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总裁文 > 正文

理型之剑PoliteiaII,安顺云鹫食品有限公司

时间:2018-04-14 08:04:35 标签: 云鹫,理型,安顺,食品,有限公司
的确,相较于白驹连理念都称不太上的descent(血统),云鹫的utopia(乌托邦)无疑是极其崇高的理想,自己的身体动弹不得,眼前正在战斗的云鹫与白驹停留在短兵相接的画面

序章——理型之剑pol安顺云鹫山iteia(ii) 天空开始出现一朵朵乌云,遮蔽了阳光,似乎快要下雨了。

一位骑着白马的男性骑士挡在我们面前

贵州安顺澳鑫云鹫

,从马背高处俯视我们。

「地方叛乱军首领——云鹫……害我们帝国军如此头痛的叛乱军首领,终于被我逮个正着啦。

」 「……你这家伙是谁?」名为云鹫的女性瞪视着他,面露凶恶表情。

她站起身来,摆出随时准备战斗的架势。

而我则因为身体残缺成这副模样,只能勉强从地上坐起来,在一旁看着他们。

「帝国陆军部上校,人称『孤高之狼』——白驹。

」男子自我介绍道。

「至今以来我已经在个人战中战胜无数的敌人,很荣幸能与妳见面。

」说完,白驹便从马背上下来,站在云鹫的面前。

「不过虽然我身为帝国军的一份子……但我可不为了皇帝而战。

上头想怎么做是他们家的事,我只为了自己战斗……还有,旁边这家伙是谁?」他看向我。

「哼,看起来已经残废了呢,姑且先放着不管。

」 「给我让开!」云鹫对他怒斥。

「恕难从命。

descent(血统)!」说完,白驹闭上双眼,身旁刮起微风,片片红色玫瑰花瓣随之出现、飘落。

在片片花瓣之中,一朵带有花茎的玫瑰混杂在其中。

在其落到胸前的同时,白驹彷彿感应到似地,伸手自花茎处轻轻地将其拿起,并闻着花的香气。

最后,双眼睁开,花瓣瞬间消失,手中的花朵爆发出亮丽光芒,化为一把玫瑰色的西洋剑。

「拔剑吧!云鹫!我将在此与妳一较高下!我会堂堂正正的击败妳,以证明我才是绝对真确!」白驹高喊着,并将剑尖指向云鹫,全身散发出一种高贵且自信的气息。

「可恶……」云鹫被情势所逼,不得不迎战。

「utopia(乌托邦)!」 忽然间,眼前出现一个个光点,如同萤火虫般,在云鹫身旁闪烁着光辉。

但这光辉不同于阳光般的明亮,而是纯净无瑕的白色光点,此起彼落地照耀着云鹫。

云鹫十指交扣,闭上双眼并低下头来,彷彿正在祈愿。

接着,两眼睁开,双手转换为持剑手势,有如一把双手剑的透明轮廓自手中向上延伸,云鹫的目光自此开始注视着剑身。

此时,白色的光点像是感应到什么似地,慢慢向着剑的轮廓靠近,为剑身献上洁白的光辉。

最后,所有光点瞬间散去,一把闪耀着纯白色泽的双手剑出现在云鹫的手中。

「『utopia(乌托邦)』……哈!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能够战胜我的descent(血统)吗!我身上流的血可是货真价实的!」说完,白驹立刻向云鹫发起快速的攻势,每一剑都朝向要害突刺。

此时,原本晴朗的天空在短时间内已经乌云密布,下起了雷阵雨。

两人在大雨中战斗,雷声彷彿呼应着这场战斗似地,轰轰作响。

云鹫举起纯白双手剑持续抵挡攻势,却被猛烈的攻势逼得不断向后退。

在两把概念武器交会之际,一片片玫瑰花瓣与白色的光芒同时在交会处喷发出来。

「怎么了?如此崇高的理念,怎么会对我单纯的血统毫无招架之力呢!」 的确,相较于白驹连理念都称不太上的descent(血统),云鹫的utopia(乌托邦)无疑是极其崇高的理想。

