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种田文 > 正文

夏之海海之羁参,莅阳和谢玉番外浮屠塔

时间:2018-04-10 08:04:24 标签: 夏之,谢玉,浮屠
孩子们因为好奇及有趣而偷偷跟着玉阳,却正因此才被玉阳发现这名亡魂并加以制止,也只能说是机缘巧合了,令谣似乎还想多说些什么,但看玉阳突然间又刻意摆出毕恭毕敬的模样,只好无奈一笑,便带着亡魂往马路的方向走去

夏之海、海之羁,参回莅阳和谢玉番外浮屠塔 以海边为主要景点的观光区,就算有人直接穿着泳装到处乱走,也不算是什么稀奇的事。

而这位名为林玉阳的廋弱少年,先撇开实在太过乖巧学生发型不

丁玉阳现在

说,以他单薄如孩童的体格,就算全身上下只穿着一条简单的黑色四角泳裤,看起来也实在毫无特色,跟帅气或美型等字眼更是完全搭不上边,不用说是吸引他人的目光了,单纯以身材来说,玉阳充其量只是大量人形背景里的其中一员。

但那是排除了他手上拿着一柄黑伞的情况。

对大多数游客、尤其是男性来说,在海边穿着泳装却又刻意撑伞遮阳,实在相当诡异的行为,因此从玉阳待在沙滩的时候开始,这个动作就为他引来不少负面目光──虽然这些目光很快就会被一旁的袁隋吸过去,并且快速地转变成对袁隋讚叹欣赏的视线。

但无论如何、总之少年没有在意这些目光,只是继续依赖黑伞深沉的影,阻挡烈日直接啃噬他苍白的皮肤,并且故我的撑着伞四处乱跑。

虽然现在是海边旅游最热闹的夏季,但人潮多半还是聚集在安全的沙滩旁。

玉阳只身一人走在罕无人烟的海岸边,地面的热度隔着已经加厚底部的沙滩鞋,却还是火热得不可思议;他行走的岩石旁边、那片崎岖的礁岩岸并不适合戏水,所以岸上罕无人烟,实在很难想像这里跟刚才人声鼎沸的沙滩之间,并没有相隔多远的距离。

「唔、这里吗……?」 站在离海还有一段距离的岩石上,玉阳稍微挪动手上黑伞的角度,让伞面不影响他远眺看起来平静无波的海面,同时也犹豫着是否该从这里往礁岸边走去。

「……」 但还没做出决定,少年便察觉了另一件应该优先处理的事项,旋即回过身,往道路旁的防风林走去。

「我看看……这里……」 玉阳在强韧的树林之间,选定一处约略符合自己体格的间隙,随手松开的黑伞立

谢玉与莅阳同人文

刻化为一道黑雾,复在少年裸露的肩膀上,并立刻化成一件比影子更加深莅阳和谢玉番外篇之一沉的黑色道袍。

借着并非凡物的黑袍阻隔又又刺的叶片,玉阳缩进树丛的缝隙里,像是在玩躲猫猫一样,小心翼翼地尽可能把自己的身体隐藏起来。

「……地符.蜃隐……」 以左臂隔着黑袍挡住树枝,玉阳摊开右掌,在自己胸口将掌心向下平持,最低限度的使用着隐藏身形的法术,然后── 三名看起来还在念幼稚园的孩童,踏着细碎的小跑步直奔到玉阳面前的岩地上。

停下脚步之后,走在前头的两个像在寻找什么东西一样,满脸兴奋的东张西望,却也果不其然地,他们很明显完全没看见就只是站在树林缝隙里、其实根本没有被任何物品遮蔽身影的玉阳。

「不见了!」「我就说他很奇怪,凭空消失了欸!那个雨伞怪人!」 两人高昂的声音和幼稚的语调编织出的字句,让玉阳只能拼命的努力的忍耐笑意,颤动的双肩擦得树叶娑娑作响,应该很普通的被认为只是海风了吧? 「酷耶!我要跟大家说──」 「啊,不行啦,说出去就会被抓走,要保密!」 「啊对!嘘──」 两个欢快的交谈间,似乎就要转身离开。

