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总裁文 > 正文

再相逢,殇雪是什么意思

时间:2018-04-16 11:46:25 标签: 相逢,意思
」法无情一脸尴尬的看着学疏渊,只见他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说:「大人,娘娘意思是别用官话,」万俟残雪倔强的说,一旁的萨郤丹此时却在她耳边提醒着圣上要她别干扰法无情

再相逢 站在大厅前,她左右观望,这里与皇宫不一样,虽说都一样是四四方方的房子,但这里窄小了点,还增添些雅味,没有多馀的装饰也没有昂贵的建筑,

残雪歌词

只有朴约,她喜欢这里,不单是因为他在这里,她喜欢这里自在的气息。

「万俟娘娘驾到,下官有失远迎,还请娘娘原谅。

」一下早朝就听说万俟妃在府里等候,他马上赶回府中,只是不清楚雪妃的来意。

「你就是法无情?」万俟残雪双眼眨呀眨,她听过他很多的传言,但没想过他与圣上一样年轻。

「正是下官。

」法无情依然恭敬的弯着身,没因她是外族就瞧不起。

「你别老是弯着腰,你这样腰不酸吗?」万俟残雪忘了要他起身,只是皱眉头看着他。

「这……」法无情突然词窘,他不知道她的话意,但一旁的学疏渊倒适时的替他化解尴尬。

「娘娘的意思是要大人免礼。

」 「下官谢过娘娘。

」法无情这时才正眼看着她,虽说有着外族的脸庞但不失灵气,行为也有大漠儿女的豪迈却也有青春少女的柔媚。

「你看我什么?」万俟残雪看他一直盯着她瞧有些不自在。

「下官失礼,下官……」话还没说完就被万俟残雪打断。

「停,不要跟我说些我听不懂的话,我就我,不要下官、在下、奴才。

」 「这……」法无情一脸尴尬的看着学疏渊,只见他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说:「大人,娘娘意思是别用官话。

