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种田文 > 正文

段家夫夫二三事+番外作者:金鞍玉勒

时间:2018-03-01 08:46:37 标签: 种田文,穿越时空,布衣生活,生子
文案 一朝从陌生的身体里醒来,死而复生的段鹄很高兴,等了解情况后,段鹄又觉得有些不妙。 因为此刻他正躺在一个哥儿的床上,赤身相拥,而据说这个哥儿再过三天就要嫁人了。 PS: ①哥儿生子 ②有穿越的元素 ③主攻 ④金手指不粗不大 ⑤受的设定是恶名在外


段家夫夫二三事+番外 作者:金鞍玉勒


文案

一朝从陌生的身体里醒来,死而复生的段鹄很高兴,等了解情况后,段鹄又觉得有些不妙。
因为此刻他正躺在一个哥儿的床上,赤身相拥,而据说这个哥儿再过三天就要嫁人了。

PS:
①哥儿生子
②有穿越的元素
③主攻
④金手指不粗不大
⑤受的设定是恶名在外——是真的恶名在外。欺软怕硬,兴起了还会撸袖子掐架。看上一个汉子炮灰敢下药拉上床的那种当然,最后结果是y-in差阳错,将攻拉上了床。。

本文种田甜文

内容标签:布衣生活 种田文 生子 穿越时空

主角:段鹄,石小石 ┃ 配角:段邵,段宁,白小雨


作品简评

一朝从陌生的身体里醒来,死而复生的段鹄很高兴,等了解情况后,他又觉得有些不妙了。因为此刻他正躺在一个哥儿的床上,赤身相拥。 既来之,则安之,打了两辈子光棍的段鹄娶了一个小夫郎,从此便开始了,养媳妇儿,养娃,种田的农家汉子生活。日子越来越有奔头了,只是段鹄慢慢发现,他和懵懂的小夫郎竟有不小的代沟。 于是,接下来,除了养媳妇儿,养娃,种田外,段鹄还得应付脑洞大、太折腾、又抠门的小夫郎。文中主要讲的是故事主人公来到异世后,与小夫郎日常生活中各种趣事。文风欢快轻松,贴近生活。虽然主要写的是日常,但两人间真实自然的日常互动娓娓道来。文中两人既有温情也有矛盾,因为x_ing格问题,有时也出现矛盾,但是共同生活中他们互相磨合,解决问题的同时,感情也越来越深。文章剧情很精彩,值得一读。

 


  第1章
  
  段鹄记得他是被人砍了,重伤不治而亡。
  段鹄这个人,习惯有仇直接报,坚信没什么是拳头不能解决的。可是现实狠狠给了他一巴掌,也不知道那日找他寻仇的都有哪路人,也不知道最后段鹄被砍了多少刀,总之,因为他以前的x_ing子害死了他自己。
  以后不能再和以前一样了。
  ——发现还能睁开眼,段鹄这样对自己说着。
  坐起身来,段鹄只觉得全身都难受,

段家夫夫二三事+番外 作者:金鞍玉勒

那是什么感受呢?
  段鹄总结了下,那种感觉大概就是虚吧。
  是的,是虚,浑身都虚,像是被什么掏空似得。
  眼神渐渐有了焦点,然后他就看见一旁白花花的一片r_ou_。
  段鹄摸了摸,软呼呼的,热乎乎的,很明显是个人。
  此刻,他们是在一个被窝的,他们是没穿衣服的,他的肾隐隐约约是虚的,一联想,段鹄马上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昨晚的记忆一下子涌入脑中,记忆中,他从未有过的疯狂,那人大方热情的向他贴来,他像是没了意识一般,抱着来人做着最原始的动作,直到筋疲力尽后睡过去。
  压下心中的惊涛骇浪,段鹄表面依旧气定神闲,他先打量了下自己,多少年来一直不敬鬼神的他三观一下子被刷新了,这不是他的身体,这是一副年轻的身子,此刻除了虚了点,一切都很健康。
  看着身边这团白花花的r_ou_,很能耐啊,这身体这么强壮都能被这人榨的肾虚。
  感慨过后,他皱着眉将人摇醒,他必须要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这人是不是原主的妻子。
  白花花的r_ou_动了动,然后缓缓的睁开眼睛,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段鹄也不急,昨晚是他将人折腾的太狠了。
  不过,看着眼前人巴掌大的小脸,段鹄忍不住皱眉,虽然说这人长得女气了点,可还是能清楚的看出来这人是男的。
  想到自己可能睡了一个男人,段鹄手抖了抖,不过他没动,他现在啥也不知道,只能等着眼前人给他解释。
  石小石稍稍一动便扯到了身后的伤口,很痛,可他却很高兴,他是段宁哥哥的人了,再痛他也是不悔的。
  想到白小雨那个狐媚子,石小石嘴角扬起一抹胜利的微笑,白小雨他爹是村长又如何,段宁哥哥最后还不是他的人?
  看着眼前这少年一醒来就傻子般的直乐,一旁看了半天的段鹄忍不住出声了,“你在笑什么?”
  石小石被人打断,转过头看去,一看到段鹄的脸,脸刷的就白了,“怎么是你?”
  昨晚他明明把药端给段宁哥哥了,出现在他床上的人怎么会是段鹄?
  不,不可能。
  石小石一脸不敢置信,然后不顾身上的伤就要向床下爬去,他冷静了下来,不,这件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

