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种田文 > 正文

就想死啊,夏侯惇怎么出装最厉害

时间:2018-04-12 08:05:32 标签: 出装
这两个一下子要我死一下子又要护我,别说是我,我想连他们都不知道到底是在救我还是在杀我,他刚好像说他叫司什么脏来着,罢了,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得赶紧逃命

就想死啊! 离开客栈后,我漫现在还有姓夏侯的吗无目的走着,实在也不知该何去何从。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泡了水后感觉身体好笨重以至于我步伐越来越慢,感觉我的肌肤闷

夏侯和曹关系

闷的,很不舒服。

这到底是什么鬼朝代鬼地方! 「去他的王八蛋!」我对着空旷的树林大声呐喊。

但一喊出来我的声音好像有点分岔,key好像尖锐了点,不似先前的浑厚。

喊完我也无助的垂坐在地上。

好想哭啊... 伸出手想抹掉脸上的泪水,哇咧~我的手是怎样,怎么开始掉漆脱皮?! 是泡水泡太久吗?也不对啊!以前游泳课两个钟头都没事,难道说是这里的湖水不干净,有毒吗?! 那我的脸─ 去你的,都一个满脸胡渣的大叔了,还管脸做什么!现在最要紧的是怎么脱离这个时代吧? 但是据我所知,穿越剧一定要等我完成某件事,而这件事通常需要十年八载... 天啊!您还是让我死了算了吧? 左顾右盼了一下。

「咦?没有湖。

」脚边只有一根长达30公分的尖锐树根。

我颤着手犹豫地拣起来。

「不行!这太痛!」我又把树根丢掉。

些许是动作太大,一罐青瓷瓶从我袖中掉落出来。

「这又是什么?」 我拿近一看,上面一小张纸条写着:「毒药」两个小字。

这太搞笑了吧?为什么我身上会有这个东西,而且还是怕我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才贴了这么一张字条吗? 不过服毒自尽好像会死相难看耶─ 我一握,学过铅球的我,用力地以完美弧度把瓷瓶丢了出去。

「唉,就没有比较好的死法吗?」我叹了口气。

紧接着一阵风吹来,让我打了个冷颤。

一个长条的东西随着风飘啊飘啊就落到了我脚跟前─ 「不是吧?」这个地方怎么会有白绫呢?又这么刚好吹到我面前。

我将白绫捡了起来,拍拍上面的灰尘跟落叶。

「呜呜..」 突然,一阵细小哭泣夹杂啜泣的声音传入了我耳里。

我顺着声音往树林内走去,只见一名女子站在树下,正将一只泛黄的白绫往上枝上抛。

目击电视剧演的古代自缢命案现场,一时间,我也呆住了。

我是该默默地走开别破坏人家的兴致呢?还是该去喊一声:「姑娘别做傻事啊!」好呢? 正当我选择第一个方案转身离开时─ 啪吱! 脚下好死不死踩到枯枝,发出



声响。

「谁?」 「呃...这个...抱歉。

」没回夏侯惇怎么出装最厉害头,我道。

背后却传来她的声音。

「姑娘,可请否别打扰我好吗?」 姑娘?我这么一个粗犷大男人她这么叫我?该不会是古代精神病患来的吧? 如果自杀不是她的本意,那这样我该眼睁睁看着她上吊自杀吗? 我回过头,正巧她也回过身子。

