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种田文 > 正文

鬼医之药命后篇,老汉与少女的幸福生活

时间:2018-05-15 08:34:53 标签: 药命,鬼医,少女,老汉

〈鬼医 之 药命〉后篇 一路上,穆大GAy男同老汉夫对他的身体状况又提了些问题,有些细节甚至连于老汉自己先前也不曾留心;听他说完,穆大夫再度陷入沉思。

领受了这么大人情,尽管于老汉着实忐忑,也没心思或颜面催促,只等穆大夫自个儿开口。

莫非这古怪症状真是某种奇疾,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不要是疫病才好,否则自己回去反倒害了家里人和乡里人──可也不对,病症若会传染,这大夫怎么敢揹自己一程? 「……老丈,您说没甚好顾忌,那晚生也就直说了。

」于老汉犹自胡思乱想,尚未理出个头绪;那彷彿也心事重重的穆大夫倒先整理好了思路,启唇道: 「若晚生推敲属实,发作的地方不只是脚,恐怕双手也同样不如往日灵巧,却非完全不听使唤,而是偶发无力,又或者、想做某些细活儿的时候力不从心。

」 于老汉瞪大了眼,立刻回想起自己前些时日编到一半却迟迟无法接续下去完成的竹篓,后来是儿子接手过去,体贴宽慰他莫累坏了自己;以及那只被他不慎摔碎的汤碗,媳妇孝顺,还道是热汤太烫害他捧不住,取溼布替他擦敷之馀又盛了半碗放凉。

听他连声说对、举证历历,穆大夫续道:「晚生只在书里读过,亲眼所见却是头一遭。

这病……折磨得很,将一日日夺去罹患之人的行动能力。

手脚四肢仅是初期,末了不只浑身不得动弹,饮食起居便溺皆无以自理,继而,连呼吸吐息都难以自控。

偏偏患者意识与心智罕受影响,只能困在日渐蚀朽的躯壳里,一日日衰竭下去,生死不能自己。

」 「这……这病太瘆人了……」即便年轻医者的语调安抚性地放缓,口述内容仍骇出了于老汉一身白毛汗。

四肢不听使唤的症状他早有体会,以往还暗自喟叹过自己一生辛劳,怎地年过半百后却如四体不勤的富贵人家,退化得贼快?如今教一名陌生大夫三言两语道破,心里已是信了七八分。

「穆大夫、不,神医,穆神医!您既然一探能替小老儿诊出来,可有医治的法子?这么把老骨头了,也不敢贪生,可这病、这死法……」于老汉声音一颤,又想起了什么,声音低了下去:「我儿媳前些时日才刚怀上,家中一脉单传,我……我……」 不敢贪生是真,可舍不得死,也是真真切切。

听闻那声「神医」,在老人看不见的地方,穆大夫唇角弯起,扯出了一抹苦笑。

「或恐晚生学艺不精,误诊也未可知。

」他轻声安抚。

于老汉浑身哆嗦,已然六神无主,误诊的可能性完全进不了心里去。

见他如此,穆大夫又停顿了一下,方才如实托出: 「可倘若属实,就我所知……此症,当今尚无医治之方。

」 感受到老人听闻噩耗的刹那指如禽爪、无意识地揪紧了自己颈边的衣料,穆大夫神色未变,亦未提醒劝止,只是揹着人继续前行,一时不再出声。

不久,涓滴热意坠落,无声流淌过穆大夫颈后。

他面色微动,一刹那有些不忍。

踌躇半晌,仍是开口:「老丈,您信命吗?」 背上的老人没有回答。

只是从他呼吸声变化,穆大夫知道对方收拾着情绪试图聆听。

「行医这些年,我结交过几个特别的朋友。

从前我不信那些神神叨叨,当是閒谈听他们说来有趣,却从来没往心里去。

我总想着:有病就得治,全推给鬼怪魍魉,天底下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 然而后来,经历了一些事情使我明白,世间万物不似我当年眼中看见的那么简单。