」 「这……不合礼仪。

」法无情眉头深锁着,有些难为道。

「不要跟我说礼仪,我最讨厌你们青海国的礼仪,繁复又冗长。

」万俟残雪忍不住抱怨着,她不懂,人就是人,为什么要分那么多种? 「娘娘不是从小习得青海文化,怎会如此说道?」法无情有些怪异的看着她,而他的话也顿时敲醒了她。

「我……是习得你们文化,但不表示我就一定得喜欢你们的文化。

」 「娘娘既是如此又何必委身于圣上?」学疏渊一针见血的问。

「我……」马脚露了太多反而不晓得该如何圆其说,她紧张的看着陪同她来的萨郤丹。

「自古婚姻皆父母命,郡主嫁给圣上是大王的旨意。

」 「若娘娘真不愿嫁给圣上,要不下官明日便向圣上说去,让娘娘回到蛮族也较快乐。

」法无情说。

「不行不行,这样我蛮族会完蛋的。

」万俟残雪大声的说反而更引起他们的注意,「唉呀,我只是来这找优大哥,不是要你们送我回蛮族。

」 「娘娘要找允斌?」法无情与学疏渊互看着,「允斌还未回府。

」 「他去哪?」 「这……」法无情又词窘,他不晓得该如何向她述说这起令人发指的血案。

「娘娘,允斌只是出公差一会回来,若娘娘有事找他,要不学生立即找人去找他。

」 「不用了,我在这等他就行。

」万俟残雪想给他一个惊喜,不想让他提前知道。

「这……」换学疏渊词窘,堂堂一个皇妃在琅琊府等一个护法,

歌曲残雪

这传出去对她的名声会有所损害。

「不行吗?」万俟残雪皱着眉头困惑的看着他们。

「这……,请娘娘到花厅坐坐。

」法无情只能请她到侧厅去等候,心里也略觉有些疑惑。

「法大人,听说你把琅琊府治理的很好。

」路上万俟残雪称讚着。

「不敢,是圣上威恩浩荡,贼民不敢造反。

」法无情不敢居功的说。

「后面这位就是博古通今、过目成诵的学疏渊?」万俟残雪有注意到这人从刚才就一直很沉稳、镇定的与她对谈。

「正是学生。

」 「听说你常整宫里的公公,是不是真的?」万俟残雪突然很感兴致的问。

「这……娘娘恐怕是道听胡说。

」学疏渊笑得有些牵强,眼里透露出一股莫名的杀气。

「如果你可以教我整他们,那我在宫里的日子会比较好过。

」 「娘娘在宫里受到欺侮?」法无情问。

「也没有,只是那些妃子的表情怪怪的,我不喜欢她们。

」万俟残雪直爽的说,丝毫不怕会被有心人利用。

法无情与学疏渊顿时无语,他们都知道后宫的尔虞我诈非比寻常,这位外族娘娘刚来几天已经明显感觉到,那未来他们也不敢保证她不会受残雪歌词到波及。

「欸,我听说琅琊府还有其他人,怎不见他们?」万俟残雪踏入花厅后环顾四周,除了送茶水的下人,并未见到优允斌常说的几个兄弟。

「启禀娘娘,他们在忙一件案子。

」学疏渊恭敬的回答。

「案子?什么案子?我能不能也帮忙你们办案?」万俟残雪兴奋的问,她长年在草原里来回奔驰,一直没见过青海人的升堂办案,所以一听他们正在办案就显得兴奋。

「娘娘尊贵之躯不宜招来险恶,还是请娘娘耐心等下官破案再解说给妳听。

」 「不要,你们能办案,我也能办案,我才不要用听得。

」万俟残雪倔强的说,一旁的萨郤丹此时却在她耳边提醒着圣上要她别干扰法无情。

「那我不干扰你们,只要你们能让我在旁边看,行不行?」万俟残雪退而求其次的问。

「这也不行。

」法无情斩钉截铁的说。

「那我不去看,能不能让我跟着你们身边看你们办案?」 「还是不行。

」 「刚才夸你治理不错,现在连这么小的要求你都做不到,还做什么官啊!」万俟残雪忍不住抱怨。

「下官是担忧娘娘的安危。

」 「你们担心我的安危,那你们就不会担心你们的安危吗?」 「下官出任官职时就把个人生死置身事外,绝不会因个人的安危就有所妥协。

」法无情正义凛然的说。

「那我也是啊,我既然要加入你们就会把生死置身事外。

」万俟残雪捡起他的话语使用反让他们觉得头痛。

「娘娘这不是儿戏。

」学疏渊也劝借着。

「我从不儿戏。

」 「这很危险。

」学疏渊说。

「我遇过比这更危险的。

」 「这凶手惨无

残雪什么意思

人道,不但杀人还把人从中剖开。

」 「我看过屠夫将羊杀了又剖开架入木籤上。

」 「这是两回事。

」学疏渊没想到她竟会将人比喻成羊,顿时有些无言。

「不就一样吗?人杀羊饱餐一顿,但人杀人只为了洩愤。

」万俟残雪将她所会的语词通通用上,顿时让他们哑然相望。

「大人。

」优允斌突然从外面跑进来,看到万俟残雪后反而愣住了,「妳怎会在这?」 「我来找你。

」她笑得很开心。

「妳来找我?大郡主呢?」有股不祥的预感湧上来。

「姊姊没来青海。

」她突然换上怪异的脸,不懂他为什么一直问姊姊的事。

「为什么?」 「姊姊有喜欢的人,坚持不嫁。

」 果然事情如他所料,他没想过那日的骑竟让她芳心相许,还为了这理由让妹妹代嫁,若圣上发现迎娶并非当初约定的女子,不知会造成什么影响。

「允斌,娘娘坚持在这等你,别忘了礼节。

」学疏渊似乎察觉两人之间有着不寻常的关系,便刻意提醒他。

「卑职优允斌见过万俟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优允斌向她行个大礼,也因为学疏渊的提醒让他知道两人的距离拉大了。

「谁要你用卑职?」万俟残雪有些不开心,看着他行个大礼,心里更恼,只是想给他一个惊喜,看他是否也与她一样,开心她的到来,没想到换来的只是距离。

「郡主。

」萨郤丹一旁用眼神示意着,万俟残雪只能压抑自己的情绪。

「免礼。

」 「谢娘娘,不知娘娘找卑职有何要事?」 「没事就不能找你吗?」万俟残雪有些闹脾气的说。

「若无要事,请娘娘回宫。

」 「你……」万俟残雪有些难堪,自己原以为到这里还有个优允斌可以照顾她,可为什么想的与做的是两码事?他明明以前都是任她撒娇任性,为什么现在却没了耐性与疏远? 「郡主。

