远天,实际上将她们两人笑的样子都收尽了眼底,心间自是窝火异常,一直以来,许灵云虽然与他并未有任何亲近之意,但他却一直将许灵云视作自己未来的道侣,看到她与方行言笑偃偃的模样,心间的恨意,也由三分升到了十分。

也未什么,只是淡淡瞥了一眼方行,而后伸手招来铁鹰,竟自冲天而去了。

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但那一瞥间却充满杀意! “方师弟,为何一定要招惹他呢?” 许灵云察觉到了肖剑鸣对方行那无声却强烈的敌意,有些无奈的问道。

“招惹他怕什么,我得弄死他!” 方行笑嘻嘻的向许灵云道,许灵云表情微微一僵。

这似乎像极了方行平时的顽劣嘻笑的神情,但却让她感觉到了一抹认真的意思。

未完待续。

大鹏

ps:  今天50,祝所有看书的伙伴都能与心仪的对象渡过一个美好的夜晚……大家都不要理我,我就是一个可怜的单身狗,默默回家玩连连看了! chaptererror;。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