我以为生在人间,举目所见皆是人,却不知红尘万种,喧哗众生。

有时没那份缘命无需那份閒心,可要是一朝碰上,豁然有几分清醒、继之而来几分无力,最终是一腔的不甘心。

」 于老汉伏在医者背上,不解穆大夫怎会突然提起这些,然而他嗓音宁静柔和、入耳服贴,尽管内容听得一知半解,却让人忐忑紊乱的心绪渐趋平缓。

「有人福泽深厚,有人命浅缘薄。

有人回天乏术,有人命不该绝……几个朋友不愿看我走偏,指点了一些我过往认为的『无稽之谈』──老丈,作为一名医者,我只能告诉您,据书上所说,罹患这病症者自察觉病征起,短则数月内恶化遽逝,也可能缠绵病榻、连年衰朽而竭。

但您若想一听『无稽之谈』,就我所估,不出一年,您这腿脚恐怕便使唤不动;病症蔓延至全身将拖上一段时日,可不出三年,终至病卧榻间动弹不得,意识清醒、留一息尚存。

直到气息吞吐也难以自主,方才自病躯中解脱。

」 顾念于老汉心情,他接着说起了一些调养照护之理,虽然治癒不了异疾,却可舒缓病体。

于老汉虽生长于乡野,年轻时也曾出外闯荡,尝历过世间百态,听得出那平静的语调里并未沾染吓唬或安慰,仅只陈述事实。

他的心底五味杂陈。

若穆大夫所说的没有差池,他确实能一偿所愿抱上孙儿,但往后…… 这时,他感觉自己被人放了下来。

一回神才发现不知何时已至家门不远。

此处有株老榕树,树下搁了把简陋椅凳,正是他平日閒暇纳凉抽旱菸时老待的地方。

于老汉有些怔怔。

先前穆大夫问过他不少问题,可他确定对方尚不曾问过他家在何处。

山道仅仅一条,下了山却是田间小径阡陌交通,他原想等下山再指路,不料一回神,人已经回到了再熟悉不过的老榕树下。

年轻医者将他安置在椅上,退后两步朝他一揖,转身离去。

七夕月色朦胧地投落。

已够于老汉清晰目睹,迈出树荫的年轻大夫脚下,赫然没有影子。

一刹那的激灵,连通了相遇以来种种浮掠心头却不及深究的线索,于老汉嘴一张,嘶声唤喊:「且……且留步!」 那陌生人驻足回首,没有靠近,只是注视着于老汉的眼睛。

「您……您可是冥府派来的差?就为提醒老儿大限将至?」 听闻这问句,穆大夫先是面露诧色,继而失笑摇头。

于老汉心底沉啊沉,不知如何探询、却又隐约感觉不能就此别过,只得鼓足勇气追问:「那你……为什么找上我?」 穆大夫歛去笑容,伫足原地沉默不语。

四川老汉是什么意思

于老汉几乎以为对方不打算回答的时候,才听他叹了口气。

「晚生没骗您,老丈,我真是名大夫。

」 「我一路寻觅同您境况相仿的有缘人,重症痼疾缠身、偏偏当今无方可医,寿限未至,却只能活活折腾、生不如死。

有些人难捱病痛折磨,有些人不愿屈于苟延残喘的狼狈,有些人不忍连累亲族久侍床前── 僧说化缘,而我,是想化寿。

无可威逼胁迫、无法强取豪夺,惟有愿者施、乞者受,自此因果缠身,偿尽方休──自然,承蒙贵恩的人是我,未来该当偿还的人也是我。

」 他说得诚恳殷切,一席话却仍听得于老汉面上乍青乍白,满眼惊惧戒备。

穆大夫自袖袋里掏出一纸黄符,不愿贸然靠近骇着于老汉,只是取过一旁土块,将黄符压在地上。

「这张符纸与我有所联系,倘若来日您下定决心愿成全晚生,捏破即可;若您不愿,置之不理任风吹流落、或者投入火中焚燬也行,晚生会明白您的意思。

往后必不纠缠,也无意报复为祸,还请宽心。

」 语毕,他折腰向于老汉浅浅一礼。

「晚生告辞。

」 那夜末了,腿脚恢复的于老汉拖着蹒跚步履走近那枚土块,颤巍巍地伸出手,将黄符小心翼翼收折起来,放入了衣兜内袋。

此去经年。

果如穆大夫所言,在这一年间,他的双腿逐渐丧失知觉。