」萨郤丹见她处境难堪便识相的帮她解围。

「你曾说过要带我逛沂汴城,这承诺还在不在?」 「若娘娘愿意,卑职愿带领娘娘认识沂汴城。

」 「别再用官语。

」万俟残雪规定着。

「卑……在下……」优允斌看她那么执着,便用了自称。

「也不能用『在下』。

」 「娘娘这不是在为难吗?」优允斌无奈叹气,用与不用皆让她生气。

「不要叫我娘娘。

」 「小郡主。

」他唤回蛮族时的称呼,这已经是最无奈的让步了。

「娘娘若坚持要允斌带妳认识沂汴城,能否等结案后再实现?」法无情问。

「我……」原还想赌气的,可看在优允斌那暗示的摇头她就暂时答应这条件,「可以,但我有个要求。

」 「什么要求?」法无情问。

「你们别叫我娘娘,我讨厌『娘娘』二字。

」 「这……」他们面面相觑,只有

残雪原唱是谁

学疏渊露出笑容说:「是,小郡主。

」 「还有……」 「不是说好只有一个条件吗?」优允斌皱着眉头说。

「我没说几个。

」她耍赖的说。

「那小郡主的第二条件是什么?」法无情耐住性子问。

「不能用官话,也不能用在下。

」 「这……」优允斌的眉头锁的更深,她这不就摆明要他们别把她当皇妃看待。

「不行的话,还有别的选择。

」 「什么选择?」优允斌问。

「就是让我加入这次的办案行动。

」她还是没放弃,神采更是扬意。

「这不妥。

」优允斌马上回绝,但他不知晓刚才法无情就与她争论过。

「那我没别的选项了,看来我只好在这陪你们想囉。

」万俟残雪此时翘着二郞腿好整以暇喝着茶。

他们三人眼神交流一般后,最后由学疏渊率先打破僵局,「小郡主还是请回宫,因为『我们』决定接受第二条件。

」 「学疏渊,我刚才夸你博古通今、过目成诵,没想到你竟这么贼。

」万俟残雪洩气的说,这结果与预想还是不一样。

「小郡主过奖了。

」学疏渊笑得贼贼的,府里有谁不知道他以贼出名,专以不吃亏为座右铭。

「允斌,你是否有要事禀告?」法无情没忘记他刚进来一副有事要说的神情。

「是,大人,」原是想顾虑到万俟残雪他不愿在此时向他说,既然他主动提起,优允斌只好照实回答:「东城发生第七起命案。

」 「第七起了。

」法无情握紧拳头往桌上一敲,脸上自责的表情也让万俟残雪读出几分。

「什么东西第七起?」 「小郡主还是请回宫,卑……」稍微顿了一下,他还是开口说:「我有重要之事要与法大人说。

」 「那你们说,我不吵你们。

」万俟残雪乖乖的坐在椅子上,慢条斯理的喝着茶,虽说品不出这是什么茶,但只要能想办法赖在这里,要她喝上半天茶她都愿意。

「小郡主。

」优允斌加重语气,他不希望在此时让她捲入这件事中。

「你们说啊,我又不吵你们,也许在听得过程我会知道什么。

」 「这……」优允斌没辄的看着法无情,只见法无情向他点头他才说:「手法和之前一样,都是从孕妇肚中将取走。

」 「有何人证或线索?」 「家仆无一倖免,但听说妇人昨晚与湘芳楼的老鸨发生过口角。

」 「你去查查。

」 「是。

」优允斌转身就要离去,但突然想到万俟残雪还留在府中便问:「小郡主要我送妳回宫吗?」 「不,你去办你的正事,我现在有事要和法大人说。

」万俟残雪突然很认真的说。

「那好吧!」优允斌不勉强的走出侧厅,只是离开她的视线,他的情绪有些低落,这情绪是他以往都不曾有过,有点苦涩,为什么?为什么她会是这样来到这里? 「小郡主有何要事要与本府说。

」 「本府?」万俟残雪皱着眉头问。

「这是大人在府中的称呼语,希望小郡主别在意。

」学疏渊替法无情解释道。

「喔,你们能跟我说个故事吗?」 「什么故事?」 「这城里到底发生什么事?」 他们二人又是一愣,谁也没想过她竟会如此之倔。

「你们别误会,我只是觉得我有必要知道这事情,毕竟圣上日理万机,不见得会知道此案,而我是他的皇妃,我觉得我有必要替他知道,你们说是不是?」理由说得冠冕堂皇,但不知心意有多少。

学疏渊叹口气后说:「今日遇到小郡主,他日之后再也不说他人贼。

」 「什么意思?」 「小郡主若要知情,能否答应本府,别随意招摇。

」法无情只能无奈妥协,看到她这般倔强后,他知晓她有可能会为了这件案子而耗在他这一整天。

「可以。

」法无情将这两月令城里恐慌的血案钜细靡遗的说给她知道。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