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总裁文 > 正文

清望当舖,沁字怎么读

时间:2018-05-15 08:38:30 标签:

第一章 清望当舖 战沁吧十四 陈天默正坐在杨子胤办公室里的沙发上,隔着落地窗,他看到凌筱璿与穆宛沁走入系办,而凌筱璿经过一个美豔又打扮入时的女学生时,竟然下巴高高抬起,在那女学生的错扼目光中拉着穆宛沁走进杨子胤的办公室。

他从没看过那小妮子会这么傲慢。

凌筱璿那宛如女王的气势让他忍不住停下说话的嘴巴,站起身来恭候着凌筱璿走到他面前「女王好。

」 「什么女王?」凌筱璿皱起眉头「大叔,你知道女王是不能乱叫的吗?」深知网路上老公对老婆的腻称文化,她一脸避嫌。

「可是凌大小姐刚刚真的很女王啊。

」陈天默指了指正往他们这里怒目相向,还跟几个稍大的男学生窃窃私语的美豔女学生。

「喔,那是艾妮。

」明白过来的凌筱璿冷笑一声「说到这个人,我倒想问问教授。

」把茅头指向正看着穆宛沁的杨子胤「怎么跟艾妮扯上一块了?」 正要坐下的穆宛沁闻言一惊,她站直身子扯了扯凌筱璿的衣角,却只见凌筱璿一脸笑意,不像面有怒气的看着杨子胤,她有点疑惑起来。

杨子胤先是一愣「筱璿,妳在说甚?」 「教授竟然让艾妮接下订机票的工作?」 陈天默一脸迷糊的看着凌筱璿,在他听来这好像是苦差事,凌筱璿却很想抢来作? 杨子胤眉头微皱了皱,在他想来这是芝麻绿豆大的小事,凌筱璿竟然拿来作文章,他无可无不可的回答「有问题吗?」 「教授都不知道,为了这件事,你家宛沁刚刚在门口就被你最新的爱将狠狠羞辱了一番。

」 「筱璿!」穆宛沁用力一扯,让凌筱璿往后跌坐在沙发上「别说了!」 凌筱璿惊呼一声,穆宛沁赶紧坐下将凌筱璿扶正。

没想到穆宛沁的力气竟也大的惊人的凌筱璿愣愣的看着一脸不好意思的穆宛沁。

「宛沁,怎么回事?」听见宛沁被羞辱,杨子胤就走到落地窗前,无视系办里众多疑惑的眼光,拉下百叶,一脸关切的看着穆宛沁。

「是呀,穆小姐,筱璿说妳被羞辱是那个什么艾妮的欺负妳了吗?」 「没什么,过去就算了。

陈警官今天怎么来这里?」穆宛沁看了看杨子胤后又看了一眼陈天默,接着摇了摇头。

艾妮一直看自己看不顺眼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穆宛沁心知肚明,这两三年来她早已学会直接忽视这件事情。

沁的意思

杨子胤在大三这学期才到T大任职,加上自从期中考艾妮考了第一之后,对穆宛沁的敌意就稍减了一些,杨子胤自然也不知道她们三人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

不过就算他知道,他也不能介入,只要艾妮没有太逾越,当事人本身也不追究,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风波产生。

所以,穆宛沁实在不想继续围绕在艾妮这个话题上。

见穆宛沁似乎不想多讲,凌筱璿在旁边吹鼻子瞪眼的看着穆宛沁,接着也一脸挫败的不愿意再开尊口,陈天默也只好把他的来意说出来「我是来找剑仙教授讨论我那件案子的。

」 「怎么了吗?」穆宛沁打蛇随棍上的表达关切。

凌筱璿自鼻间哼了一声,杨子胤定定望着穆宛沁没有说话,却是一脸的了然。

「几个受害人,彼此之间都看似没有联系,但是我却发现一件很特殊的事情。

」陈天默假咳了几声说。

杨子胤等三人专心望着陈天默。

「第一名简姓受害人,生前被股票套牢,欠下大笔债务,更因此妻离子散,死前不久,突然继承了远方亲戚的遗产,偿还了债务,却在不久之后被发现尸体。

」陈天默拿起卷宗交给杨子胤说。

杨子胤自陈天默手上接过第一卷宗开始翻起,这是他第一次愿意让陈天默将资料交给他看。

凌筱璿记起笔记,穆宛沁则专心聆听。

「第二名潘姓女子,丈夫外遇,与她提出离婚,在她死前,外遇的丈夫却与外遇女子分手回到了她身边,也在丈夫回到她身边后不久遇害。

」 杨子胤翻起了第二份,凌筱璿望着天花板思考,穆宛沁低下头去彷彿也陷入沉思。

对于面前三人终于愿意正视他的苦恼,他颇为受用的娓娓说着接下来的案情「周姓男子,长期失业,妻子癌症,全家陷入绝境,保险公司却突然理赔大笔金额给他,妻子的癌症也突然治癒--」 凌筱璿突然打断陈天默「一个终于走好运的人,就这样死了?」她一脸的不可思议。

