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种田文 > 正文

血溅岳王庙,胡惟庸干吴玉娇的视频

时间:2018-04-15 08:06:28 标签: 吴玉娇,岳王庙,视频
」柳如风朝徐达望了一眼,见他表情如此刚毅,便也缓缓放下了手中的刀,对着那几个江湖人道:「你们快些走吧,其实,悟觉是为了躲避纠缠不停的阿疯,一路藏匿到此,好不容易才甩脱了他,也就在徐达等人离开岳王庙不久之后,他才来到此处

第三十九章:血溅岳王庙 事出突然,在朱元璋开国功臣排名场众人俱都愕然无语,最惊讶的莫过于凌动儿。

「傻瓜你……」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徐达,只见他捏紧拳头,全身兀自不断颤抖。



明朝开国六王

谁也想不到竟是徐达出手将那个面目难看的刀客打飞出去! 「可恶!你做什么?」馀下的几个江湖人迅速拿出刀剑围住了徐达。

徐达瞪视着他们久久不语,突然间他开口了:「没错!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是该为师报仇!」 他的语气激昂、语声铿锵,几乎让人认不出他就是之前那个胆小鬼徐达。

想是受了那个刀客的话所刺激,徐达压抑已久的情绪终于爆发出来! 柳如风见他如此,亦讚声道:「徐兄弟说的极是!」 他的话声一落,凌动儿、汪水灵、侯胜及沈万四人也迅速动了起来,反将那几个江湖人围住。

此时,情势已紧张了起来。

「傻瓜,本姑娘开始对你有点刮目相看啦!」凌动儿甩动着手中的泥鳅鞭,笑嘻嘻地说着。

其中一个面色腊黄的江湖人对徐达问道:「朋友突然动手是为何意?」 徐达目光透出坚毅,大声答道:「因为你们要找的人正是我的师父!」 「什么?」几个江湖人闻言脸色骤然大变,俱都默然无语,其中一人见情势不对,改口道:「这位朋友有话好说!不如这样,大家各退一步,你放我们走,我们保证不再找你师父麻烦!」 此话一出,徐达立即喜上眉梢,连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那人答道:「自然是真的!」 徐达慢慢松开捏紧的拳头,挥挥手道:「那你们走吧!」 众江湖人闻言俱都松了一口气。

「不行!」这时,凌动儿出言阻止,道:「不能放走他们!」 柳如风不发一语,面上表情显得凝重,似是在思考着什么。

汪水灵一双大眼眨呀眨,看了看凌动儿,又看了看柳如风,问道:「师兄……现在该怎么办?」 「嗯……」柳如风朝徐达望了一眼,见他表情如此刚毅,便也缓缓放下了手中的刀,对着那几个江湖人道:「你们快些走吧!」 众江湖人你看我,我看你,一时之间不知所措。

片刻,其中一人吆喝一声,其馀众人便随他撤离了岳王庙。

就在他们离去后,柳如风才叹道:「看来此地已不能久留!」 徐达挠挠头,对众人歉然道:「对不住!都是因为我……」 凌动儿扭了扭纤腰,收起手中泥鳅鞭,娇笑道:「傻瓜!道什么歉?本姑娘还是第一次觉得你这么有男子气概呢!」 徐达闻言憨笑不已。

柳如风也由衷讚道:「正是!徐兄弟的气势着实令人钦佩!」 汪水灵插口问道:「我们现在该如何是好?」 凌动儿脸色突而改为一黯,道:「本来我们与小贼约定在这儿碰面的,如今……」 众人一时之间拿不定主意,皆低头默然。

「啊!」只听徐达忽地惊呼一声,接道:「我知道有个地方,我们可以在那儿等师父!」 话一说毕,徐达便走向岳老爷像,在祂的面前双膝着地跪了下来,恭敬地磕了个头,接着发出阵阵敲击之声,半晌后才起身道:「我们走!」便领着众人离去。

就在徐达等人离开后不久,一条人影鬼魅般闪进岳王庙内,面上带着诡异的笑容。

*** 杭州城大街上,此时正聚集着许多江湖人士,个个议论纷纷,其中几个前些时间才在岳王庙中露过脸。

突然,众人停住了口,目光全落在一个身穿墨绿袍子,一脸精明干练的老头身上,他正慢步走进众人之中,此人正是「衡山派」掌门莫小小。

他精光连闪,扫略在场众人,接着回顾中央,问那些前段时间在岳王庙中碰见徐达的江湖人们,道:「你说你们曾在岳王庙中遇见金鳞那恶贼的徒弟?」 莫小小问着那几个江湖人,不禁露出满脸疑虑,显然不信金鳞年纪轻轻竟还收了徒弟。