儿子急红了眼,取出家中不丰的积蓄请来县城小有名气的大夫,媳妇挺着大腹便便到庙中求神问卜,得到的答案却同样无解。

许是早有心理准备,于老汉自个儿成了第一个接受事实的人。

小俩口将心思全放到于老汉身上,依他过往习惯,天天搀他到老树下晒太阳;一日数次,辛劳不辞,儿子扶助他便溺,媳妇挑桶清理,日复一日,无半句怨言;两人侍奉尽孝,甫出生的稚儿反倒遭受不少冷落,于老汉看在眼底,夜里躺在床上,脑中不住一遍遍地想起那大夫的话。

眼下光是半身失灵已教他多有不适,他一点也不愿体尝穆大夫所说的遍体衰朽。

有一晚,于老汉被婴儿夜啼吵醒,间或在孙儿被哄妥后渐渐低下去的哭声间,他听到他那已经成年成家的儿子哭腔压抑,平日顶天立地的一条汉子,哭得比起婴孩竟不遑多让,于老汉多听几句,知是喝了酒。

他听见儿子的自责,抽抽噎噎告诉媳妇,我娘走得早,他们感情深厚,爹不肯再娶,一人历尽风霜拉拔我长大,定是那时日夜劳损了底本,才…… 同村长大的媳妇也不是生人,早知道这段过往,却仍细声安抚。

说到后来,孙儿应是睡着了,小夫妻倒哭作一团。

不曾埋怨,只是伤感。

于老汉睁着眼睛,一夜无眠。

人说久病床前无孝子,这话中之理铁铮铮,他信。

不是信不过小辈,却是不忍。

◇◆◇◇◆ 一年多的心情起伏、惴惴不安,在捏破符纸后,反倒宁定了下来。

是夜,并未阖眼的于老汉听见两记响声,轻敲在便于自己呼唤而未合拢的房门。

虽是做足了心理准备,他仍得先深吸一口气,才发得出那声略带抖颤的请。

推门而入的年轻医者形容未改,相比一年多前却似乎起了些变化,于老汉说不上来。

穆大夫朝他深深一揖,满面感激。

一礼行完,缓缓道:「谢恩公成全。

」 这一礼不知怎地弭去了于老汉不少紧张,他一抬手,郑重将人请进来。

穆大夫身上揹着口药箱,来到床边放下,不急着进入正题,倒是提议给于老汉再探验一遍身子,并解释他用了点小术令屋簷下其他三人熟睡,不伤身,只是一夜沉眠。

于老汉点点头,他晓得这大夫做事周到。

穆大夫替他周身仔细诊视了一遭,而后低声告诉他情况正如一年前所言,并无起色或转机。

这结果与于老汉自身感受相去不远,他没怀疑穆大夫讹他,只点了点头,言简意赅说了声请大夫行事。

「老丈,在这途中若您反悔或感到任何不妥,都能即刻打住。

您尽管开口。

」 穆大夫重重握了一下他的手,这才旋身揭开药箱。

他首先点起了一盏灯置于于老汉枕畔的矮桌,矮桌上还摆有盛了清水的瓦罐,是媳妇睡前给他满上的。

灯油里不知添了什么成份,弥漫出一股于老汉不曾闻过、却又感到莫名熟悉的气味,似香非香、似臭非臭,喊不出名字,只带来一阵阵舒适的安心,让于老汉原还有些紧绷的神经与病体渐渐放松了下来。

尽管放松,却丝毫没有昏昏欲睡的迷蒙,神智思绪反倒无比清明。

穆大夫在于老汉腕间系上了一条编带,细细的红黑相间、按照一定规律密密地交织而成,红是浸了血的绳、黑是两束剪下的青丝。

于老头的角度看不清穆大夫在地上忙活些什么,也无意探究,只从屋内的光亮知道对方又点起了其他灯烛。

穆大夫开口,说需取他几滴血。

于老汉应允,而后感觉穆大夫揭开自己衣襟,伴随尖锐冰冷的针状物紮上心口,有些不适,却未感疼痛。

取完血,穆大夫伏回床边,行事无比专注。

李老汉玩小丫头百度

他问过于老汉的名姓与生辰八字,于老汉俱如实相告。

继而,他给了于老汉一个名字,以及一份生辰八字,让于老汉复颂了一遍确保无误,接着请求于老汉全心默想化寿一事;想像从己身取出一份物件,像一份礼,请他一遍遍地反复默想着将这物件赠与那个八字与名字的主人。