杨子胤放下第二份卷宗没有再动其它卷宗。

「我想他也不想,但是他这几名受害人一样,都被五马分尸,弃置在空屋,然后被发现报警。

」陈天默苦笑起来。

「还有别的受害人吗?」穆宛沁看着桌上叠放起来的卷宗,语气有些不可置信。

「截至目前为止,共六名。

」陈天默点点头。

「周阿姨也是其中?」 「从她的尸体与伤口看来,都与前五名不谋而合。

」陈天默有些遗憾的看着穆宛沁 「所以,是的,高层把她归在同一案里。

」 「但是她并没有被弃置在空屋阿?」凌筱璿摇了摇头「而且,攻击周阿姨的说不定就是攻击小沁的那只老虎啊。

」 穆宛沁醒来后,陈天默就对她作过了笔录。

「齿痕比对是一样的。

」这也是周阿姨被归为第六名受害人的原因,陈天默说「比较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是,她是在自家家里被攻击的。

」 而且他怎么想也想不到,凶手是只老虎,而这只老虎竟然还专找这些渡过难关的被害人,像是有挑选过食物一样的让他觉的诡异。

「台湾有人眷养老虎吗?」穆宛沁问。

「这也是奇怪的地方啊。

」陈天默搔了搔后脑勺「老虎可是保育类动物,不可能开放眷养,而且那么大只老虎在路上走会没有人通报吗?」 「这些受害人都曾有难关,之后也都莫名其妙的解决了问题?」杨子胤终于说话。

沁怎么读

「我的意思就是这样。

」陈天默点头如捣蒜的看着杨子胤「每个人的难关都似乎让这些受害人陷入绝境,再有如神助般的获救。

」 「然后就被害了?」穆宛沁低声说道。

「听你们这么一说,周阿姨好像也有点问题。

」凌筱璿像是想起来什么的看着穆宛沁「小沁知道与周阿姨相依为命的独生子不久前出车祸一直昏迷不醒吗?」 穆宛沁不由得想起她见到周阿姨前的最后一面,周阿姨也是满面愁容,心神不宁。

原来是独生子出事了。

「听说医生曾经判断已经是植物人,却在周阿姨被攻击的那一天醒了过来,现在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

」 穆宛沁不可置信「周阿姨刚过世,儿子就醒了?」 「不,严格来说,是在她死后没多久,儿子就醒了。

」陈天默说「我调查过这些受害人跟他们的家人,没有什么大仇人,就算有,也没有人眷养老虎或在动物园工作,更没有驯兽师。

」 能够指挥老虎的,大概就剩驯兽师了。

「周阿姨在离开前。

」穆宛沁想起了那一夜的情景「对我说,她没有签下契约。

」 「小沁见到周阿姨的魂魄了?」凌筱璿问。

穆宛沁点点头「在作笔录的时后,有郭警官在我不好说。

」她看向陈天默一脸歉意「周阿姨的魂魄被白虎吸收之前,曾对我说,她没有签下契约。

」 杨子胤眸中闪过清明「几个人在死前,都曾面临人生中极大的难关,在如有神助的渡过难关后,却被五马分尸,陈警官在现场也都没见到死者魂魄。

」杨子胤顿了一顿「而周女士的魂魄吸纳殆尽之前,曾说没有签下契约,这些加在一起听起来,像是灵魂成为了交易物品。

」 陈天默恍然大悟「难怪我说,怎么我看的到凤凰,却没见到魂魄呢!」接着转头看向杨子胤「这意思是不是有妖魔鬼怪,剑仙教授要处理的意思?」 凤凰?什么凤凰? 凌筱璿一脸疑惑的看向陈天默,陈天默却更专注的两眼发光看着他的剑仙教授。

「素衣镇你还去吗?」杨子胤不答反问。

「当然得去。

」陈天默点头「我们在这推测的这些都不是真正的证据,最终还得找到幕后主使者。

」最好还能引杨子胤帮他破案,就太完美了。

「对了。

」凌筱璿一脸猛然想起的表情打开包包,东翻西找了好久,终于翻出一张黑色名片放在桌上「这个东西,不知道对我们有没有帮助?」 望着那字体烫金的黑色名片,杨子胤面容一凛「这张名片是哪来的?」 「周阿姨掉的。

」穆宛沁看着那名片说「不知道那天周阿姨是不是要去这个地方?」 「可是没有地址,没有电话,怎么可能找的到?」陈天默拿起名片翻来覆去的端详着。

沁人缘

「有所求,必会感应。

」杨子胤面容平静,穆宛沁望向他的眼眸带着忧虑「与恶魔签下契约,必会魂魄为奴,永不超生。

」。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