虽说女的没错,却看起来约莫三十来岁的大姐。

「原来是位公子,对不住,」她瞄了我手上的白绫一眼。

「不过这地方我先来的、树是我挑的石头也是我搬来的,可否请您去别的地方,或者您不弃嫌的话,也可等我用完。

」 她冷静的道完,我整个三条线了。

等妳用完?是说等妳上吊完再换我用这棵树这块石头上吊吗? 「不用麻烦了,我没有要用,妳不用客气。

倒是妳的那块白绫脏了,要不要换上我的?」我扬扬手上的东西向她示意。

她看着我沉思了好一会儿,才道:「也好,我这辈子就这么肮脏,走时想干干净净。

」 肮脏?干干净净?我很自然而然想到被强暴的状况。

可是看这位大姐,虽然身材不算粗壮肥胖,但是光看她结实的有力肌肉,想要对她...应该也不是件简单的事。

她接过白绫,正要往上一抛时,动作突然停住。

「缺角马蹄,你是山东响马贼?」她急切地道。

什么缺脚马?什么山东?我听不清楚她说了什么,只拿一双癡呆的疑惑眼神看她。

「也好,我这辈子报不了仇,死前还能拉一个山东狗贼垫背,也值了。

」说完,不等我解释,她便将白绫朝我抛来,还准确地套在我脖子上! 哇咧,速度之快我来不及反应。

原来这个寻死的女子还是个练家子,力道之狠劲似乎真的要置我于死地。

有必要玩这么大吗? 「呜...啊...」真没想到,我穿越后最后的一句台词是嗯嗯啊啊不成句。

就不能像若曦深情款款,充满遗憾死去还是晴川那样轰烈消失吗?就不能先来场惊天动地的爱情再让我离开吗? 不过,想到我这付身躯还是算了,因为我还没打算出柜、来个这不

三国夏侯家族族谱

知道是男男恋还是女女恋,我总算深深体会什么是游戏内常说的人妖了!况且老爸有明言规定,他家的儿女有两件事必须报备好让他老人家有心理准备。

一是出柜二是未婚生子。

但是这两件事,是该在餐桌前轻松地突然冒出来,让他喷我一脸饭好,还是正坐客厅,战战兢兢严肃地说,然后夏侯惇怎么出装最厉害等他随时一巴掌打过来? 唉,我越来越佩服我自己了,命都快没了,还有时间跟心情想这些有的没的。

也不知道我这一死能不能回到我的年代? 要是能回去,我把这经历写稿投书,一定会被退稿,原因:字数太少。

也不用三分钟就能讲完这故事。

一个四肢发达的妙龄少女在课堂上睡昏头,莫名其妙穿越古代变成一个大男人,然后被追杀,落跑,跳湖自尽再昏过去,醒来再被追杀逃跑,最后真的被杀了。

结束。

若要为这个可歌可泣命个名,我想应该是某某某大猎逃之穿越极短版! 正当我感觉到越来越痛苦之际,一道冷凛之气划过我颈间,白绫应声而断,我整个重重跌坐在地。

屁股好痛,但我无力哀嚎,连抬手想去抚摸都缓慢。

「嗯,能咫尺杀人于无声无息,想必只有残雪流风─司徒臧。

」她对着空无一人的空气自言自语。

当然,没人回应她。

只见她接着道:「既然来了,何不现身呢?」依然没有动静。

她脑子没事吧? 「咳、咳─」 听见我咳嗽声音,她又想起我的存在,瞇起眼瞪着我。

我瞧见她手中的白绫都因她的用力而扭紧,那劲道让我打了个冷颤... 看她朝我逼近,我只好大喊: 「等等,我到底是哪里惹妳了?妳要我死总得让我死的明明白白吧?!」 她怒视着我不发一语,略为丰腴的双颊因怒而胀红。

趁她还在发楞之际,我努力回想着从刚她要死变成她要让我死的情况。

好像是收过我白绫后她便开始发疯。

还提了一个山东响马贼?还有什么缺角马蹄? 「我不知道什么山东响马,也不知道什么缺角马蹄!」 「笑话

夏侯云姗个人资料

,江湖人都知道山东响马贼是强者的走狗,你堂堂一个七呎大汉在江湖行走岂有不知!再者,若与他们无关,又岂有这印有他们帮徽的白绫?!」她驳斥着。

说完,将白绫丢到我面前。

我将白绫捡起来,上面确实有一个我看不是很懂的绣花。

她也真够厉害的,这么一个完全乱七八糟的绣花图她竟也能认出是什么缺角马蹄。

还有强者是什么鬼? 「这白绫我刚在那边树林捡到的。

」 「捡到的?什么东西不捡,你捡个白绫做什么?」她继续咄咄逼人。

「我就想死啊!」 我诚实以告,换她沉默无语了。

「为什么想死?」沉默好一会儿,她问。

接着还没等夏侯琪誉裸乳我回答,她的视线从我脸上移到我下身,然后变得眼神有点暧昧。

「莫非是...」 我不解地看着她。

那眼神,是什么意思? 「我知道一个大男人被去势自然会想死的,但你也无需要太在意,这种事一阵子就会习惯了。

」 「蛤?」我困惑加大。

她伸出手想拉我起来。

「大姊,我不懂妳说什么。

」握住她的手,我爬起来。

「别装了,你的声音都变了。

」 我知道我声音变了,好像越来越...像女生的声音。

虽然我灵魂本来就是个女的,但这个躯壳是男的呀!而且她说的去势是什么意思? 「大姊啊,妳刚说的去势是什么意思啊?」 「就是─」她正要解释时,一道剑气又劈过来,朝我们中间横袭。