这八字…… 于老汉对八字一窍不通,可对纪年仍有些概念。

异常清明的精神状态下,于老汉若有所悟,遂闭上眼睛依穆大夫要求,一遍遍地想着化寿一事。

一开始只是抽象的念头,然而随着一次又一次地去想像,「赠予」的意象越来越鲜明,最终凝聚在于老汉意识里、成了怀中一把金黄的稻穗。

结实累累,正是一捧今年丰盛的秋收,溢满谷物教阳光烘晒过的温暖气味。

意识里的他伸出手,喊出了那个名字。

「──穆继恩。

」 应着这声呼唤,那道原本静静站在他视野边缘的影子小心地走近过来。

于老汉微微一笑,将满捧的金穗放到对方怀中,叮嘱:「有些重,你可得抱好了。

」 「……嗯。

」那眼底的谨慎令于老汉想起自己儿子幼年时的模样,承受过伤痛的机警,以及近乎戒慎的小心翼翼。

男孩抱紧了怀里的赠物,慎重地弯下腰,行礼的姿态与穆大夫如出一辙。

「……谢谢。

」 与那声稚嫩道谢一同消散在耳边的,是穆大夫不知何时开始的诵唸。

语意句式于老汉听不真切,只觉有若虔诚的祝祷、又如祭诵的歌诗。

他感到一股舒适的疲倦。

盈满室内的微光点点灭却,馀于老汉枕畔那一盏。

困意如潮湧,一波接着一波,拍打在意识的沿岸。

于老汉撑起眼皮想向穆大夫告别,继而心头一宽。

穆大夫那么细腻透彻的一个人,肯定已了然于心。

有人握住了于老汉的手,触感温润,无一丝冰凉。

交睫之际,见着那大夫被灯盏揭落墙面的投映── 悬光雕镂,犹纸般薄。

-〈   鬼医    之   药命   〉    全篇完    - ———————————————————— 一路上,穆大夫对他的身体状况又提了些问题,有些细节甚至连于老汉自己先前也不曾留心;听他说完,穆大夫再度陷入沉思。

领受了这么大人情,尽管于老汉着实忐忑,也没心思或颜面催促,只等穆大夫自个儿开口。

莫非这古怪症状真是某种奇疾,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不要是疫病才好,否则自己回去反倒害了家里人和乡里人──可也不对,病症若会传染,这大夫怎么敢背自己一程? 「……老丈,您说没甚好顾忌,那晚生也就直说了。

」于老汉犹自胡思乱想,尚未理出个头绪;那彷佛也心事重重的穆大夫倒先整理好了思路,启唇道: 「若晚生推敲属实,发作的地方不只是脚,恐怕双手也同样不如往日灵巧,却非完全不听使唤,而是偶发无力,又或者、想做某些细活儿的时候力不从心。

」 于老汉瞪大了眼,立刻回想起自己前些时日编到一半却迟迟无法接续下去完成的竹篓,后来是儿子接手过去,体贴宽慰他莫累坏了自己;以及那只被他不慎摔碎的汤碗,媳妇孝顺,还道是热汤太烫害他捧不住,取湿布替他擦敷之馀又盛了半碗放凉。

听他连声说对、举证历历,穆大夫续道:「晚生只在书里读过,亲眼所见却是头一遭。

这病……折磨得很,将一日日夺去罹患之人的行动能力。

手脚四肢仅是初期,末了不只浑身不得动弹,饮食起居便溺皆无以自理,继而,连呼吸吐息都难以自控。

偏偏患者意识与心智罕受影响,只能困在日渐蚀朽的躯壳里,一日日衰竭下去,生死不能自己。

」 「这……这病太瘆人了……」即便年轻医者的语调安抚性地放缓,口述内容仍骇出了于老汉一身白毛汗。

四肢不听使唤的症状他早有体会,以往还暗自喟叹过自己一生辛劳,怎地年过半百后却如四体不勤的富贵人家,退化得贼快?如今教一名陌生大夫三言两语道破,心里已是信了七八分。

