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种田文 > 正文

异种蚕食猫饲少年,医生年终总结

时间:2018-05-15 08:36:33 标签: 年终总结,异种,蚕食,医生
「医生对那孩子说,他的状况越来越好,他想他快要可以出院了,「医生对那孩子说,他的状况越来越好,他想他快要可以出院了

〈异种蚕食〉猫饲少年 写在前豪斯医生面: 本文之世界观来自噗友阿鲛所原创之世界观【异种蚕食】,依其开放的授权下以近似二创的形式衍生。

这个迷人的世界观架构设定属于阿鲛,只有角色及情节与当中瑕疵属于我原创。

为了能得到充分的阅读乐趣,阅览本文前需知的时空背景概述请参考这张说明。

(【异种蚕食】世界观详细:http://www.plurk.com/p/l3knxe) —————————— 〈一〉 我开始养一只猫。

我洗完脸出来,发现猫蹲在我的床头柜上。

我有点惊讶,我以为野猫不可能爬上四楼来,何况窗户外头架着栏杆。

「嗨。

」我向猫打招呼,把我碗里的晚餐递给猫试图示好。

那是流质的,总是流质的。

如果猫饿了很多天,我想猫应该会喜欢。

猫动也不动,懒洋洋地瞥了我一眼就收回目光,甚至没有看我伸出去的碗。

我想我懂猫的意思。

毕竟,就连我也不怎么喜欢我的晚餐。

〈二〉 晚餐时间过后,我有些紧张。

我掀开棉被,对猫招了招手:「嘿,快进来!要是被发现,你会被赶走的。

」 猫没有反应,蹲在原地。

我伸出手几乎想把猫抱进来。

但想了想,我一辈子都在争取别人的尊重,那么现在,我也该同等尊重这只猫才对。

或许猫只是来休息,没有长待的打算。

我刚放下伸出的手,房门已经被打开。

没有事先敲门,他们总是不敲门。

「怎么不多吃一点呢?」护士收走了我的碗,把装了药片的小塑胶杯、连同水,一起放到我的餐桌上。

我在护士的监督下温驯地把药片吞下。

今天的药和昨天一样,三颗大的,两颗小的,至于胃药从来没有换过。

直到护士离开,关门声重新落下。

我看向那只猫,忍不住咧开嘴角。

我知道,我可以养猫了。

因为护士根本看不到猫。

从今天起,这是我的猫。

〈三〉 我需要仔细思考。

要帮我的猫取什么名字才好? 但甚至还没去想,我睡着了。

吃完药以后我总是很快睡着。

「晚安──……」 失去意识以医生图片前,我听见窸窸窣窣的声响。

一段时间后我才知道,那是咀嚼的声音。

〈四〉 我和我的猫相安无事。

我试图和猫分享我的食物,但猫一直不理不睬。

我真想和猫一样拒绝讨厌的食物。

但我以前尝试过了,而下场很糟。

「饿了再告诉我吧。

」最后我只能这么告诉猫。

我永远也不会对猫做出他们曾经对我做的事情。

即使猫因此饿死,我知道,牠是只带着尊严和自由死去的猫。

不过,猫始终没有来讨过食物,也没有饿死。

……猫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五〉 猫总是待在床头柜,偶尔在地板上走动。

猫没有离开过房间。

我也没有。

这天我心血来潮检查日历,忍不住开始紧张。

「嘿,你真的该找个地方躲一会。

」我用最认真的语气告诉猫。