但两者之间却有个非常明显的差异:血统是真实存在的,或者说至少能够讨论它存不存在;而乌托邦,却只

云鹫食品董事长

能是理想中的世界,永远也不可能在我们的世界当中实现。

我在一旁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战斗,完全插不了手,也没那个能力,只能在一旁淋雨。

另一头的男性——似乎被称作山鹰,仍在与那群士兵们战斗,无法过来支援。

玫瑰西洋剑上的雨水随着白驹的挥舞在空中划出一条条轨迹,并快速消逝。

即便大雨不断倾泻而下,仍然无法阻止两人的战斗。

云鹫居于下风,心中萌生出想要帮助她的念头。

但,真的该这么做吗? 姑且不论我有没有能力,从他们的对话观察,救了我的两人似乎是反抗军的首领,那岂不是叛乱?而且貌似势力已经几近瓦解。

所以我该转而支持帝国军吗?可是那两人是我的救命恩人,这点也要考量进去吗? 才刚甦醒不久,就遇上如此状况……太多因素无法掌握,我根本无从判断。

任何事都无法确信,任何事都难以捉摸。

真理……到底在哪? 『你渴望真理吗?』 「……什么?」 一个声音自我脑中传来,似乎在哪里听过。

还有就在这时候……时间竟然静止了。

自己的身体动弹不得,眼前正在战斗的云鹫与白驹停留在短兵相接的画面。

微风静止,地上的杂草不再摆动,所有声音瞬间消失……除了脑中的声音以外。

『再问你一次,你渴望真理吗?』 「是的,我渴望真理。

」 我回想起来了,这是我梦中的那股声音。

与当时一开始的情境相同,我又自动回应了问题。

『你是否认为,这个世界毫无任何确信之物?』 「是的,我的确这么认为。

」 与其说无法控制自己的回应,不如说是我自己的想法自动传递出去。

内心深处最真实的理念,赤裸裸地展现出来,毫无保留。

『那么,你相信真理的存在吗?』 「是的,我相信。

」 『世上没有任何确信之物,你却仍然坚持真理的存在……难道你不认为自相矛盾?』 此时,我再度陷入犹豫,不再自动回应。

或许也是因为,就连最真实的自己,也不曾意识到这个问题。

我仍坚信着真理的存在,同时却也否定着世界的真实性。

矛盾……不,我不这么认为。

有个极其真确的理念藏在我内心最深处的角落,我却还未找到它。

『你认为什么是人?』 「没有羽毛的两脚动物。

」我回答。

与此同时,我也意识到了,自己只剩一只脚。

『有趣。

那眼前的那两者呢?』 「是的,他们是人。

」虽然我不知道这股声音所指的两者是哪两者,但我却直觉地觉得是在指云鹫与白驹。

『那牠呢?』 「不,那是马。

」我看着白驹的马回应。

『你为什么知道人是什么样子?马是什么样子?』 「过去的经验告诉我的。

」 『那么,是否有一个判断的标准,让你分辨该物是否为人?或是其他东西?』 「我想,是的。

」 『那你认为,这些「标准」在哪里?』 瞬间,心头的疑惑烟消云散,潜藏在心中角落的想法,彷彿突然闪耀着光芒,让我发现。

我马上意识到了,对我来说,所谓真理……就是这些「标准」。

让我们判断事物的基准、最原初、最根本的模型—— 「这些标准不在我们身处的世界,而是在极其遥远、人们永远无法抵达的另一个世界。

人所处的世界,不过只是模仿的世界,我们顶多只能极其近似于另一个『标准』的世界

安顺云鹫山

,却永远也无法完全复制……真理的确存在,却不在我们的世界当中。

」 『非常好。

』声音回应了。

『你果然是有潜力改变这如此混沌世界的英雄。

呼唤我的真名吧!少年!吾乃万事之原初、万物之根本,世界之模型——politeia(理想国)!』 「我愿献上吾之所有,穷极一切所能,只为探究原初真理、造就理想世界。