「穆大夫、不,神医,穆神医!您既然一探能替小老儿诊出来,可有医治的法子?这么把老骨头了,也不敢贪生,可这病、这死法……」于老汉声音一颤,又想起了什么,声音低了下去:「我儿媳前些时日才刚怀上,家中一脉单传,我……我……」 不敢贪生是真,可舍不得死,也是真真切切。

听闻那声「神医」,在老人看不见的地方,穆大夫唇角弯起,扯出了一抹苦笑。

「或恐晚生学艺不精,误诊也未可知。

」他轻声安抚。

于老汉浑身哆嗦,已然六神无主,误诊的可能性完全进不了心里去。

见他如此,穆大夫又停顿了一下,方才如实托出: 「可倘若属实,就我所知……此症,当今尚无医治之方。

」 感受到老人听闻噩耗的刹那指如禽爪、无意识地揪紧了自己颈边的衣料,穆大夫神色未变,亦未提醒劝止,只是背着人继续前行,一时不再出声。

不久,涓滴热意坠落,无声流淌过穆大夫颈后。

他面色微动,一刹那有些不忍。

踌躇半晌,仍是开口:「老丈,您信命吗?」 背上的老人没有回答。

只是从他呼吸声变化,穆大夫知道对方收拾着情绪试图聆听。

「行医这些年,我结交过几个特别的朋友。

从前我不信那些神神叨叨,当是闲谈听他们说来有趣,却从来没往心里去。

chinese老头tv

我总想着:有病就得治,全推给鬼怪魍魉,天底下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 然而后来,经历了一些事情使我明白,世间万物不似我当年眼中看见的那么简单。

我以为生在人间,举目所见皆是人,却不知红尘万种,喧哗众生。

有时没那份缘命无需那份闲心,可要是一朝碰上,豁然有几分清醒、继之而来几分无力,最终是一腔的不甘心。

」 于老汉伏在医者背上,不解穆大夫怎会突然提起这些,然而他嗓音宁静柔和、入耳服贴,尽管内容听得一知半解,却让人忐忑紊乱的心绪渐趋平缓。

「有人福泽深厚,有人命浅缘薄。

有人回天乏术,有人命不该绝……几个朋友不愿看我走偏,指点了一些我过往认为的『无稽之谈』──老丈,作为一名医者,我只能告诉您,据书上所说,罹患这病症者自察觉病征起,短则数月内恶化遽逝,也可能缠绵病榻、连年衰朽而竭。