「今天是医生来探望我的日子,你会害我分心……而且医生说不定看得见你!」 猫看着我,没有反应。

好吧…… 我放弃。

医生来的时候,和平常一样,拉过椅子在我床边坐下,亲切地看着我。

医生温柔地喊了我的名字,问候:「最近觉得怎么样?」 「我很好,医生。

」我满怀期待地告诉医生。

「我状况越来越好,我想我快要可以出院了。

对吧?」 「这样吗?」医生微笑。

「但我听说,你最近不再出去散步了。

自从你的新朋友出院以后。

」 「……」我不安地动了一下。

我希望医生没有注意到,但医生已经看见了。

「你和他聊过几次天,对吗?护士告诉我,他出院那天,甚至请护士转交给你一只漂亮的表当道别礼物。

」医生温柔地说。

「和我聊聊他?或者,聊聊那只表?」 「……」我只犹豫了一下下。

最后,在两个都很讨厌的话题里选了一个比较没那么讨厌的。

所以我喜欢医生,医生总是让我自己选。

「那只表……很奇怪,是只不会走的表。

」我告诉医生。

「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就放在床头柜的抽屉里。

」 我不想去拿那只表,但医生似乎很有兴趣。

医生打开抽屉,拿出了表。

「这是机械表,你没有戴上,所以表不会动。

」医生仔细看了一会医生招聘,抬头告诉我。

「你想现在戴上吗?我可以帮你对时。

」 我摇头。

医生笑了笑。

「不过,你说的对,这是只奇怪的表。

明明是机械表却没有秒针,这种设计在机械表中很少见。

」 「……」 我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表面。

或许是因为被医生拿在手上的关系,表的秒针动了,没有停顿,像是悬在刻度上缓慢滑行。

医生招聘

医生没有多说什么,我也没有。

我看着医生把表放回抽屉里,而后站起身,说:「我想,今天就到这里吧,你看起来也累了。

」 「好,谢谢医生。

」我下了床,踩上拖鞋送医生出门。

「医生再见。

」 临走前,医生突然回过头,温柔的视线直直地看进我的眼睛,用一种漫不经心的语气问:「对了,你最近还有再看到任何古怪的东西吗?」 「……没有。

」 我下意识挪动了一下脚步,挡住走到脚边来的猫。

「我没有再看见奇怪的东西了。

」 医生仍然盯着我,没有答腔。

「真的。

」我诚恳地说。

「我状况越来越好,我想我快要可以出院了。

」 医生的视线没有移开,也没有回答。

「对吧,医生?」我近乎哀求地看着医生。

医生对我微笑,打开房门。

「今天开始,我们试试另一种药。

」 医生温柔地说。

「晚安。

」 〈六〉 风吹过中庭,今天也是个好天气。

我和那个人閒聊。

最近我散步时总是和那个人閒聊。

那个人和医生一样,总是耐心地听我说话,然后认真回应我。

即使那个人身上穿着和我一样的衣服,手上挂着和我一样的手环,而且脚上戴着我没有的电子脚镣。

「我也住院了很久,你也住院了很久。

为什么以前我们没有聊过天?」我问。

「这是你第三次问这个问题了。

」那个人眼神温和地提醒我,语气里没有不耐烦。

「简单来说,以前他们把我归在另外一栋,那栋的病人是不能自由活动的。

」 「这么说,他们觉得你进步了!」我由衷地高兴。