我在此呼唤汝之真名——politeia(理想国)!」 心中自然而然地浮现出这段话,并又自动唸了出来。

就在我唸完这段咒语般的话同时,时间再度开始流动。

冰凉的雨水冲刷着我残破的身躯,纯白双手剑与玫瑰西洋剑继续相互交战。

一切看似没什么改变,两人的战斗仍然持续着。

但此刻我却发现,自己的胸口散发出微弱的光芒。

不知是什么时候,一条白色细线串着一把闪耀光辉的金色钥匙,如同项鍊般挂在我脖子上。

我从未看过这把钥匙,更不可能将它带在身上。

我用仅剩的左手自胸前拿起金色钥匙仔细端倪。

突然间,脑海中闪过一样东西: politeia(理想国)。

就在脑海中闪过这个名字之后,钥匙的光辉变得更加闪耀,白色细线在短时间内透明化,消失无踪。

掌心中握着这把钥匙,我竟然认为自己知道如何使用它。

我用单手将身体撑起,转变成跪姿,利用健全的膝盖支撑着全身。

我伸出手,彷彿眼前有一扇门般,将钥匙插入空中,并逆时针旋转半圈。

此时,一阵如同大门开启的声音在我脑中回荡着。

雨……停了? 「发生了什么事?」 「……?」 眼前两人似乎察觉到什么异状,立刻停止战斗,抬头仰望天空。

我也跟着望向天空,看见一道光芒自天顶照耀而下,驱散附近的乌云。

雨势瞬间停止,雷声也不再作响。

而这道光芒的中心点……正是我自己。

光芒是来自于太阳,却有某种不知名的力量驱散了周遭的乌云。

此时,彷彿与阳光融为一体般,手中的钥匙消失在明亮温暖的光辉之中。

接着,一扇比我大上2、3倍的大门在我正前方,自地面逐渐实体化,在我眼前呈现。

我马上明白,这扇门就是甫才我所开启的大门。

大门缓缓地开启,一种难以言喻、最真实、最原初的光,自门内照耀在我身上。

有如切割次元般,门内的景象与现实世界完全分离。

那正是我所追求的——最真实的世界。

理想的世界,就在门的另一端。

我明白我无法进入那个世界,我明白自己永远只能存在于这个世界。

「politeia(理想国)……」口中不禁喃喃道出了理想世界的真名。

此时,一把原初的单手长剑,自剑柄尾端起,从门内缓缓送到我面前,彷彿呼唤着我,要我拿起它。

「我愿献上吾之所有,穷极一切所能,只为探究原初真理、造就理想世界……」我看着这把剑,再次道出刚才在时间停止时,脑海中浮现的咒语。

我伸出左手,握住了剑柄。

瞬间,一股清新无比的气流灌入我的肉体、我的思维、我的灵魂。

此时此刻的我,已经不再是存在于现实世界的我,而是介于理想与现实之间的第三界——中间界的存在。

有如成为理想人类——人之原型,本该失去的右手臂与左小腿,虽失去了现实世界的样貌,但却在理想世界中恢复了机能。

看不到,却能作用,如同隐形般。

我站起身,凝视着手中的单手长剑——原初之剑、剑之原型。

难以用现实界的任何形容词来形容它的样貌,因为它是在现实界中,所有单手长剑的原型。

若能形容的话,它就具有鲜明的样貌,如此一来,它将会是个别物,而不是剑之原型;它将存在于现实界,而非理想界。

清新的气流吹拂着我全身,身上的衣物随之摆动。

我紧握剑柄,将其抽出门内世界—— 「……我在此呼唤汝之真名——politeia(理想国)!」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