玉阳却看准了他们转过身的一瞬间,突然从树林里跳了出来:「哗!」 故意在们的眼前解开法术现身,玉阳同时将披在肩上的黑袍用力扬起,在两人眼里制造突然冒出庞然大物的错觉。

「哇!」「是怪人、快跑──」「快跑啊啊啊啊──」 「哈哈哈哈──」看着两道小小的背影朝着沙滩的方向奔去,玉阳也终于忍不住捧着肚子大笑出声:「真是的,随便把人家叫

莅阳和谢玉番外浮屠塔

成什么怪人的……哈哈哈哈──真是……哈哈哈──」 完全停不下来的大笑持续了一段不短的时间,玉阳直接把自己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才终于在直不起腰的情况下,又花了一番工夫让自己的喘息稳定下来,这才终于定睛看向站在他身旁的第三个。

这个从刚才开始就没有发出半点声音,只是如同幽灵鬼魅一谢玉莅阳黄文样、静静地跟在那两个吵闹的身后──或者应该直接说,这确实正是一缕亡魂。

「……你不能跟着他们,知道吗?」 虽然玉阳在同年纪的男生里算矮,但要对这么一个娇小的孩童说话,还是必需蹲下来,才能好好的看着他那张充满晦暗、像是蒙着一层影的模糊脸孔。

另外两个当然不会晓得,竟然有一位孩童亡魂不知怎地跟在他们背后。

们因为好奇及有趣而偷偷跟着玉阳,却正因此才被玉阳发现这名亡魂并加以制止,也只能说是机缘巧合了。

「只可惜,我没办法替你做什么,因为我不是这里的土地神……或者该说土地公?知道我在说什么吗?」 玉阳以极其温柔的语调和耐心,一个字一个字、非常清晰而缓慢的说道,生怕这听漏或听不懂他的意思。

土地神俱有引导亡魂之职。

像是这一样的孤魂野鬼,由土地神管制保护直到差来领人,对玉阳来说也是相当习以为常的工作内容。

幸好,听完后只愣了半晌,便轻轻地朝着玉阳点头,当作应了他的询问。

「很好。

你该做的是,去找你们的土地神。

不要留在这里,也不可以再跟着其他人……知道了吗?」 土地神一职倚地而设,在权限上也有着相当严格的地域限制,这一点跟其他直接用自己的名字建立信仰的神灵

谢玉莅阳黄文

有很大的区别。

所以就算同样作为土地神,身处异地的玉阳无论如何、也不能直接插手眼前这名孩童亡魂之事,其实就连像这种程度的制止及劝告,也已经有些踩线的危机了。

这次听完并没有停顿太久,只是以极为缓慢、缓慢,完全慢动作的朝着玉阳再一次点头。

「……嗯……」虽然这乖巧的回应了,但玉阳还是满满的不放心。

鬼魂的记忆力与行动力,通常都不是多踏实,何况眼前这位又只是一名孩童的亡魂,究竟还保有哪种程度的心智,一时之间也实在很难确定。

「果然至少该送你到土地庙吗……唔、但是……」 玉阳真正管辖的区域其玉阳什么意思实离这片海岸观光区很远,虽然因为旅行跟其他原因,算是经常过来这里,但玉阳还真的完全不认识这里的土地神,如果他任意插手,也实在很难把握会发生什么事。