「我也是!上一次,医生说我状况越来越好,我快要可以出院了……我们或许可以在外头碰面和庆祝!」 那个人静静地医生世家看着我,面带微笑。

不知道为什么,那弧度有点悲伤。

「你忘记了。

」那个人轻轻地开口,说:「法官不采信医生的诊断证明,我明天就要出院了。

」 「……那是什么意思?」我迟疑地问。

「你还记得这只表吗?」那个人从口袋里摸出一只表。

我点头。

我知道那是只不会走的表。

「以前我说过,要等到我真正重获自由那天才戴。

等到时间能够继续往前走那天。

」 我点头。

这个我也记得。

「送给你吧。

」 那个人笑了笑,把表放到我的手上。

「我用不上了。

」 我忘记那天是怎么结束对话的。

我总是忘记事情。

我只记得,我固执地把表还了回去。

我严肃地告诉那个人不能放弃,也不能放弃尝试。

「你知道,为什么你还不能出院吗?」那个人没有回答,只是反问。

然后告诉我:「因为你很诚实。

」 「其实只要在每次医生问你的时候,对医生说:『我没有再看见奇怪的东西了』,平常尽量避免回答护士的话、不露出任何破绽。

一段时间以后,他们就会让你出院──你想反驳我吗?为什么呢?」 那个人握着表,温和地看着我。

「诚实的人都被关进监狱或精神病院,说谎的人却在议会里过着好日子。

」 那个人摇了摇头。

「算了,当我没说。

不出院也好。

」 那个人的声音有些失落。

「在这里,只有医生会骗你;在外头──……」 那个人沉默了一会,对我露出温暖的笑容。

「不出院,也好。

」 〈七〉 「来吧,猫。

」 午饭后,我站在门边对猫说。

「我要去散步,不然医生会担心的。

」 虽然觉得猫不会理睬我,我还是尝试发出邀请: 「你想和我一起去吗?」 意外地,猫跃下床头柜,走到我的脚边。

所以,我总是尝试。

总得试过才会知道。

〈八〉 「学姊,那个今天终于离开房间到外头走走了。

」 「也是去中庭吗?」 「嗯,和以前一样到中庭散步,然后在树下那张公园椅坐了一阵子。

」 「有再对着旁边自言自语吗?」 「这倒没有。

就只是安医生招聘静地坐着,看看草地,视线追着蝴蝶,还有看看树。

」 「这样吗?或许那已经忘记那个死刑犯了吧。

」 「可是我觉得,不可能完全忘记吧……虽然有精神分裂的症状,但根据当初医生判断,当初车祸造成的记忆障碍应该很轻微才对。

」 「但医生过世后,那也从来没有问起,简直就像忘记了或完全没发现一样。

别忘了,那以前最喜欢医生了。

」 「这倒是……」 「真的很可惜,那的状况原本稳定下来了。

现在又……希望新的主治医生快点派过来。

」 「我记得医生出事前一晚,最后一次巡房就是去看那。

」 「嗯,那天我也在。

」 「那时医生怎么说?」 「医生对那说,他的状况越来越好,他想他快要可以出院了。

」 〈九〉 风吹过中庭,今天也是个好天气。

医生年终总结

-(全文完)- -- 不知道大家以前有没有玩过一个绘本:「威利在哪里?」 一个小提问:猜猜看,aa在哪里? 在本篇里设计了两个小游戏: 〈一〉aa在哪里 〈二〉时间轴 ———————————————————— 〈异种蚕食〉猫饲少年 写在前面: 本文之世界观来自噗友阿鲛所原创之世界观【】,依其开放的授权下以近似二创的形式衍生。

