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种田文 > 正文

明白,柔宇科技600635

时间:2018-07-11 08:16:13 标签: 柔宇,科技,明白

【第三十六章:明白】 看着小福方沐心南京晋怅然的背影,允祈又是一股沉闷。

邵紫宁从书房跑了出来,疑惑的看着高公公,「刚刚谁来过吗?」 高公公瞧了一下允祈的眼色,怯怯答着:「是福晋。

但滴咕说着什么”以后这星空就看不到了”这样的话,就又离去了。

」高公公看着邵紫宁实在不喜欢,王爷吩咐过了只有福晋才能进书房的,她却是闯了进去,还刚好被福晋瞧见,只好复述着刚刚福晋说的话,看看王爷能不能和福晋重修于好。

允祈黑着脸看着邵紫宁,「以后别随便进书房,那可不是妳能来的。

」他警告着。

邵紫宁被允祈突如其来的冷漠愣了一下,不高兴的说着:「可是祈哥哥…我来府邸这么多天了,你非但不理我,那目中无人的嫡福晋也是,非但没把府上的事情交与我,今天还去十爷府一整天,我到底算什么?咱们订亲的日子你倒是说说呀!」她无理取闹的叫骂着。

「闭嘴!本王不允许任何人议论福晋。

妳若不满,妳大可以走,我可没打算留妳。

」 允祈恶狠狠地说着,便头也不甩的又进了书房。

邵紫宁又气又恼,咬着牙回到自己的房里。

从小服侍她的铃铛看着主子受气,也是打抱不平,「王爷可真是吃错药了,这纳侧福晋也是皇后娘娘的意思,这嫡福晋自己胸襟小、没气度,还真是委屈小姐了。

」 邵紫宁还是愤恨难耐,「不行,我从小就只认定祈哥哥了,明日一定要进宫去找皇后姨娘说说才行。

」她想柔宇科技600635着目前也只有皇后才是靠山了。

隔日清晨方沐柔依旧早早起身,她几乎没睡,想到昨日书房的情况,再想着刘以杰和她说的回到现代,她就辗转难眠。

瞧了瞧窗外只有朦胧亮,知道自己的确太早起了,也不好唤春夏二人进来洗漱,自顾的在化妆台前梳头。

一股身影进到房里,那熟悉的薰香味,方沐柔讶异的回过头看着;就见允祈也是忧愁的看着她。

顿时,二人也是沉默。

允祈仔细看着她,发现她瘦了,脸色也不好,眼睛红肿定是哭了许久,但却发现她会梳头了,想起很久以前她曾开玩笑的说过…”我一定要学会梳头,不然就没人可以帮我出去了。

” 想到这里,心里头没来由地害怕,他忍不住的上前把小福晋拥进自己的怀里,揪心的说着:「我不准妳离开我,知道吗?」他的语气带着霸道又颤抖。

方沐柔却吓了一跳,但她更想念这个拥抱,紧紧的抱着他,泪水又忍不住的溃堤。

允祈看着她伤心,心里更是难受。

他知道这个倔强的小妮子从不在人前哭,总是默默地躲起来,就连那日二人大吵,他混帐的吼了她,她仍忍住不掉泪,可这样的坚强,却使他更是难受。

他何苦要这样伤她… 许久,二人才渐渐分开,可还是靠着紧密。

允祈缓缓开口,「对不起,那日我不该吼妳。

」他的确不应该。

方沐柔摇摇头,「没关系,我也应该要顾及你是王爷,不该在人前这样质问你。

」 「不棉柔巾。

妳可以。

是我不好,我没守诺。

」他说的恳切。

她听了觉得窝心感动,可是这几日她也思索很多,毕竟这里就是古代帝王时代,男人三妻四妾的观念是根深蒂固的,她不能自私… 「没关系,你是王爷,也可能是未来的皇上。

你有你的自尊、你的骄傲和威严,更重要的是你得绵延子嗣,所以那个承诺就算了,我虽不能接受,但事实就是如此,何况额娘也是这样想的,你也不能逆她的意思。

」她说着。

看着她流着泪却还是说的泰然,逞强的装着自己不在乎,实在让他难受,他知道自己对她的爱是如此的深,尽管她想勉强自己接受,可他却无法看她受到委屈。

他情不自禁的攫取她的唇,热切的吻着她,方沐柔被他这样热情迫切的吻,吻的有些晕腻,就见允祈贴着她缓缓的说:「我绝不会让妳委屈。

