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包罗万象 > 正文

警察局与公安局的区别

时间:2018-04-09 15:37:01 标签: 警察局,区别
「昨天纽奥良的法庭和警方都收到一张没有署名的明信片,背后只贴了张邮票,还有一句用笔和尺划出来的话   -   」,「联邦调查局叫他『集邮者』,」我说:「假如他真的在纽奥良,有很多警察会请他喝一杯

第一章 「王大哥,今天有警局的意思封奇怪的信,是寄给你们的。

」 这天晚上走进『卖火柴的小女孩』,吧台后就传来晓镜的声音。

「奇怪的信?」王万里将风衣放在吧台。

「是张

13警局

明信片,上面只写了酒吧地址和你们两个人的名字,」她拿出一张明信片,「背后也只贴了张邮票,其他什么都没写。

」 「邮票?」我站到王万里身后,端详邮票上怒放的热带花草,「该不会是   -   」 「『集邮者』,」王万里翻过背面,「从邮票和邮戳,警局和公安局他现在应该在新加坡   -   士图,我们有多久没见过他了?」 「快一年多了。

」 「这个『集邮者』是   -   」 「讬他的福,我现在才能在报社工作,」我接过晓镜递来的薑汁汽水,啜了一口。

※ 「除了英语、华语、广东话,还懂法语、德语和西班牙语吗…」 『前锋新闻』的

警局的意思

编辑尤金将履历凑到眼前,口中唸唸有词。

一年前,因为追捕行动中,误伤和市政当局关系良好的商业大佬,我向服务五年多的市警局递了辞呈。

当时我把辞职当成工作多年后难得的小休,每天睡到中午,然后在帕钦坊安静的小酒馆边看报纸,边喝威士忌,混到晚上才回家。

过了一个月左右。

某个在警局坐办公桌的朋友打电话来,提到前锋新闻的市闻版需要摄影记者,问我要不要去碰碰运气。

「以前在警局负责接待来宾,沟通上还不成问题。

」 「有摄影和暗房作的经验吗?」 「有,」我点点头,「刚进警局时,负责现场蒐证的摄影警局和部队工作。



警察局有哪些部门

」 「你拍现场的时候,按快门的标准是什么?」 「没有标准啊,看到就拍。

」 「没有标准?」 「证据稍纵即逝,等你下定决心按快门时,东西早就不存在了。

大部份鑑识人员都从下车到回车上,看到东西就拍,他们的说法是:『用相机扫现场』。

」 纸张后瞇起来的眼皮变成浑圆的镜头,扫过我脸上。

「抱歉,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不,你没说错什么。

我以前问过很多刚毕业的新闻系学生,他们通常警局职业搬出新闻写作或摄影教科书现学现卖,说什么主题、感动之类的。

敢讲『没有标准,看到就拍』的,你是第一个。

」 履历表遮住编辑大半个脸,只露出光滑的秃顶。

放在桌上的左手裹在布满皱褶的衬

13警局

衫袖管中,指头不断敲着锣鼓点。

「在市警局待了几年?」 「五年多几个月。

」 「我在越南也差不多这么久。

」 「您去过越南?」 「东方日报驻越南特派员,溪生阵地撤退时,坐最后一架直升机离开。

」他13警局放下履历表,秃顶下有张和气老者的圆脸,就像你常在乡下或小摊档看到的那种,「不过我只记得把五○机枪扛上直升机,却留下稿子、相机和全部底片。

那年的普立兹奖就   -   」 他摊开手耸耸肩,我忍不住笑了出来。

「对不起。

」我连忙止住笑。

「没关系,看过我们的报纸吗?」 「看过。

」这一个月,我几乎把过去

警察局与公安局的区别

五年份的报纸都读过了。

「市闻版是报社的招牌,为了抓住各个行业的生活,我们很少找新警察局与公安局的区别闻系的毕业生,而是找做过其他工作的人,像医生、股票经纪人、拳击手   -   仔细想想,加个警察或许还不错?」 「您的意思是   -   」 「换作其他报馆,我会握住你的手向你道贺,叫你明天过来上班;在这里还有最后一项测验。

」他拉开抽屉,拿出一只信封,「喜欢纽奥良吗?」 「纽奥良?」 「理查.布莱特的谋杀案这礼拜在纽奥良审理,到那里采访当事人,写篇报导回来,当做是警局的意思你的试用测验。

」他靠在椅背,双手交叠胸前,「信封里有五百美元,是这段期间的差旅费。

」 「理查.布莱特   -   」一个名字跳进脑中,「『纽奥良蓝胡子』?那家伙不是上星期就被判死刑了吗?」 「一个叫『教室与绞刑架』的人权团体以被告精神异常、刑求取供的理由申请上诉,他们还请到东岸最好的辩护律师。

」他说:「更重要的,另一个法官也要求参加审判。

」 「另一个法官?」警局地址 「昨天纽奥良的法庭和警方都收到一张没有署名的明信片,背后只贴了张邮票,还有一句用笔和尺划出来的话   -   」 「『你们或许能保住他的生命,但我将收回他的灵魂。

』」我说完吸了口气,「没错吧?」 「你知道这个人?」 「联邦调查局叫他『集邮者』,」我说:「假如他真的在纽奥良,有很多警察会请他喝一杯。

」 「他那么受欢迎?」 「是啊,不过他们会掏出手铐,犹豫要不要把他铐起来。

」我说:「毕竟这位仁兄,现在可是调查局列名在案的通缉犯。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