这个迷人的世界观架构设定属于阿鲛,只有角色及情节与当中瑕疵属于我原创。

为了能得到充分的阅读乐趣,阅览本文前需知的时空背景概述请参考这张说明。

(【异种蚕食】世界观详细:http://www.plurk.com/p/l3knxe) —————————— 〈一〉 我开始养一只猫。

我洗完脸出来,发现猫蹲在我的床头柜上。

我有点惊讶,我以为野猫不可能爬上四楼来,何况窗户外头架着栏杆。

「嗨。

」我向猫打招呼,把我碗里的晚餐递给猫试图示好。

那是流质的,总是流质的。

如果猫饿了很多天,我想猫应该会喜欢。

猫动也不动,懒洋洋地瞥了我一眼就收回目光,甚至没有看我伸出去的碗。

我想我懂猫的意思。

毕竟,就连我也不怎么喜医生年终总结欢我的晚餐。

〈二〉 晚餐时间过后,我有些紧张。

我掀开棉被,对猫招了招手:「嘿,快进来!要是被发现,你会被赶走的。

」 猫没有反应,蹲在原地。

我伸出手几乎想把猫抱进来。

但想了想,我一辈子都在争取别人的尊重,那么现在,我也该同等尊重这只猫才对。

或许猫只是来休息,没有长待的打算。

我刚放下伸出的手,房门已经被打开。

没有事先敲门,他们总是不敲门。

「怎么不多吃一点呢?」护士收走了我的碗,把装了药片的小塑料杯、连同水,一起放到我的餐桌上。

我在护士的监督下温驯地把药片吞下。

今天的药和昨天一样,三颗大的,两颗小的,至于胃药从来没有换过。

直到护士离开,关门声重新落下。

我看向那只猫,忍不住咧开嘴角。

我知道,我可以养猫了。

因为护士根本看不到猫。

从今天起,这是我的猫。

〈三〉 我需要仔细思考。

要帮我的猫取什么名字才好? 但甚至还没去想,我睡着了。

吃完药以后我总是很快睡着。

「晚安──……」 失去意识以前,我听见窸窸窣窣的声响。

一段时间后我才知道,那是咀嚼的声音。

〈四〉 我和我的猫相安无事。

我试图和猫分享我的食物,但猫一直不理不睬。

我真想和猫一样拒绝讨厌的食物。

但我以前尝试过了,而下场很糟。

「饿了再告诉我吧。

」最后我只能这么告诉猫。

我永远也不会对猫做出他们曾经对我做的事情。

即使猫因此饿死,我知道,牠是只带着尊严和自由死去的猫。

不过,猫始终没有来讨过食物,也没有饿死。

……猫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五〉 猫总是待在床头柜,偶尔在地板上走动。

猫没有离开过房间。

我也没有。

这天我心血来潮检查日历,忍不住开始紧张。

「嘿,你真的该找个地方躲一会。

」我用最认真的语气告诉猫。

「今天是医生来探望我的日子,你会害我分心……而且医生说不定看得见你!」 猫看着我,没有反应。

好吧…… 我放弃。

医生来的时候医生世家,和平常一样,拉过椅子在我床边坐下,亲切地看着我。

医生温柔地喊了我的名字,问候:「最近觉得怎么样?」 「我很好,医生。

」我满怀期待地告诉医生。

「我状况越来越好,我想我快要可以出院了。

对吧?」 「这样吗?」医生微笑。

「但我听说,你最近不再出去散步了。

自从你的新朋友出院以后。

」 「……」我不安地动了一下。

我希望医生没有注意到,但医生已经看见了。

「你和他聊过几次天,对吗?护士告诉我,他出院那天,甚至请护士转交给你一只漂亮的表当道别礼物。

」医生温柔地说。

「和我聊聊他?或者,聊聊那只表?」 「……」我只犹豫了一下下。

最后,在两个都很讨厌的话题里选了一个比较没那么讨厌的。

所以我喜欢医生,医生总是让我自己选。

「那只表……很奇怪,是只不会走的表。

」我告诉医生。

「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就放在床头柜的抽屉里。

」 我不想去拿那只表,但医生似乎很有兴趣。

医生打开抽屉,拿出了表。

「这是机械表,你没有戴上,所以表不会动。

」医生仔细看了一会,抬头告诉我。

「你想现在戴上吗?我可以帮你对时。

」 我摇头。

医生笑了笑。

「不过,你说的对,这是只奇怪的表。

明明是机械表却没有秒针,这种设计在机械表中很少见。

」 「……」 我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表面。

或许是因为被医生拿在手上的关系,表的秒针动了,没有停顿,像是悬在刻度上缓慢滑行。

最美乡村医生

医生没有多说什么,我也没有。

我看着医生把表放回抽屉里,而后站起身,说:「我想,今天就到这里吧,你看起来也累了。