」 方沐柔听了笑得开心,她知道他是认真的。

接下来允祈每天一样进宫忙碌,但他也找了允言、允佳一起来辅佐帮忙。

允言看着又拾起笑容的四弟,自然也是欣慰,「看来你已和柔儿安好。

」他说着。

三人在主事殿里,一同商讨着南边军队的分粮问题。

允佳则附和着,「想来一定是,因为柔儿这几日又上我的云佳居了,她可是大客人,我云佳居赚最多的总是来自于她。

」他笑着。

允祈微笑地皱着眉,「那她真的很厉害,即使在你的酒楼花的多,但我看我府上的帐本却是一个赤字也没有。

」他实在为柔宇这小妮子感到得意。

「柔儿真的很特别,你可千万别再欺负她了。

」允言用着哥哥语气命令着。

允祈点着头,像个乖乖答着:「是是是,我定好好听三哥的。

」 「对了,我看紫宁这两日有去找额娘,刚好请安出来碰见的。

」允佳说着。

经过周岁宴一事,允言也是知道的,好奇问着:「虽说我讲这是挺奇怪的,但柔儿似乎很排斥共事一夫这件事。

」说完,瞧着允祈的反应。

允祈点点头,「谢谢三哥关心,从前都还好,可是溺过水后也不知怎么了对这事特敏感,不过…有时候也觉得有她的道理。

」想着小福晋的霸道,神情就温柔了起来。

允佳也凝视到这冷面四哥的温柔,他和她一样是个专一之人。

「就说五弟吧,自从东北回来成天待在府里,最近才知道竟然遣出了不少侍妾,给了一笔安家费让人回娘家去了,府里就剩五福晋和一个已经怀有身孕的侧福晋。

只能说柔儿的影响力,不容小觑。

」允言想到几日前的情况如实说了出来。

允祈听着五弟的近况很是惊讶,又想起了新春家宴里五福晋私底下和自己的小福晋说了一枝独秀的事情。

「我想紫宁应该是去和额娘说要我娶她的事情吧…」允祈思索着说,又接着说着,「其实我自己已经决定不再纳妾了,只是日后若要登基,怕是额娘隔天就选秀女了吧。

方沐心南京

」说完,允祈的表情沉了起来。

从小到大,他冷酷无情、成天在军队里打斗、战场上厮杀,塑造革柔他有勇有谋有担当的性格,但一碰上母亲,他只能投降。

允言笑笑地拍拍他肩,「我不认为皇额娘是个难沟通之人。

四弟只是太过坚强,喜欢把事情都揽在自己身上,试着放下一些吧。

」他说的认真。

允佳也笑了笑,「三哥说的没错,就像今日你总算找我们来辅佐你一样。

」 入秋,气温总算渐凉,暖春阁里方沐柔正陪着三个念故事,气氛实在温馨。

春夏二人和双影们站在外面看着屋内,方沐柔又是变换声调、又是挤眉弄眼着逗的哈哈大笑,他们也愉悦。

春喜想着那日正要进房里给主子洗漱,却没想到竟看到王爷和主子正在纱帐里捲捲缠绵,想到就感到害羞,但主子们能够和好如初,那才是所乐见的。

「说真的,王爷现在每日都傍晚前一定会回来陪主子,可那邵小姐却还不撵走。

王爷都说了不娶了,她到底还在那做什么。

」夏香说的义愤填膺。

飞影不以为然的答着,「主子们都不赶她了,我们又能说什么。

反正王爷的心在福晋身上那就好了。

」说着竟感到心情是如此愉悦。

魅影瞧着飞影的笑容,揶揄着:「从前你老是损主子的,怎么现在看到福晋开心你就这么开心啊。

」 飞影顿时红了满脸,「你别…乱…乱说。

我只是想着她再抑郁下去会伤身的。

」 说完,四人哈哈大笑了起来。

此时见着秋云从前厅急忙来报着,「主子,十爷来了。

」 方沐柔一听到是刘以杰,连棉柔巾忙叫着兰姨和秋云把们带回去,便匆忙去了前厅。

一样让下人们在外候着,「以杰,你怎么过来了?」方沐柔赶紧问着。

刘以杰笑了笑,「无聊呀,最近观看天象没有什么特别的,又想到那日妳走后,就甚少再来,我只好来妳府上走走了。

」他说着,手上还拿着罗盘。

「你知道吗?我还在犹豫。

我发现我舍不得这边,可我又舍不得我妈妈。

」她面有难色的说着。

刘以杰早就猜到她一定是犹豫不决,「可妳毕竟不是这里的人,妳的夫君还有可能是未来的皇上,妳想要母仪天下?再帮忙选秀,召进更多妃嫔?」他问着。