但您若想一听『无稽之谈』,就我所估,不出一年,您这腿脚恐怕便使唤不动;病症蔓延至全身将拖上一段时日,可不出三年,终至病卧榻间动弹不得,意识清醒、留一息尚存。

直到气息吞吐也难以自主,方才自病躯中解脱。

」 顾念于老汉心情,他接着说起了一些调养照护之理,虽然治愈不了异疾,却可舒缓病体。

于老汉虽生长于乡野,年轻时也曾出外闯荡,尝历过世间百态,听得出那平静的语调里并未沾染吓唬或安慰,仅只陈述事实。

他的心底五味杂陈。

若穆大夫所说的没有差池,他确实能一偿所愿抱上孙儿,但往后…… 这时,他感觉自己被人放了下来。

一回神才发现不知何时已至家门不远。

此处有株老榕树,树下搁了把简陋椅凳,正是他平日闲暇纳凉抽旱烟时老待的地方。

于老汉有些怔怔。

先前穆大夫问过他不少问题,可他确定对方尚不曾问过他家在何处。

山道仅仅一条,下了山却是田间小径阡陌交通,他原想等下山再指路,不料一回神,人已经回到了再熟悉不过的老榕树下。

年轻医者将他安置在椅上,退后两步朝他一揖,转身离去。

七夕月色朦胧地投落。

已够于老汉清晰目睹,迈出树荫的年轻大夫脚下,赫然没有影子。

一刹那的激灵,连通了相遇以来种种浮掠心头却不及深究的线索,于老汉嘴一张,嘶声唤喊:「且……且留步!」 那陌生人驻足回首,没有靠近,只是注视着于老汉的眼睛。

「您……您可是冥府派来的差?就为提醒老儿大限将至?」 听闻这问句,穆大夫先是面露诧色,继而失笑摇头。

于老汉心底沉啊沉,不知如何探询、却又隐约感觉不能就此别过,只得鼓足勇气追问:「那你……为什么找上我?」 穆大夫敛去笑容,伫足原地沉默不语。

于老汉几乎以为对方不打算回答的时候,才听他叹了口气。

「晚生没骗您,老丈,我真是名大夫。

」 「我一路寻觅同您境况相仿的有缘人,重症痼疾缠身、偏偏当今无方可医,寿限未至,却只能活活折腾、生不如死。

有些人难捱病痛折磨,有些人不愿屈于苟延残喘的狼狈,有些人不忍连累亲族久侍床前── 僧说化缘,而我,是想化寿。

无可威逼胁迫、无法强取豪夺,惟有愿者施、乞者受,自此因果缠身,偿尽方休──自然,承蒙贵恩的人是我,未来该当偿还的人也是我。

」 他说得诚恳殷切,一席话却仍听得于老汉面上乍青乍白,满眼惊惧戒备。

穆大夫自袖袋里掏出一纸黄符,不愿贸然靠近骇着于老汉,只是取过一旁土块,将黄符压在地上。

「这张符纸与我有所联系,倘若来日您下定决心愿成全晚生,捏破即可;若您不愿,置之不理任风吹流落、或者投入火中焚毁也行,晚生会明白您的意思。

往后必不纠缠,也无意报复为祸,还请宽心。

」 语毕,他折腰向于老汉浅浅一礼。

「晚生告辞。

」 那夜末了,腿脚恢复的于老汉拖着蹒跚步履走近那枚土块,颤巍巍地伸出手,将黄符小心翼翼收折起来,放入了衣兜内袋。

此去经年。

果如穆大夫所言,在这一年间,他的双腿逐渐丧失知觉。

儿子急红了眼,取出家中不丰的积蓄请来县城小有名气的大夫,媳妇挺着大腹便便到庙中求神问卜,得到的答案却同样无解。

许是早有心理准备,于老汉自个儿成了第一个接受事实的人。

小两口将心思全放到于老汉身上,依他过往习惯,天天搀他到老树下晒太阳;一日数次,辛劳不辞,儿子扶助他便溺,媳妇挑桶清理,日复一日,无半句怨言;两人侍奉尽孝,甫出生的稚儿反倒遭受不少冷落,于老汉看在眼底,夜里躺在床上,脑中不住一遍遍地想起那大夫的话。

眼下光是半身失灵已教他多有不适,他一点也不愿体尝穆大夫所说的遍体衰朽。

有一晚,于老汉被婴儿夜啼吵醒,间或在孙儿被哄妥后渐渐低下去的哭声间,他听到他那已经成年成家的儿子哭腔压抑,平日顶天立地的一条汉子,哭得比起婴孩竟不遑多让,于老汉多听几句,知是喝了酒。

他听见儿子的自责,抽抽噎噎告诉媳妇,我娘走得早,他们感情深厚,爹不肯再娶,一人历尽风霜拉拔我长大,定是那时日夜劳损了底本,才…… 同村长大的媳妇也不是生人,早知道这段过往,却仍细声安抚。