「是是是!」那几个江湖人信誓旦旦地连连称是,其中那个被徐达轰出庙外的刀客,更是脱下衣物露出外伤以示证明,他的脸色十分难看,内伤着实不轻。

莫小小面色凝重地看了看他,沉吟半晌后才道:「带我

朱元璋开国功臣排名

到岳王庙看看!」 一群人便浩浩荡荡地朝着岳王庙方向而去。

岳王庙依然庄严肃穆、正气凛然,不过此时却夹杂着浓浓的血腥之气。

浑身散发着血腥之气的人就是恶和尚悟觉! 他怎么会在这儿? 「那个疯老头子还真是难缠!该死!要是当初南少林偷来的《易筋经》没遗落的话……」悟觉露出了一脸凶相喃喃自语,似乎在回想着什么。

「就是这里!」一片喧嚣传来,此时莫小小一干人等也已来到了岳王庙之外。

悟觉见突然间来了许多人,表情便开始不自觉扭曲了起来。

「嗯?」莫小小瞥了悟觉一眼,心中觉得这和尚甚是邪气,不过并不太在意,便与众人迳自进入庙中查找起来。

悟觉压抑着杀人的欲念准备离去,突然,莫小小踏出庙门喊住了他:「和尚,莫走!」 「嘿……」悟觉表情狰狞地缓缓转身,恶意从他的眼神之中毫不掩饰地释放出来。

目光相接,莫小小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心中惊忖道:「这和尚是怎么回事?杀气竟如此之重!」 片刻,他才问道:「和尚,你可曾见到四个男子与两个姑娘从此处离去?」 其实,悟觉是为了躲避纠缠不停的阿疯,一路藏匿到此,好不容易才甩脱了他,也就在徐达等人离开岳王庙不久之后,他才来到此处。

「见过又如何?不见过又如何?」悟觉像机械般转动着他的颈子,发出了阵阵「喀拉喀拉」的声响。

众江湖人在庙中毫无所获,此时也俱都走出了岳王庙。

莫小小从未见过如此狂妄的和尚,便下令众人将他围了起来,疾言厉色地道:「瞧你这番模样想必也不是什么好人!你是何人?快快道来!」 悟觉双拳紧握,发出阵阵指节错动之声,冷冷道:「没错!自我从北少林逃出之后就不算是个好人了!」 此话一出,引起在场江湖人的一片骚动,议论纷纷。

「难道他就是北少林的叛僧悟觉?」 「听说这和尚生性凶残无比,毫无人性!」 「据说他在几个月前,一夜之间毁了『古木山庄』,还杀了庄内所有的女人和!」 「传闻他还与魔教有所勾结,助纣为虐,到处烧杀掳掠呢!」 江湖果然是八卦满天飞,不多时,众朱元璋为啥不杀马皇后人把关于悟觉不管是听说的,或者是自己掰的,全都搬了出来。

「嘿嘿!」悟觉倒也不为所动,仍狠狠地狞笑着。

莫小小听着这些江湖八卦,越听心里越毛,神情也显得紧张起来,他从未想过自己会遇到这个连北少林缉捕了好几年也抓不到的恶僧,要知少林武功盖天下,这人能躲避北少林多年的追捕,可见其人实不容小觑! 此时情势无异骑虎难下,他原本到此是要追捕金鳞的,殊不知却在此地招惹上了恶僧悟觉,在正派光环的无比压力之下,既然遇上了,他也不能若无其事地放过悟觉,尤其是在诸多江湖人士的面前。

可悲的正派光环!可笑的无形牢笼!一日为正派,终身为正派。

正邪不两立在那个时代、那个背景,是个绑住许多人的绝对法则! 「我被一个疯老头子纠缠数日,闷了一肚子火正好找不到人发洩,我看就找你们玩玩吧!」悟觉一面说着,一面狞笑,唾液都已流得满嘴。

莫小小见悟觉这般狂态,心中越是惊惧,身为一派掌门,他的胆色自不在话下,可从来没有一个人能令他如此心生恐惧。

「我们人这么多不用怕他!杀了这恶僧为武林除害!」一个不知死活的江湖人手持双截八卦棍,独自朝悟觉攻去。

一人动,人人动,众人也跟着挟起兵器,朝着悟觉袭去。

风,一股疾风吹过众人,是腥风。

「嘿嘿!」狞笑声中,悟觉很快地扭断了那个手持八卦棍的江湖人的颈子,然后一脚将他踢飞,接着刀剑交错之声伴随着惨叫之声不时响起。

一名、二名、三名、四名……一个个江湖人粉身碎骨、身首异处,皆被悟觉当场击毙。

「什么?