段家夫夫二三事+番外 作者:金鞍玉勒

是要嫁给段宁哥哥做官夫郎的人,他不允许任何人阻止。
  段鹄看着石小石撅起屁股往外爬,一朵备受摧残的菊花对着他,心中蓦然升起不忍,他伸手抓住石小石的胳膊,“别动,你身上有伤。”
  看着眼前这个破坏自己一直以来嫁入官家梦想的人,石小石恨极了,他伸出手就给了段鹄一巴掌,“滚!”
  段鹄脸都绿了,他冷着脸放开了石小石,长这么大,还没人敢这样打他的脸。
  刚睡了人家,导致段鹄没那么没品再去和人干架,不过,他却是不肯再理石小石了。
  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石小石,段鹄自己随便穿了穿衣服,然后捡起颜色比较艳丽的衣服扔在石小石的身上。
  因为羞辱,石小石整张脸都红了。
  狠狠地瞪了段鹄一眼,最终石小石捡起衣服穿了起来。
  “今天这事不许告诉别……”
  话还没说完,门就被粗暴的推开了。
  外面走来一群人,为首的是个穿青色长衫面容端正的年青人。
  一群人围着他们指指点点的。
  石小石一看到来人,脸一下子就白了,年轻的脸上,有着绝望,屈辱,害怕。
  青衫男子直接走到石小石面前,甩了石小石一巴掌,“你这个水x_ing杨花的贱人……”
  “不,不,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石小石死死抓住青衫男子的腿,摇头妄图解释,绝望又低贱。
  青衫男子却丝毫没打算给他机会,愤怒的将他踹开。
  “滚!”然后看着地上明显经过情事的半趴着的石小石,厌恶的皱着眉,“脏!”
  段鹄看戏一般,直到这场戏收场他都没说一句话,仿佛这场被抓j-ian在床的大戏中的j-ian夫不是他。
  那个青衫男子离开了,并没有再看段鹄一眼,一连串的动作只是表示了对石小石的失望,以及对他与石小石的关系宣告了终止,一切像是完成任务般,看起来实在太假了。
  不过段鹄也并没有要开口解释什么的意思,一见有人来馋扶他,段鹄就顺势起身了,来人是一个穿着粗布衫的青年,他向看垃圾似得看着石小石,然后一脸关切,“阿鹄,你没事吧?”
  见段鹄摇摇头,他怒视石小石,“你祸害段宁还不够吗?还要害得他们表兄弟反目?”
  “你怎么和这种人

段家夫夫二三事+番外 作者:金鞍玉勒

搅和在一起,小心惹了一身腥。”语气中满是对地上少年的不屑与厌恶。
  段鹄没再附和他,他和少年睡了,这是事实。
  “幸好段宁人好,也知道石小石不是个好的,没牵扯到你。”青年自顾自道。
  段鹄听了忍不住皱眉,“这话说的过了。”
  首先,段鹄得承认,他自己不是啥好人,可刚才那青衫男子……算了,他还是暂不做评判了。
  讪讪的闭了嘴,青年一脸讨好,“阿鹄,我送你回去吧。”
  段鹄没有理他,走到了石小石面前伸出了手。
  石小石视线从段鹄的手上移到了段鹄的脸上,刚才脆弱又受伤的表情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恨意,然后他随手捡起鞋子就朝段鹄脸上扔去。
  段鹄也不气,与石小石对视一眼,被石小石满目恨意的看着,段鹄只好做罢,淡淡的收回手,摆袖离去。
  
  第2章
  
  拿着段家的家谱,良久,段鹄还是恍恍惚惚的。
  他今年十八岁了,他是一个猎户,他现在拥有一个破败的木屋,五两银子的存款,三个月前,他刚送走常年卧病在床的阿爸,目前是个‘老光棍’。
  这个世界和他原来的有些不一样,没有女人,嫁人生娃的活男人也都可以干。
  据说原身以前还订了门娃娃亲,后来对方瞧上别人了,觉得段鹄一个猎户没出息,便上门退了亲,当然,原身没有同意,并且一如既往的向那哥儿献着殷勤,企图挽回那哥儿。
  对方叫什么来着?
  哦,想起来了,叫白小雨。
  听说这白小雨早和段宁好了。
  听说这白小雨为了和他解除婚约还闹过自杀。
  真是罪过罪过。
  段鹄决定,若有机会再见到人家小哥儿,他一定成全对方,取消婚约。
  这世界对于段鹄来说,是有那么点玄幻,不过也没差了,段鹄向来不喜与人交往,前世他打光棍打到三十多岁也没有打算找个媳妇儿,今生自然也没那打算。
  不过,想起昨天那个哥儿,段鹄也不敢妄下决断说自己真终身不娶。
  那天他睡过的那个哥儿叫石小石,是个待嫁哥儿,要嫁人的对象就是段宁,段鹄的表哥。
  石小石明显是喜欢那个段宁的,若是石小石真喜欢那个段宁到非君不嫁,那是最好不过了。不过在这古代,人们对清白很是看重,要是真不得不负责,段鹄也只能认了,娶了石小石。
  那晚的疯狂他还是有印象的,事情他确实做过了。
  想起与那石小石在一起那一晚,段鹄脚都发虚了,那可真要他这条老命啊!
  段鹄打光棍的心顿时就更加坚定了。
  ……
  巴嗒巴嗒的ch-ou着旱烟,石老爹愁的头发都白了。“小石头怎么样了?”
  石阿爸疲惫的坐下答道:“总算不哭了,这会儿累了,刚睡下。”
  点了点头,石老爹并没有觉得放松多少。
  儿子喜欢段宁,以前他们老两口疼着唯一的儿子,即使段宁与儿子身份相差太大,不是儿子的良配,他们也帮着儿子和段宁订下了婚约。
  可现在,儿子做下这等事,他是没有脸面去让段宁接受已经不贞的儿子了。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