说到后来,孙儿应是睡着了,小夫妻倒哭作一团。

不曾埋怨,只是伤感。

于老汉睁着眼睛,一夜无眠。

人说久病床前无孝子,这话中之理铁铮铮,他信。

老头man4视频

不是信不过小辈,却是不忍。

◇◆◇◇◆ 一年多的心情起伏、惴惴不安,在捏破符纸后,反倒宁定了下来。

是夜,并未阖眼的于老汉听见两记响声,轻敲在便于自己呼唤而未合拢的房门。

虽是做足了心理准备,他仍得先深吸一口气,才发得出那声略带抖颤的请。

推门而入的年轻医者形容未改,相比一年多前却似乎起了些变化,于老汉说不上来。

穆大夫朝他深深一揖,满面感激。

一礼行完,缓缓道:「谢恩公成全。

」 这一礼不知怎地弭去了于老汉不少紧张,他一抬手,郑重将人请进来。

穆大夫身上背着口药箱,来到床边放下,不急着进入正题,倒是提议给于老汉再探验一遍身子,并解释他用了点小术令屋檐下其他三人熟睡,不伤身,只是一夜沉眠。

于老汉点点头,他晓得这大夫做事周到。

穆大夫替他周身仔细诊视了一遭,而后低声告诉他情况正如一年前所言,并无起色或转机。

这结果与于老汉自身感受相去不远,他没怀疑穆大夫讹他,只点了点头,言简意赅说了声请大夫行事。

「老丈,在这途中若您反悔或感到任何不妥,都能即刻打住。

您尽管开口。

」 穆大夫重重握了一下他的手,这才旋身揭开药箱。

他首先点起了一盏灯置于于老汉枕畔的矮桌,矮桌上还摆有盛了清水的瓦罐,是媳妇睡前给他满上的。

灯油里不知添了什么成份,弥漫出一股于老汉不曾闻过、却又感到莫名熟悉的气味,似香非香、似臭非臭,喊不出名字,只带来一阵阵舒适的安心,让于老汉原还有些紧绷的神经与病体渐渐放松了下来。

尽管放松,却丝毫没有昏昏欲睡的迷蒙,神智思绪反倒无比清明。

穆大夫在于老汉腕间系上了一条编带,细细的红黑相间、按照一定规律密密地交织而成,红是浸了血的绳、黑是两束剪下的青丝。

于老头的角度看不清穆大夫在地上忙活些什么,也无意探究,只从屋内的光亮知道对方又点起了其他灯烛。

穆大夫开口,说需取他几滴血。

于老汉应允,而后感觉穆大夫揭开自己衣襟,伴随尖锐冰冷的针状物扎上心口,有些不适,却未感疼痛。

取完血,穆大夫伏回床边,行事无比专注。

他问过于老汉的名姓与生辰八字,于老汉俱如实相告。

继而,他给了于老汉一个名字,以及一份生辰八字,让于老汉复颂了一遍确保无误,接着请求于老汉全心默想化寿一事;想象从己身取出一份对象,像一份礼,请他一遍遍地反复默想着将这对象赠与那个八字与名字的主人。

这八字…… 于老汉对八字一窍不通,可对纪年仍有些概念。

异常清明的精神状态下,于老汉若有所悟,遂闭上眼睛依穆大夫要求,一遍遍地想着化寿一事。

一开始只是抽象的念头,然而随着一次又一次地去想象,「赠予」的意象越来越鲜明,最终凝聚在于老汉意识里、成了怀中一把金黄的稻穗。

结实累累,正是一捧今年丰盛的秋收,溢满谷物教阳光烘晒过的温暖气味。

意识里的他伸出手,喊出了那个名字。

「──穆继恩。

」 应着这声呼唤,那道原本静静站在他视野边缘的影子小心地走近过来。

于老汉微微一笑,将满捧的金穗放到对方怀中,叮嘱:「有些重,你可得抱好了。

」 「……嗯。

」那眼底的谨慎令于老汉想起自己儿子幼年时的模样,承受过伤痛的机警,以及近乎戒慎的小心翼翼。

男孩抱紧了怀里的赠物,慎重地弯下腰,行礼的姿态与穆大夫如出一辙。

「……谢谢。

」 与那声稚嫩道谢一同消散在耳边的,是穆大夫不知何时开始的诵念。

语意句式于老汉听不真切,只觉有若虔诚的祝祷、又如祭诵的歌诗。

他感到一股舒适的疲倦。

盈满室内的微光点点灭却,馀于老汉枕畔那一盏。

困意如潮涌,一波接着一波,拍打在意识的沿岸。

于老汉撑起眼皮想向穆大夫告别,继而心头一宽。

穆大夫那么细腻透彻的一个人,肯定已了然于心。

有人握住了于老汉的手,触感温润,无一丝冰凉。

交睫之际,见着那大夫被灯盏揭落墙面的投映── 悬光雕镂,犹纸般薄。

-〈   鬼医    之   药命   〉    全篇完    -。

chinese老头tv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