方沐柔摇摇头,「我当然不想。

可允祈说了,他不会让我委屈的。

方沐心油画

」她反驳着。

刘以杰只是嗤之以鼻,「如果真不想让妳委屈,妳府上那个麻烦早就该清走了,还留到现在做什么。

」方沐柔知道他指的是邵紫宁,她其实也不懂允祈在想什么。

皇后主殿里,武严帝自从把朝政事务交给允祈以后,自己倒乐得轻松,每天陪着皇后下棋、作画、弹琴,好像年轻的时候没有完成又或是无法尽兴的事情,一股脑的全部完成了。

武严帝一直锺爱着怡妃,可碍于自己是一国之君,他就得分享他的爱,平均的灌溉给每朵后宫里的花。

好不容易到了晚年,他只想要让她独享他的爱,却没想到这几日他的这个面露冷酷、沉的四阿哥,却天天上皇后这来扰乱他们的清閒。

「朕的好祈儿,你这是在威胁皇阿方沐心油画玛吗?」武严帝意兴阑珊的说着。

一旁的皇后也说着,「祈儿,怎么会这样和皇阿玛说话,额娘不是缓了你跟紫宁的事了,我想你现在朝政忙,就不再拿纳妾的事情去烦你,可今日你可愈发越矩了,竟拿只要柔儿一人,不然不要皇位,怎能这样威胁你皇阿玛。

」她说的有些气恼。

「皇阿玛、皇额娘,儿臣是真的不愿意再纳,你们不都知道柔儿特别,也知道在她心里就是有这道槛,儿臣实在不想辜负她。

」允祈说的有些激动。

武严帝却是喝斥着,「胡闹,柔儿真是不知分寸,你也是,怎能这样臣服于女人,要做一国之君,就得事事为百姓着想,儿女私情应当放在一边。

」 「可我不快乐。

」允祈实在气恼了,吼着两人。

皇后也是着急,连忙安抚着。

武严帝见他这样更是生气,「出去。

朕今日不想再谈了。

」说完,便让人把允祈请出了寝宫。

允祈叹了口气摇着头,这已不知道第几次他来这说服这两老了,可惜啊,次次都失败,但为了柔儿,他还是要坚持。

次日中午,寝间内,方沐柔伸了懒腰起身,看着另一半的床有着允祈的气息,她不禁莞尔,她知道他为了宠她,每日都会回来陪着,也老说着她不让她委屈。

想到这,她又是感到甜蜜的傻笑。

夏香打着温水进来,正好瞧见她的笑脸也是愉悦,「主子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呢!看来王爷才是真正的特效药。

哈哈哈~」说完,一点都不知羞革柔的哈哈笑着。

方沐柔羞赧地朝她丢了枕头,就见放下水的夏香连忙躲着,「主子,好了啦!」 她下了床擦手擦脸的,也迳自的梳着头,虽然睡到了要中午,可是还是哈欠连连,拿着早膳进来的春喜也看着她的疲惫,「主子最近这几日老嗜睡,会不会是那刀的后遗症呀,还是请胡太医再来看看好了。

」她说着。

方沐柔近日是觉得身子挺乏的,反正她也是个爱惜身体的人,所以就也同意去请胡太医来了。

就见午后允祈、允言、允佳以及春夏飞影们一行人,处在外间看着胡太医为她诊脉。

方沐柔颇不好意思的说着:「你们不是在处理政事吗?来府里做什么呀?」 允祈只是静静的看着胡太医诊脉,想到中午飞影来宫中通报要用他的令牌请胡太医,他就极担心小福晋是不是怎么了,刚好允言和允佳也在一旁,毕竟东北一事有了情感,就也跟着一起过来了。

方沐柔见他们不说话,却看着胡太医认真,也就开玩笑说着:「我说啊,我可好的呢!我自己的身子,我怎么会不清楚呢!」 就见胡太医紧张的朝允祈跪下还行大礼喊着:「恭喜王爷、福晋,福晋这是有喜了。

」 什么!方沐柔呆愣的摸着肚皮,屋子里的人则是开心的手足舞蹈了起来。

柔纱帘

允祈的脸上实在喜不自禁,还是没好气地看着她,「看来妳的身子妳还真不清楚,这一胎呀,我得好好想着怎么看着妳了。

」他笑的邪魅。

方沐柔却是苦着脸,知道牢笼的日子又要来了,大家见她逗趣都笑了起来…。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