朱元璋没杀的功臣

」看着眼前这屠杀地狱,莫小小持剑的右手不断颤抖,完全无法自制。

一场由一个人屠杀众人的戏码开始上演…… *** 钟声嫋嫋,更显得万籁俱寂,杭州这热闹非凡之地,最幽冷清静之处,莫过于这「不悔禅院」。

此时,徐达领着众人来到了「不悔禅院」门墙之外。

一停下脚步,凌动儿便神色慌张地急道:「傻瓜,你怎么带我们到这儿?难道你又想被那老和尚给扔出来?」 闻言,柳如风面露不解,问道:「被老和尚扔出来?这是什么意思?」 徐达看了看柳如风,憨笑几声,才道:「这禅院里头的老和尚武功可是高深莫测……」 凌动儿抢口道:「这老和尚性情乖僻无比,上回我们误闯此地才让他无情地扔出墙外,想想都还会痛呢!」 凌动儿生动地比手画脚,将那日情形描绘得绘声绘影,听得柳如风等人不断称奇。

柳如风抬目望天,不禁叹服道:「大隐隐于市!竟有如此高人隐居于此!看来这江湖之中还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汪水灵柳眉微颦,慌道:「师兄,这老和尚听来甚是恐怖……」 柳如风摇头含笑道:「师妹不必惊慌,江湖中诸多能人异士性情俱类如此,比之如『断肠洞』的七通大师、『九天悬崖门』的青灯居士、还有已故的『华山派』狂狮道祖等等……」 这时,凌动儿双手叉腰、杏眼微瞪,喝问着徐达:「傻瓜,你到底为何带我们到这儿来?」 徐达憨然答道:「我是想这个地方如此幽僻,人迹罕至,应该不易为人察觉,于是在岳老爷像之下留下讯息,告知师父到此地与我们会合……」 「哟!」凌动儿突地娇喊一声,接着道:「没想到你这傻瓜与那小贼厮混久了,人倒也变得聪明了!」 众人闻言皆大笑不已。

「嘘!」凌动儿突然一脸警戒,轻声道:「不过我们得尽量放轻声响,以免被那老和尚给察觉,又出来寻我们麻烦!」 汪水灵眨了眨大眼,问道:「这老和尚真有如此不近人情?我们只不过在这禅院之外,又未曾踏入禅院一步……」 凌动儿故作微怒道:「姐姐未曾见过那老和尚,不知他是何等怪人,他可恐怖了!」 汪水灵被凌动儿这么一说,心中更生畏惧,颤着声道:「真有这么可怕吗……」 话尚未说毕,一声浑圆深厚的佛号声已自禅院中传来,由远而近俱都清晰无比贯入耳中,一条削瘦的人影如凭风落叶般随佛号而至。

「啊!老和尚!」凌动儿与汪水灵两人俱都花容失色,失声尖叫。

柳如风亦感到心惊肉跳,暗忖:「光听那佛号声就可得知这老和尚内力之深深不见底,更别说他那飘然来到的轻身功夫是何等的精妙!」 「阿弥陀佛……」还不等老和尚开口,徐达已自扑地一声跪了下来。

徐达此举反倒让不悔禅师摸不着头绪,愕然不已,只得呆望着眼前众人。

不一会儿,徐达才诚恳地道:「小子知道此处生人勿近,但还是斗胆请求禅师您让我们留在此处等待我的师父,我等众人绝不会踏进禅院一步,打扰您的清修!」 众人沉默一阵,只见不悔禅师木然答道:「你等待你的师父又与贫僧何干?」 他垂首敛目,开始敲起手中木鱼。

卜!卜!卜!卜!卜!木鱼之声沉重莫名,声声震耳欲聋,传至众人耳里,似要贯穿耳膜! 「哎呀!」凌动儿不服地道:「哼!你这不通人情的老和尚,老怪物……」 汪水灵也梨花带泪地哀求道:「大师,求您快住手呀……」 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卜!不悔禅师如木人石心般似的无动于衷,木鱼敲击之声更快了! 柳如风开始感到头晕目眩,体内气血翻湧不止,凌动儿、汪水灵、侯胜及沈万等四人也已不由得抱头掩耳,软倒在地。

再观跪在地上的徐达,业已鼻孔出血,但口中却仍不断地恳求着:「求求您了!」 他不住磕头,一磕重过一磕,以至头破血流。

卜卜卜卜卜……木鱼敲击之声持续向四下传出,穿过林间,响彻数丈,萦绕不已。

「求求您!求求您!」徐达仍用力地磕着头,不断磕着。

不悔禅师长眉垂目,掩住了他的面容神情,不过他手中的木鱼却越敲越慢、越敲越轻,终至停下了动作。

就在他停下之时,徐达抬目上望,知道他心中动摇了,只闻其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要留下可以,只不过……」 不悔禅师语声忽而顿住,一阵凉风吹过,吹得他的掩目长眉随风飘曳,众人皆望着他那肃穆的面容,等待着他的答复。

风吹过后,他续道:「只不过要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