「所以说,这种事还是……」 玉阳突然站起来,转过头看向海岸边:「就劳烦您帮个忙了,太子殿下。

」 「……被发现了吗。

」 随着温和的语声,海岸边浮现一道像是颜料渲染在空中的暧昧色块,眨眼间色调汇聚成形,一名看起来没比玉阳大上多少的儒雅青年,就这样凭空出现在那儿。

「明明是海龙王族尊贵的太子殿下,登场方式还真低调啊。

」玉阳嘴上这样说,实际上却也只是满不在乎的摊着双臂。

「玉……请你直唤我的名讳──令谣吧……」海龙王族太子以极为柔软的语调,请求般的说道。

有着一头奇异红色长发的青年,周身散发出的气息却是不可思议的温和,璀璨的金色眼眸亦不带着半点锐利,身着丹青色直裾长袍的模样,简约到就算玉阳将其称为海龙太

丁玉阳现在

子,但他本身看起来却更像从古画中走出来典雅儒生。

「太子殿下,我是玉阳,林玉阳。

不过就是个区区土地神罢了,并不是什么值得太子殿下您以小名相称的贵人。

」 完全就是在抗议对方太过亲暱的『玉』一称呼,玉阳在语气上也毫不客气,与充满咬文嚼字的客套语句完全相反,整个人不但站得直挺挺、双眼也生生地盯着青年那张略带郁的脸孔。

虽然这样的毫不客气,却也反倒突显了他们熟识的事实。

「……是吗……」好像真的对于玉阳的拒绝感到非常遗憾,自称为令谣的海龙太子满脸沮丧,却还是迈步往玉阳身旁走去:「那么,玉阳……这的事……?」 「嗯,可能要麻烦您了,太子殿下。

比起我这个遥远辖区的陌生土地神,由您这位比邻已久的海龙王族太子出面,应该会好上许多。

」 「我知道了。

」令谣点了点头,接着便小心的牵起孩童玉阳非你莫属亡魂的手:「那么就跟以往一样,我会顺道替你跟这里的土地神打招呼,请祂不用警戒、或是另外打扰你们,放心吧。

」 玉阳则相当干脆的答道:「我没担心过这些。

」 土地神原本只要照顾好自己的区域就够了。

玉阳这次会特别前来这片海域,处理并非自己辖区内的『工作』,正是受讬于令谣背后的海龙王一族。

而作为地主的海龙王,当然也有相对的负起提出委讬的责任,主动替玉阳打点好他可能与当地土地神之间造成的矛盾。

青年闻言,这才终于轻轻地露出微笑:「……那么,这次什么时候才要到海龙宫作客呢?终于又能见到你,石霜小姐也期待了很久。

」 「急什么。

跟平常一样,绕完你们分配给我的区域就会过去……比照去年的话,晚上就能处理好……」玉阳偏着脑袋略想了一想:「唔、但这次我也带了客人,起码晚餐得回去露个脸……这样吧,我黄昏前先跑一趟龙宫,但作客就等到晚餐后……送『最后一批』过去的时候?」 「明白了。

那么我会禀报父王和石霜小姐,说明你会自行先用过晚餐、更晚一些才抵达。

」 「麻烦您了,太子殿下。

」 「……嗯。

」 令谣似乎还想多说些什么,但看玉阳突然间又刻意摆出毕恭毕敬的模样,只好无奈一笑,便带着亡魂往马路的方向走去。

「接下来……」 玉阳也没停驻太久,随即便跟着迈步,朝着跟令谣完全相反的方向──海岸边走去。

那件仅是披在玉阳肩上、其实并没有好好穿上的黑袍,尺寸对他来说也明显太大了;一副小孩穿大人衣的模样,使得过长的下䙓直接拖在粗糙的地面上,玉阳没有刻意伸手将之拉住或固定,黑袍却还是乖巧地没有半点滑落的迹象,衣䙓和袖口更是没有沾附上任何一丝尘沙。

站在海岸边缘,玉阳往下望着拍打在礁岩上,频繁湧起的雪白浪花,深吸了一口气:「开始吧。

」 接着,再度往前踏出一步。

将身体的重心往完全悬空的脚步移去,其后果自然是──从崖上垂直落下。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