她立刻推开我,我这笨重的身躯又倒了下去,而且正脸朝下,摔个狗吃屎。

我的脸...好痛啊! 「他的命是我的。

」 「哦,我本来没想要插手,但既然你这样说了,那我可要见识他的命你拿不拿得起!」 当我努力爬起来,翻过身后,他们两个已经打起来了。

现在怎么一回事? 我定眼一看,这持剑的男子,不就是前几天要杀我的那一个美男子吗?这路怎么那么窄,怎么就没一个想要解救我的出现的? 他刚好像说他叫司什么脏来着,罢了,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得赶紧逃命。

但无奈这笨重的身子,光移动就惹得地上枯枝落叶嘎嘎作响。

「想

夏侯琪誉裸乳

跑去哪─」那位大姊一掌又挥过来。

在她即将碰到我胸膛之际,一把剑又刺过来阻挡了她。

这两个一下子要我死一下子又要护我,别说是我,我想连他们都不知道到底是在救我还是在杀我。

但我很确定的是,他们在争夺我最后的归属权,我觉得我超像过年过节子时到庙门开要抢的头香一样那样抢手。

在我好不容易终于站起身来,他们早已经又打到一边去了。

只见那个男子一个move,那把锋利的长剑已经架在大姊脖子上,胜负分晓。

「我输了,他归你。

」 男子冷冷瞥了我一眼,收回长剑。

他走到我面前,开始打量我。

被他看得不自在,顿时又觉得身上奇痒难耐,我不自觉动手抓我的脸。

挖咧,掉皮了,是真的泡水泡太久了吗? 「你不是夏侯子玨!」他凛着声道。

这人是怎样,全身冷冰冰就算了,连讲话都让人觉得没温度。

不三国夏侯家族族谱是夏侯子玨?他真够神的!该不会知道我是穿越来的吧? 「你说我吗?」我连我现在自己是谁我都不知道。

突然,他伸出手往我脸上摸来,又突然用力一扯。

「很痛耶!」我痛得惊呼。

他摊开手,靠,这么狠,他连我皮都抓下来了! 「妳是谁?」 「是易容术。

」还站一旁未离去的大姊道。

易容术?就是武侠小说里面常出现那个可以把自己变成另一个人,连费用都省下的方技术吗? 「有此等精湛易容,普天之下定当出自严家无盐女!」她又道。

沉吟了下,他问:「妳与严水净是何关系?」 严...水净?严?我想到了那个一直夏侯哥哥夏侯哥哥叫我的那个女子,他们叫她严家丑女,难道她就是严水净吗? 那我跟她是何关系呢? 「我...」我怎么可能知道我跟她是什么关系啊?! 「可能她的爹的表姑的外甥刚好是我表哥的爷爷吧!」我决定胡诌。

而他们也听得很认真。

「所以,妳是严水净的女儿?」 女儿?如果那个少女能生出我这么大的女儿那也真的...等等,她说女儿? 「妳的意思我是女的?」我惊讶地问。

他们俩个对看了一眼。

「原来是个傻子,这夏侯子玨也真够忒狠的,拉了一个傻子当替死鬼。

」大姊用着很怜悯的表情看着我。

「哼。

」男子冷哼一声。

「请问...你们说的傻子是在说我吗?」我指着我自己。

他们又看了我一眼,然后大姊叹息摇摇头。

「司徒臧,既然她不是夏侯子玨又是个傻子,你把她交我吧?」 「为何?」 「我想我还是能照顾她的。

」她道,又朝我投来同情眼神。

原来他叫司徒脏,怎么会有人取这种怪名?而且,大姊啊大姊,您不是还忙着自杀吗? 「我不是傻子!」我用着弱弱的声音想反驳。

「妳不是傻子?!那妳是谁?」 「我...」我又语窒了,毕竟解释了我是莫名其妙穿越来这的话,就算不当我是傻子了,他们一定也是当我是疯子。

我突然想起电视剧上常把出车祸失忆演成像失智低能的桥段。

既然我不是夏侯子玨,那我是谁呢? 「我只是忘记我是谁罢了,刚刚不小心摔到头了!对!就是这样。

」 「就算不是,但她跟夏侯还有严家还是有关连,我要带她上严家庄!」他间接婉拒了大姊的提案。

「也好,但先让我将她整理干净了吧?免得这人不像人的模样吓坏一堆路上行人。

」 他又看了我一眼,点头。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