」 「好,谢谢医生。

」我下了床,踩上拖鞋送医生出门。

「医生再见。

」 临走前,医生突然回过头,温柔的视线直直地看进我的眼睛,用一种漫不经心的语气问:「对了,你最近还有再看到任何古怪的东西吗?」 「……没有。

」 我下意识挪动了一下脚步,挡住走到脚边来的猫。

「我没有再看见奇怪的东西了。

」 医生仍然盯着我,没医生英文有答腔。

「真的。

」我诚恳地说。

「我状况越来越好,我想我快要可以出院了。

」 医生的视线没有移开,也没有回答。

「对吧,医生?」我近乎哀求地看着医生。

医生对我微笑,打开房门。

「今天开始,我们试试另一种药。

」 医生温柔地说。

「晚安。

」 〈六〉 风吹过中庭,今天也是个好天气。

我和那个人闲聊。

最近我散步时总是和那个人闲聊。

那个人和医生一样,总是耐心地听我说话,然后认真响应我。

即使那个人身上穿着和我一样的衣服,手上挂着和我一样的手环,而且脚上戴着我没有的电子脚镣。

「我也住院了很久,你也住院了很久。

为什么以前我们没有聊过天?」我问。

「这是你第三次问这个问题了。

」那个人眼神温和地提醒我,语气里没有不耐烦。

「简单来说,以前他们把我归在另外一栋,那栋的病人是不能自由活动的。

」 「这么说,他们觉得你进步了!」我由衷地高兴。

「我也是!上一次,医生说我状况越来越好,我快要可以出院了……我们或许可以在外头碰面和庆祝!」 那个人静静地看着我,面带微笑。

不知道为什么,那弧度有点悲伤。

「你忘记了。

」那个人轻轻地开口,说:「法官不相信医生的诊断证明,我明天就要出院了。

」 「……那是什么意思?」我迟疑地问。

「你还记得这只表吗?」那个人从口袋里摸出一只表。

我点头。

我知道那是只不会走的表。

「以前我说过,要等到我真正重获自由那天才戴。

等到时间能够继续往前走那天。

」 我点头。

这个我也记得。

「送给你吧。

」 那个人笑了笑,把表放到我的手上。

「我用不上了。

」 我忘记那天是怎么结束对话的。

我总是忘记事情。

我只记得,我固执地把表还了回去。

我严肃地告诉那个人不能放弃,也不能放弃尝试。

「你知道,为什么你还不能出院吗?」那个人没有回答,只是反问。

然后告诉我:「因为你很诚实。

」 「其实只要在每次医生问你的时候,对医生说:『我没最美乡村医生有再看见奇怪的东西了』,平常尽量避免回答护士的话、不露出任何破绽。

一段时间以后,他们就会让你出院──你想反驳我吗?为什么呢?」 那个人握着表,温和地看着我。

「诚实的人都被关进监狱或精神病院,说谎的人却在议会里过着好日子。

」 那个人摇了摇头。

「算了,当我没说。

不出院也好。

」 那个人的声音有些失落。

「在这里,只有医生会骗你;在外头──……」 那个人沉默了一会,对我露出温暖的笑容。

「不出院,也好。

」 〈七〉 「来吧,猫。

」 午饭后,我站在门边对猫说。

「我要去散步,不然医生会担心的。

」 虽然觉得猫不会理睬我,我还是尝试发出邀请: 「你想和我一起去吗?」 意外地,猫跃下床头柜,走到我的脚边。

所以,我总是尝试。

总得试过才会知道。

〈八〉 「学姊,那个今天终于离开房间到外头走走了。

」 「也是去中庭吗?」 「嗯,和以前一样到中庭散步,然后在树下那张公园椅坐了一阵子。

」 「有再对着旁边自言自语吗?」 「这倒没有。

就只是安静地坐着,看看草地,视线追着蝴蝶,还有看看树。

」 「这样吗?或许那已经忘记那个死刑犯了吧。

」 「可是我觉得,不可能完全忘记吧……虽然有精神分裂的症状,但根据当初医生判断,当初车祸造成的记忆障碍应该很轻微才对。

」 「但医生过世后,那也从来没有问起,简直就像忘记了或完全没发现一样。

别忘了,那以前最喜欢医生了。

」 「这倒是……」 「真的很可惜,那的状况原本稳定下来了。

现在又……希望新的主治医生快点派过来。

」 「我记得医生出事前一晚,最后一次巡房就是去看那。

」 「嗯,那天我也在。

」 「那时医生怎么说?」 「医生对那说,他的状况越来越好,他想他快要可以出院了。

」 〈九〉 风吹过中庭,今天也是个好天气。

医生年终总结

-(全文完)- -- 不知道大家以前有没有玩过一个绘本:「威利在哪里?」 一个小提问:猜猜看,aa在哪里? 在本篇里设计了两个小游戏: 〈一〉aa在哪里 〈二〉时间轴。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