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包罗万象 > 正文

肆紫龙杀手宋羽,宋威龙99年太成熟了吧

时间:2018-04-09 15:37:17 标签: 紫龙,宋羽,杀手
金陵神剑杜家对不日城,江苏南北明家对洛天门,太湖内外龙家对百灵门,岭南神枪季家对九龙旗,所谓世事难料,有谁知道,才不过两个月的时间,雄霸两湖的九龙旗,竟会落到现在这种人尽可欺的田地

肆.紫龙杀手宋羽(1) 四.紫龙杀宋威龙为什么不上学手宋羽 马车伴随着滚滚黄沙,在赶往襄阳的路上,宋威的心里不由得感触良多。

所谓世事难

宋威龙与荀紫颖吻照

料,有谁知道,才不过两个月的时间,雄霸两湖的九龙旗,竟会落到现在这种人尽可欺的田地! 两个月前,南方联盟四门十二派的联军在郑州附近的宝瓶山,取得了一个重大的胜利,不但劫得了代号「五道菜」的五样神秘兵器,更重创了联合护镖的铁剑七旗和负责支援的捕神魏竹宫。

这一仗的胜利,可以算是给予大捕头朱宗羽的一记当头棒喝,让他不要再存有统管江湖人的痴心妄想。

南联为了这一场胜利可说是不择手段,但是其后果,却是它们无法想像的。

因为四大世家插手了! 金陵杜家,江苏明家,岭南季家及太湖龙家。

这四大世家雄据江南三十馀年,个个的势力都不小,再加上彼此互相呼应,其所能动用的力量,是南联北合所无法想像的。

事实上,南联欲夺官镖的这件事,四大宋威龙容止定妆照世家不是不知情。

但是四大世家也是江湖中人,也对朱宗羽的政策感到不以为然,所以它们也就睁一

宋威龙和王以纶床戏

只眼闭一只眼的让南联兹意妄为。

但是它们没料到,南联为了削减铁剑七旗的战力,居然使出灭门及绑架的这种下流手段,让一向自恃是正义之师的四大世家极为不满。

于是他们自动请缨上阵,要为武林伸张正义。

南联的四大势力当然是首当其冲! 金陵神剑杜家对不日城,江苏南北明家对洛天门,太湖内外龙家对百灵门,岭南神枪季家对九龙旗。

四大势力此时仍沉醉在宝瓶山的胜利之中,犹不知大难既将临头! 不日城首先遭殃,被杜家神剑所灭。

百灵门虽然事先先得到了消息,但亦逃不过内外龙门的夹击,而势力和九龙旗不相伯仲的洛天门,因为行事一向正派,在明家两位大当家的软兼施之下,洛天门门主公开向武林道歉,总算是化解了一场干戈。

而其中打得最激烈的,便属神枪季家对九龙旗了。

宋威龙假报年龄 季家三神枪,霸王枪季雨楼,双枪红律师君及十九节枪陆师语,三人

宋威龙真人不好看

联手先灭了九龙旗旗下的四个分旗,并且杀了九龙旗少主乔鸣钰。

乔鸣钰一死,激怒了九龙旗主乔惊天,乔惊天顷尽全九龙旗的力量,誓灭神枪季家!经过盘肠血战,九龙旗损失惨重,但却也重创了季雨楼及陆师语二人,眼见三神枪就要全军复没之际,季家真正的高手终于出手了! 「天下第一枪」季晚秋! 那一役宋威也在场,他还记得,当季晚秋出现之时,在场的所有人都很明显的感觉到有一把枪正抵在他们的额头上,虽然那只是一支竹竿。

但那一支竹竿,却连续刺穿了黑龙旗主卢习及青龙旗主郭玄养的胸膛,并重创了九龙旗主乔惊天。

若不是靠其义子乔书祺的计谋,恐怕九龙旗就会在这一役中全军复没。

这一役下来,九龙旗的损失惨重,包括乔惊天在内,九个旗主伤亡了七个,使得整个组织大乱,在两湖的影响力也在一夕间彻宋威龙删了的旧照底瓦解。

九龙旗的势力转弱,在两湖一带的大小势力自然不会放过这个

宋威龙和王以纶床戏

大好机会。

他们全力争夺九龙旗原有的地盘,让九龙旗疲于奔命,连硕果仅存的最后一位高手,「飞麒麟」乔书祺,也在连番征战中身亡。

乔书祺的死,让乔惊天伤心欲绝,但乔惊天强自振作,他知道乔书祺所镇守的襄阳十分重要,于是他派出了他最后的一张王牌,来镇守襄阳的紫龙旗。

想到这,宋威的心情更是沉重。

虽然乔惊天将他视为拯救紫龙旗的王牌,但是老实说,以现在这种局面来看,紫龙旗在襄阳可说是四面楚歌,随时都会遭到攻击,而九龙旗的援军除了他自己外,只有他带来的一个心腹及一个赶车的车夫而已。

突然间,整辆马车猛的震动了一下,然后停了下来,宋威还没来的及说话,一个人已从外面拉开了马车的门帘,对他说道:「大爷,不好了,马车坏了。

」 「唉,这会正急的呢,怎么车就这样坏宋威龙99年太成熟了吧了

宋威龙删了的旧照

阿平,你问问柳胡,他可以修理吗?」 阿平点了点头,然后放下了门帘,过了一会儿后,阿平的头又伸了进来道:「大爷,柳胡说,车轴从中折断了,必需要整支更换,他得先去村子里找看看,看有没有合用的再说。

」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看来我们非得在这担搁一阵子不可了。

」 宋威叹了一口气,然后走下了马车。

他边走边叹气,眉头也锁的紧紧的,因为他深知他在这担搁的越久,紫龙旗的处境就会更加危险!想到这,宋威不禁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若不是他不会骑马的话,他现在早就赶到襄阳了。

「阿平,这是那里呀?我们怎会走这条路?」 「大爷,这里是南彰附近的长年村。

路是远了些,但是总比从谷城那走安全。

」 宋威听了阿平的话后,点了点头。

谷城毕竟是神武堂的地盘,而神武堂此时正对襄阳虎视眈眈,自然是不能让它们知道紫龙旗有后援到,反正在车上待了快一天了,也是该下车走动走动了。

于是宋威便在村子里四处閒逛,留下阿平及刘胡两人在原地修车。

长年村十分穷困,四处都是又老又病的穷人及乞丐,像宋威这种相貌堂堂,又穿着一身锦衣的人,自然是特别显眼,因此他才走没几步,身边马上就聚集了一批人,不住的向他乞讨。

人虽多,但以宋威的身手,他们想拦住他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不过当他在人群中移动之时,却注意到一个躲在街角,正在不住的咳嗽着的年轻人。

那个年轻人只是瞄了宋威一眼,随即又低下头咳嗽,虽然只有短短一眼,但宋威的眼光就这样子定在他身上,再也没有移开过。

或许是宋威的眼神太过强烈了,那个年轻人亦警觉到有人在看他,于是他抬起头来,亦向宋威这里看来。

两人就这样子四目对望,不知怎么者,宋威从他的眼神中,感觉到一种熟悉感,那是一种不想认输,却因环境而不得不低头的表情。

事实上,宋威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种感觉,但是他的脚步,却就这样不自觉的走向那个年轻人。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